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京佐X妳】小确幸

*微小而确切的幸福,小确幸,这三个字现在似乎开始往负面的方向走,可是对我来说,能够拥有微小却确切的幸福,恰好是人生中最缺乏的事情,能够因一些枝微末节的事情而感到幸福,该是多么美好。

*少林寺寺草了解一下

*IF OOC 见谅ORZ

*今天的小青蛙能拥有评论吗


/ 正文 /

 

姜京佐难受的时候,不大愿意让人发现,鼻酸、眼眶泛红却是身体悲伤的本能反应,所以每当他感觉眼泪要溃堤的时候,会垂下眼神,四下来回扫视──如同现在这般──舌头顶着后槽牙,然后慢慢地扫过下排齿列,像是用舌尖感受牙缝那样,只要转移注意力,泛上来的那股子酸苦就可以一点点的被压抑。

 

他从来都是这样,咬着牙,一甩头,那些苦啊痛啊就全部忽略。

深吸一口气,涕泪便都和着这股力气吞落腹中。

 

妳见到他的时候,他就是如此安静而孤独地站在街口,一双眼睛里面都瞧不见灵魂,称不上失魂落魄,却明显的心不在焉。

妳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小跑几步上前「等很久了吧?」

「不久。」他像是刚回过神,给妳一个浅浅的笑容。

姜京佐是一个不太擅长隐藏情绪的人,那一点笑意在尽显疲惫的眼神之下格外虚假,妳踮起脚尖蹭进他的怀中拥抱,速度快的像敷衍一个例行公事,他都来不及抬手回抱。

 

妳只是怕抱的久了就赖在他给的安定中出不来,生生溺死。

「面试还行──」姜京佐的问话哽在喉头,卡着最后一个字没有吐出来,尽管妳外套摀的还算严实,也抵不住他眼尖的发现妳领口浅褐色的污渍,「妳衣服怎么啦?」

 

面试新工作的妳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听说新公司对服仪要求十分严格,特地起了个大早把衣服给熨的更好看一些,通勤路上也不敢坐着,生怕压出皱褶。却在抵达公司门口的时候功败垂成──低头看手机的上班族一手拿着咖啡,正巧撞到妳的身上,热度一瞬间蔓延开来,在妳脑中炸出一片大厦倾塌的轰然巨响。妳木然地看着对方连声道歉,塞了干洗费给妳就急急的赶着上班去了。

 

骤然袭来的无力感让妳连留下对方联系方式的力气都没有。

妳是套着一件小外套结束这个面试的,棉质的薄外套在一众衣着整齐干净的面试者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妳总觉得面试官看妳的眼神都带着一丝嫌弃。

 

妳沉默几秒,叹了口气,「没什么,不过是今天不大走运。」妳知道他今天大概也是碰上些什么事儿了──不用问,一看就知道,他的表情从来藏不住事情。

妳戳戳他的脸颊,惹得他瘪嘴,「那我的少林寺帅和尚今天怎么啦?」

「都说了我不是和尚。」他作势要咬妳的手,逗的妳笑出声,妳一笑,他的眉眼都随之柔和起来,「没啥事儿,我今天也不大走运。」

妳眨眨眼,没有谴责他瞟窃妳的回答,「那我们真是对苦命鸳鸯喔。」

姜京佐夸张的皱起眉头,「这四个字是这样用的吗?」

「是啊!」

「我只是不爱上学,不是不读书,妳可别骗我!」

「我要是骗你,我男朋友就是个大猪蹄子!」

「……」姜京佐表示无语,但看着妳挤眉弄眼的模样,心里的郁闷散去不少。他牵起你的手,轻轻在妳头顶亲了一下,「得了,大猪蹄子向您问好。」

 

关于放在心底的事情,他没有问,妳也没有提,只是从他掌心源源不绝传来的温度中汲取到温热,一点点的化去瘀在心口的焦虑与烦忧,妳长长吁出一口浊气,觉得什么也没说,却比刚刚好过多了。

妳侧过头看姜京佐,恰好见他低头看着与妳交握的双手,他的虎口卡在妳的掌缘,带茧的大拇指轻轻摩娑妳的手背。

「走吧?」妳说,「去吃点儿好吃的,然后咱们回家。」

他抬眼看过来,温存取代了眼底的低落,「顺道买块蛋糕吧。」

「你不是不大喜欢吃甜吗?」

「那妳喜欢啊。」

「给我吃的呀?」

「不给妳吃给谁吃啊?」

 

于是,长街向晚,华灯初上,妳们两人携手并肩走着,任身后的影子被悠悠灯火捻拉、延展、交迭,消失在街口转角。

 


评论-21 热度-47

评论(21)

热度(47)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