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农X妳】骑楼爱情故事(中)

*前篇走这里

*脑洞总是产出的比连载快,我今天一定会更新连载的,我要努力 (握拳

*今天也在湿答答的台北努力产粮。

 

/ 正文 /

 

 

中元节那天之后妳就没再遇到过他,虽然每次妳在Instagram上发了限时动态,他总能回复妳一些什么,紧接着就是无止尽的热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妳竟然也跟这个邻家小弟弟混熟了。

 

台北的天空大概是很不待见陈立农这个南部上来的小孩。

九月底已经不太下雨了,妳却在反常的倾盆大雨之中再次看见湿透了的陈立农。

 

他缩着肩膀,抱着书包,闷头挤进了窄窄的骑楼下。

「学姊,妳也没带伞哦?」他的浏海湿淋淋的,发梢缀着晶莹的水珠,陈立农就透过这不规则的水幕笑着问妳,那心情和表情不像是刚淋了雨,倒像是刚从水上乐园玩一趟回来。

妳把包里刚买的新毛巾递给他,「要是带伞我也不用站在这里等雨停了啊。」见他愣愣地看着妳,干脆把毛巾摊开往他头上一盖,「小心感冒,先擦一下头发啦。」

 

「感恩哦,阿姊。」(谢谢姐姐)他抓下头上的布巾,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

 

骑楼像是一方净土,大雨之中没几个撑伞赶路的人,隔着雨帘子,能看见不少人都和妳们一样寻了遮雨的地方等待雨势减缓。

「台北经常下雨欸。」陈立农说,手里还捏着妳的毛巾,歪着头观察雨势。

「是啊,所以没带伞十有八九就会像这样。」妳双手一摊,「困在骑楼,进退不得。」其实也是妳偷懒了,觉得七、八月份过去了,就不太会有风雨,今早看见气象预报说有秋台即将形成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这个初生的热带气旋呼号着风雨无所畏惧的北上,还没登陆就已经给台北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厚重雨云。

 

「南部就还好。」他皱起眉头向妳抱怨,瘪着嘴看起来特别委屈,「干,冬天也不太冷,台北就是又湿又冷的,冬天好要命哦。」

妳想了想,「其实也还好啦,也就是九月份过去,没有台风就好多了,平时不带伞也没什么。」

雨水还在哗啦哗啦的冲洗空气中残留的闷热,牛毛似的雨滴不知道为什么就能下出千军万马的气势,连见惯了各种风雨的台北人如妳都没想到这次台风雨这么可怕,斜织而成的雨幕细密的笼罩路面,像是深黑的柏油路在大白天泛起一层山中清凉的雾气。

 

天知道还要等多久雨才会变小。

「农农,你怎么不用书包挡一下雨,湿成这个样子。」妳捏起他的衣角,轻轻用力就能看见布料泛出水。

他无辜地看着妳,「书包里都是课本啊笔记本什么的,会湿掉啦。」

「……你们学校的书包是防水的材质欸。」

他转头想了想,「也对哦。」耸着肩膀笑了出来,「好尴尬哦,那我刚刚淋雨都是淋心酸的是不是。」

「至少你有这份心保护课本啦。」

「里面还有同学借我的小说,嗯,主要是怕弄湿了这个。」

「……」妳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陈立农笑到一半,突然打了个喷嚏。

接下来就是喷嚏连发,一连三个哈啾让妳和他都措手不及。

 

妳转头看了看稍稍减缓,但还是十分惊人的雨势,「要不然,我们还是直接冲回家好了,反正就是转进巷口而已嘛。」

「可是没有伞啊。」陈立农可怜兮兮地看着妳,「虽然我淋成这样再多淋几秒钟也没差就是了啦。」

「有外套啦,还有书包啦。」妳从包包里抽出一件防风的小外套,希望它能起到微小的挡雨作用,「笨笨的。」

陈立农苦着脸,似乎想要反驳妳,又没有更好的提议。

 

「走啦。」妳想要把外套往它头上盖,但这个正值发育期的男孩子实在是太高了,妳手一挥,外套只能勉勉强强无力地搭上他半颗脑袋,「陈立农,走不走?」

他看着妳故作凶恶的表情,笑了,很主动的矮下身子把自己也裹进妳的外套下,一手撑起外套,一手环着妳的肩膀,「阿姊,我比较高啦,让我来。」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妳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知道自己比较高,早干嘛去了?

 

他带着妳往雨里冲,妳才发现陈立农的手掌竟然比妳想象中的还大一些,刚才淋了好一阵子的雨,竟然还能从他的掌心感受到些许温热,从妳的肩头直送到妳的心脏,像是扩音器一样,鼓励妳的心跳在体内喧嚣。

雨丝毫不留情的喷溅上妳和他的脸,妳一抬头就能看见那一点一滴在他的下颔线汇集成珠子,流畅的滑落,像是汗水,点缀他心无旁骛的脸庞。

 

他搂着妳的手微微用力,努力的把妳往自己身边带,虽然这样妳并不会淋雨淋得少一些。

明明就是半分钟不到的狂奔,妳却觉得跑了半个世纪这么久。

小外套刚出骑楼就湿透了,号称的防风防水在肆意狂欢的大雨面前卑微的可怜。

 

「姊,妳要不要也擦一擦。」躲到了巷子里的骑楼下,接下来不用淋雨就能走到家门口了,陈立农把妳刚刚递给他的毛巾递回给妳。

虽然那条毛巾已经没什么吸水的功能可言了。

妳自以为帅气的一拨头发,甩出的水珠溅了他一脸,「不用,马上就到家了。」

 

「姊,还是妳搭一下外套什么的。」陈立农走在外侧,与妳并肩而行,也许是已经在回家路上的缘故,骑楼外的雨此刻竟然显得没那么烦人了。

「不用,就一两分钟不到,不会感冒啦。」妳拧着把衣角,想起来初次见到陈立农那天,他也是这样低头拧着衣服。

「可是…衬衫都湿透了……」

妳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困惑地看着陈立农困窘的模样,要看妳又不敢看,偶尔偷偷瞅妳一下又飞快的撇开头。

 

「……姊妳今天穿的是白衬衫。」

「靠!」妳慌乱地把全湿了的外套往肩上一披,「陈立农!你也说清楚一点啦吼!」

 

「……」

「不许笑!不许看!快去开门啦!」


评论(14)

热度(2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