关于

等一个人(上)【黄喻/喻黄】

*連接上一篇


距离喻文州消失在黄少天世界中的那天,已经过了两年。整整两年,杳无音讯,喻文州甚至没跟任何职业圈中的人联络,媒体更像是串通好似的,居然没有人关注退役大神的去向和消息。

黄少天还记得他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想找喻文州,却只找到书桌上字迹斯文的短笺:「再见,少天。我爱你。」他登时就明白,喻文州离开了,没跟退役前说好的那样等他,也不会回来了。黄少天说不上那时的心情到底是生气还是悲伤,但和那句「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是差不多的心情。

两年了。

黄少天走遍了两人曾一起去过的所有地方,也寻遍了两人曾想过却没去过的景点,楞是没找到半点喻文州的踪迹。


「我说他也真能忍,」黄少天总是抽空给职业选手打电话,不管现役还是退役,总之认识喻文州的是一个也没被落下,叶修接到电话时,也就这么懒懒地说上一句,「两年了,都不给我们点消息,这是铁了心玩失踪啊。」


电话那头的黄少天罕见的沉默了,喻文州出走,那是不希望黄少天找他,希望两人就这么活在彼此的过去,有过这么一段美好,就够了。他不是不知道喻文州的用心,搭档了这么多年,还会有谁比他黄少天更了解喻文州? 「......只是文州,剑与诅咒是不分离的不是吗?索克萨尔离了夜雨声烦的保护,在任何地方都十分危险,就算我们退役了,也是一样的不是吗?」黄少天坐在酒店房间窗前自言自语,他已经算不清这是第几个扑空的地方了,「说好了就算退役也要一起玩荣耀,说好了隔天要一起离开蓝雨,还要偷偷的走掉,以免瀚文来送行的时候一个劲的哭,结果你怎么就放我一个人睡过头呢?也不给我调个闹钟,你都不知道瀚文哭的那个叫诛心啊......」

说着说着,房间里的声音慢慢的就小了,没有人聆听的语言,似乎,有那么一点乏味。黄少天第一次心生不想开口的念头。

他拨通了一个号码,实际上,那曾是喻文州的,只是在离开蓝雨后,任谁怎么打都没有人接听,直到号码被停话了,都没人透过这号码得到过喻文州的消息,后来黄少天鬼使神差的给这号码充了值,想他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开心的时候,总之就当作喻文州会听到,一件件的给这号码留言,「文州啊..... .」次次都是长篇大论的,一如黄少天典型的风格,这次却不知怎么的,他居然有些语塞,「...我想你了,回来好不好?」憋了老半天,楞是只挤出这句话。

挂了电话,黄少天本想就这么看着窗外发呆,但转念一想,「不行不行,队长不在我身边我也不可以这么没精打采,要是给队长看见了怎么办?我得找些事情做,可是这次出来没带着帐号卡啊真麻烦,早知道就先预备一张了随时都可以上荣耀......」他闲得发慌,翻了翻行李想找些东西打发时间,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蓝色耳机。

那是卢瀚文送的,他和喻文州成对的,情侣耳机。

凝视着手中的耳机,他还是戴上了,手机连上网随便找着歌曲拨放,不喜欢的就关掉,跳下一首。也许是烦躁的心情作祟,竟没有一首让他停下来完整地听完。

翻找了十几分钟,黄少天动作一顿,停在了一首歌上,反覆拨放,「天空中是否有颗星星守护我/ 只是我没有发觉/ 人群中是否有个肩膀愿为我/ 挡住最寒冷的冬天......」


文州,你到底在哪里躲着,不让我发觉呢?


评论
热度(4)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