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Meant to encouter

因为爱,所以才更希望故事里的他们都拥有美好。

 

*第一次动笔写长得俊,希望没有太OOC

*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所有美好陪着你直到最后。

*久久写一次的CP文

*今天也是希望拥有评论的小青蛙


 

/ 正文 /

 

 

2018版网络冷笑话全集,带了。

水壶,带了。

钱包、手机、充电宝、公交卡,带了。

尤长靖深深吸了一口气,出门赴约。

 

林彦俊对着玄关的镜子理了理头发,左看右看,不甚满意的皱起眉头。

他看看时钟,啧了一声,一甩头,果断的去客厅翻出一把小梳子,对着镜子仔细的整理浏海。

「帅的bro。」对着镜子勾起嘴角,他总能很轻易地找到自己最帅气的微笑。

伸手拎起地上的背包,林彦俊心情愉快地出门赴约。

玄关的柜子上,最为显眼的位置有张蓝色的便利贴:「09/30  15:00 森林公园  第一次和有长进见面 」

 

尤长靖有个小秘密,他有喜欢的人──一个未曾谋面的人。

林彦俊也有个小秘密,他网恋了──还没有告白的那种。

 

林彦俊有阵子很沉迷一种有趣的小游戏,在公共使用的东西或者空间里,留下不起眼的讯息──高中去补习班的时候,若是在抽屉里塞上一个纸条,接下来整整一周都会抱着期待的心情等待有人发现、答复──某天,他就是心血来潮了,借走了图书馆文学类第八排架子上的第八本书,归还时夹了一张小纸条。

 

当时,尤长靖打开书的时候是懵的。

书中夹着一张看起来是被随意撕下的纸条,上面的字迹却十分端正:「看这种书也太无聊了吧?推荐你同分类第九排第九本,超赞,适合放松一下心情。」

尤长靖半信半疑地去找,发现那本书是《2016版网络冷笑话全集》。

「......」 

再翻到书末看借书卡,发现上面只写着一个名字──林彦俊。

 

要找到林彦俊借阅过的书并不难,只要把笑话类、幽默类的书全都找一遍就可以了,十本总能中个八本。尤长靖又总能从这八本中的五六本找到类似的纸条。

「我的老天爷啊,这人是有多无聊。」尤长靖碎碎念,却又无法克制自己找出更多小纸条的欲望。

这大概是一种难以克制的搜集癖。

 

尤长靖的搜集癖成了林彦俊这个小游戏最大的乐趣。

通常这一类的书籍借阅者不太多,因此他夹进去的纸条大多不会被发现,更不会有人回复。林彦俊便养成了一个习惯──每隔一段时间就把曾经夹过纸条的书借出来,看看有没有人发现或者留言给他。

 

「林彦俊:你很无聊哦?夹那么多纸条,浪费纸欸。」林彦俊一看就乐了。

他一点也不意外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书后有借阅卡,他习惯每次借出来都把名字写上去,笑话一类书籍的借阅卡大概都已经被他的名字占领个七七八八了。

 

「你是谁?我夹这么多纸条终于有人看见了!哈哈。」几次提笔,林彦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位「仁兄」。

「在这种书里提到真名不好吧?叫我有长进啦。」

 

几天一次的纸条交换根本比不上微信三秒钟一条短信来的快,他们俩却十分沉迷于这种学生一样的幼稚交流方式,像是一个城市里全然陌生的另外一个人,与自己共享一个有趣的小秘密。

偶尔,尤长靖在上班的途中抬头看向无云晴朗的天空,想到背包里那本十万个冷笑话里头还未读过的字条,意识到林彦俊也生活在这片青蓝天幕之下,就会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林彦俊的字一如他本人,张扬而清峻,字条拿在尤长靖的手里,指腹都能比他的双眼更早读出字句的一撇一捺。

尤长靖的字则秀气一些,清隽还带着俏皮。

都说手写字比网络讯息更有温度,每当字条握在手里,他们总会幻想着彼此的模样,像是高中生偷偷摸摸的早恋,不敢把这份悸动宣之于口,只能一个人怀着酸甜间杂的心情,偷偷比对喜欢过的那些阳光,满怀期待和最美最热烈的夏天相遇的那天。

 

这个意料之外的相遇发展的也超乎他们两人预期。

从隔几天写一张字条交换,到今天早餐吃什么也想与对方分享,文字的温度已经无法压抑渴求对方讯息的迫切。

 

「你有微信吗?交换一下?」

「来啊。」

林彦俊还以为交换了微信以后,终于可以得知有长进的真名,没想到对方显示的昵称却是「小鸟胃」。

 

「……上次谁跟我说他去火锅吃吃到饱,吃到店员跟他说没肉了?」

「我真的是小鸟胃啦!」

「【冷漠脸表情包】」

「…我只是食量比较大 ……」

 

青青草原,星火可以燎之。而交换联系方式,恰好就是这不起眼的火星,原本被时间和空间相隔的两个人,一下子缩短了距离。

尤长靖第一次听见了林彦俊的声音,有点霸道、有点帅气,还有点中二。

林彦俊也终于听见了尤长靖的声音,软软糯糯、甜中带着热度,能化开他的心,从雀跃的每条语音中,他能勾勒出一个长年带笑的脸。

 

突然有点想见他。林彦俊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而后再难压抑。

 

于是通信、传讯息这么久以来,从未见过面的两个人终于在各自的心思中约好要见面。

 

九月三十号,下午三点,森林公园的入口,我想见你。

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为了避免迟到,尤长靖早早的就出了门,途中还三番两次的检查自己的包包,怕漏带了东西。送给林彦俊的礼物、补充水分必备的水壶、钱包……他在嘴里念着,一边翻着包包,竟然也就这样打发了一个小时多的车程。

 

森林公园不难找,下车后走个五六分钟就能到。周日出来散步踏青的人特别多,即便已经入秋,还是因拥挤而蒸腾着温度,但尤长靖完全不被影响,他等着见林彦俊一面已经等了很久,什么都无法影响他今天的好心情。

 

当然,还有紧张。

 

马路的对面就是公园的入口,尤长靖睁大了眼睛四处张望,想试着认出林彦俊──这么久以来,他早已在心里偷偷描摹过这个人的模样,但等到谜底揭晓的这一天,他却又有些退缩。

要是他不喜欢我?嫌弃我胖?嫌弃我矮?嫌弃我食量大?还是──

尤长靖还在胡思乱想,红绿灯早已改换灯号,人潮涌动把他踉跄的推挤到黑白相间的斑马线上。他抱紧了已经拿在手上,等着一见面就要送给林彦俊的书,几步小跑逃离令人窒息的人群,拱着腰猫在石柱投下的阴影里平复呼吸。

 

然后,他一抬头,便看见了林彦俊。

 

分明从未见过他的照片,也没有听他描述过今日的穿著打扮,可是尤长靖就是一眼就能笃定的说,「那个人就是林彦俊。」

 

那帧画面如同一幅抽色画,再次变换号志的红绿灯黑白;洒落的暖阳黑白;苍翠蔚然的木叶黑白,连净如秋水的苍穹也是黑白,而那个人是尤长靖视线中唯一的一抹色彩。只是随意地靠着石墙,却耀眼的让人屏息。

尤长靖不知道平常来公园的人多不多,但今日人潮确实是云屯雨集,在骈肩杂沓之中,他的眼神坚定而准确地锁定林彦俊的所在,向前迈进。

 

靠着墙的林彦俊似有所觉,一抬头,就见到尤长靖急急的朝他跑来,不知是心急、情急或者两者皆是,尤长靖无暇顾及撞到的路人,只能嘴里连声道着不好意思、抱歉、借过,急切的迈步。

「急什么,我又不会跑掉。」林彦俊笑了,酒窝清浅的浮在颊上。

不用猜测,只有尤长靖会像怕他消失一样的冲过来,带着一点幼稚冒失的可爱。

 

「林、林彦俊。」尤长靖还有点喘。

林彦俊打趣他,挑着一边眉毛的样子也很帅气,「唉唷,厉害哦。居然可以认出我,你该不会其实早就看过我的照片之类的吧?」

尤长靖的世界已经恢复了色彩,但显然抽色画的视野对心脏还比较友善。此刻尤长靖的眼中见到阳光炫目,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散落,将清新和灿烂披洒了林彦俊一身,他只觉得这个人从头到脚都在发亮,尤其是一双有神的双眼,笑起来像是一山灼灼桃花开遍。

 

「哪有。」灌了一口水,尤长靖反驳,「今天第一次看到你,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好不好,看我多厉害。」

「最好是啦。」林彦俊还在笑,甚至伸手在尤长靖脑袋瓜子上揉了一把,「走啦,等你好久欸。」

分明是第一次相见,两人却熟稔的像是多年好友。

 

「离约好的三点还有十五分钟,明明是你到得太早,怪我啰?」

「准时就是迟到。」

「抗议!我抗议!」

「抗议驳回。」

「林彦俊!」

「干嘛?」

「……没事。」

「那你叫我干嘛啦?叫好玩的喔?」

 

林彦俊随意地向尤长靖看去,一看却愣了神。

这一定是个以温柔画出来的人吧,白净的皮肤泛着微红,眼角眉梢都是浅淡却无法掩盖的欣悦,虽然实际年龄比林彦俊大,却被话里话外的幼稚和撒娇衬得年幼。

 

这个温柔的人说,「就是,很开心终于见到你了。」


评论-19 热度-37

评论(19)

热度(37)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