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ery X 妳】 虹吸壶的下壶爆炸了

咖啡馆三十题之【05 虹吸壶的下壶爆炸了】


Jeffery

 

*福瑞篇来啦,大家晚安

*我越来越觉得写完整整三十题很有希望了

*其他篇指路  整理文

*久違的選擇題,來吧下一次咖啡館更新, 希侃、婁滋博、凡砸、仙子四選一 !


/ 正文 /

 

「你煮过咖啡吗?」

妳面前的青年腼腆的笑了笑,「我煮的……还不错吧。」与店门口品牌合作一日店长活动海报上的模样如出一辙。

 

一分钟后,虹吸壶的下壶炸了。

 

面对着他不知所措,又显得有些尴尬的笑脸,妳感到有些无力,一点都没有办法对他板起脸来生气。虹吸壶说是炸了,其实也不过就是上下壶之间的铁环爆脱了,声音特别大,给人一种爆炸的错觉而已。

妳看着董又霖,怎么想都想不通,干脆转头收拾起被溅满咖啡液体的吧台,「怎么突然接了一日店长的活动?」

「就,挺有兴趣的。」他眨眨眼睛,乖巧的寻了条抹布跟着清理桌面。

「为什么挑我们店啊?」妳把湿抹布扫进流理台,着手收拾虹吸壶。

董又霖愣愣地看着妳,似乎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呃──」他一旦开始高速思考,嘴上的小动作就特别多,一会儿嘟嘴一会儿咬嘴唇,妳不经意一瞥,忍不住笑出来。

他见妳笑,也傻呼呼的乐。

 

妳把器材装好、螺丝拧紧了,才耸耸肩,半靠在高木凳上面看着他,「品牌合作的店家那么多,我们店也不是特别有名,怎么就想到选这儿?」

妳是真的好奇。

结果董又霖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试探性地说,「因为……这里的咖啡好喝?」

 

「咖啡好喝的咖啡店多了去。」妳哈哈一笑,「这算什么原因。」

他也笑了,「这不能算原因吗?」无辜地眨眨眼睛,「那,我也没有别的答案了怎么办?」

不怎么办,凉拌炒鸡蛋,我的心切一半──不切了整颗给你吧。妳想。

 

接到通知电话说Jeffery线下一日店长活动决定在你们店里举办的时候,妳的心脏有那么一秒钟停止跳动,像是被雷劈到一样。「我鹅子要到我们店里当一日店长!」「妈妈好激动啊!」「告诉我这不是梦!」在妳脱口把眼前的失控跑马灯吼出来以前,妳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向对方道谢,并打算挂断电话着手准备相关的规划。

「请稍等一下!」对方怕妳手快,急得提高了音量,隔着话筒都听得出他的中气十足。

「是,您说?」

「艺人方面表示想在活动前一天先到店里熟悉一下相关的器械,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妳完全可以想象Jeffery认真的说「先认真的学过,才不至于当天弄得太糟……是要给粉丝们喝的欸,要是害人家食物中毒怎么办。」

于是妳爽快地一口答应了,大手一挥,就是休业一天。

 

也幸好休息一天,不然刚刚的爆炸声响大概能让柜台里的妳们俩受到所有客人的目光洗礼。

玻璃是没破,声音是真得吓人。

 

董又霖见妳好一会儿不说话,似乎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凑到妳面前挥了挥手。

「!」妳吓了一跳。

他见妳直拍着胸脯的样子,想了想,「其实,还是有别的答案的啦。」

「什么?」妳随口一问,转身去柜子里拿早上磨好的咖啡粉,这虹吸壶可不是炸了就算完,妳今天至少得教会他如何不让煮咖啡的声音超过三十分贝。

「我其实来过好几次。」他说。

妳听得手一抖,差点没把整瓶咖啡粉都洒了。

 

嗯?他来过?啥时候的事情?咋一点而印象都没有?

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妈妈粉。妳在内心痛哭流涕。

 

妳缓缓得转过身,董又霖正好看着妳,眼神十分认真,四目相交,他笑了一下。

那么一瞬间,妳妈妈粉的自我认知正在动摇。

「店门口的橱窗之前摆过地球仪和月球灯。」他说,轻轻地靠在吧台上,他垂着眼帘回想的模样,宁定而温和,像是岁月从他身旁路过,而后把所有能给出的美好韶光都堆在了他的双肩和背脊,砌成一堵墙一样的董又霖,坚定、偶尔显得呆愣木讷,却始终都在,存起下午最灿烂的暖阳,给妳拥抱。

 

妳忍不住朝店门口望过去,当然,他说的那两样东西早就没了。坏了,修不好,妳也舍不得扔,于是把它们放在仓库里的角落生尘。

Jeffery话没有停下,「那时候我还没有出道,常常经过妳们店门口,偶尔会多看月球灯两眼──傍晚的时候那个灯光真的就很好看,很漂亮,像是梦想的光芒。」

微弱,却坚定,而且温暖。

 

妳没有说话,坐在他面前的高脚木凳子上,静静听他说话。

董又霖看向妳,眼神却似穿透妳的灵魂一样看向远方,「练习生,就是永无止境的练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道嘛。」他说,似乎突然觉得很渴,喉结上下滚动,「所以也会有很疲惫、迷茫的时候,那一天,我看见妳的灯座上贴了一张纸条──无论遇到多么痛苦的事,只要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行,不管是上高山还是下陡坡,都是在一步步地接近幸福。」

「宫泽贤治,银河铁道之夜。」妳说。

他笑着点点头,似乎飘远了的灵魂一瞬间归位,又是这个温和可亲的董又霖。

 

那一阵子妳迷上手写,几乎天天都会换一张小卡贴在灯座上,这么做让妳有种举世皆浊我独清的谜样骄傲,觉得这样一张小卡上的话,若能鼓励到哪怕路过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值得开心的。

没想到,居然有影响到董又霖的一天。

 

「那之后我每天都会路过,偶尔进来喝点东西。」略有些重量的话题结束,Jeffery耸耸肩,害羞的笑了,「所以要作活动的时候,我就想,场地要选一个有意义的地方。」

他又冲着妳笑,笑的妳心脏漏跳了一拍,浅浅的酒窝像是鱼钩,轻轻卡在妳心头,也并不收线,只是偶尔轻扯一下,惹的妳怀疑自己心律不整。

「这就是为什么你选择这里。」妳说,声音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轻。

 

「妳居然都没有认出我,有点小难过。」他嘟了下嘴,旋即笑开,「虽然那也代表我包的确实够紧啦,伪装的能力有进步。」

「以后我一定都会认出你的。」妳说,「无论你是什么模样。」

他愣了一下,浅浅的笑,「嗯。」

 

妳捋起袖子,「好啦,再来试一次,你刚刚不是说咖啡煮得还不错嘛。马有失足,人有乱蹄──呸呸呸,不是,人有失足,马有乱蹄,来,再试一次看看。」

董又霖也不再提别的事,乖巧的站到你身边,「好。」

 

「慢慢的,这个要压紧了──」妳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的双手,虽说有些生疏,但看起来的确是有些经验的样子。

 

但,有经验也不等同会成功。

 

碰──

Jeffery只觉得眼前的镜片一暗,脖颈喷溅上温热的液体。

「下壶又炸啦!」


评论(15)

热度(46)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