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凡 X 妳】(吸血鬼paro) Walpurgis Night - 01

*吸血鬼凡子X异教徒妳

 

思考过后还是决定把吸血鬼系列设定中老岳和凡子的脑洞也写完,不然太痛苦了每天就卡在这种脑洞循环里。

凡子和老岳的脑洞比洋哥的略大一点,我估计大概都是四篇到五篇左右完结。

所以明天没有意外的话吸血鬼老岳的第一篇跟修得差不多的老毕吉他文(?)会更新,更新时间我自己也不知道,毕竟我是一只深夜出没蛙 (不是) 

 

谢谢大家的反馈,我自己也很喜欢罪与罚那篇的感觉www虽然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容了ORZ

请给努力用爱发电的小青蛙一点评论,晚安,爱你们。

 

以及江湖文为了方便统计,只会回复留言感想呀反馈呀这类的评论,单纯选项就不一一回复了,谢谢大家ORZ

 

【洋哥和超鹅篇走整理文哦】

 

最后,我大概,也许,应该,可能,不会再BE,吧。(#

 

 

/ 正文 /

 

「不来杯啤酒吗?」

「不了,谢谢。」

「不喝酒?那妳上这儿来做什么?」

「工作。」

「哦?什么样的工作?」妳促狭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子。

村子里唯一一间酒馆总是这么热闹,只要老板开张,无论在哪个时间点来到这里,总能见到高声嚷嚷的酒客,闻见空气中弥漫的酒气与酒香。平时妳并不太上酒馆,别人眼里信奉魔鬼的异教徒居然遵守着酒戒,也许听起来令人不可置信,但妳的确依着教规滴酒不沾。

 

妳话中的暗示与调侃十分明显,对初次见面的人来说这样的发言称得上无礼,妳面前的女子却丝毫不恼。

她只是一贯平淡的答道,「指引迷途的羔羊。」

妳哈地一声大笑,「这种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向神棍!」声音一下子淹没在人群的喧闹中,「我还以为只有我们领祭会说这种话。」

 

陌生女子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堪达清秀标准的面貌,一下子光辉灿烂起来,美得令人失神,妳看着她,霎时无语。

「我看见了妳未来的轨迹。」她说,收敛起笑意,面容的美艳也一下子消散。

妳清了清喉咙,拙劣的掩饰自己刚才的恍神,「这么说,妳是个预言家?」

「不。」她说,「我从不预言,我只是转述来自穹顶的讯息。」

「哦──」妳拉长了尾音,「占星者?」

她但笑不语,妳便当作默认了。

 

今天初次见面的女子,自称是占星者,还说能看见妳未来的轨迹。即便是被称为异教徒的妳,也觉得可笑,或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妳也没有立即起身远离这荒谬的女人,只是支着下颔,一副兴趣浓厚的样子。

「我未来的轨迹长什么样子?圆形?方形?三角形?」说完妳忍不住咯咯发笑。

 

占星的女人也不恼,只是静静看着妳,嘴角始终有淡淡的笑。

她的淡然倒让妳有些尴尬,不自在的咳了几声,整理一下表情,「不好意思,请妳继续说。」

「昨晚的夜空十分骚动。」她说,妳有些疑惑骚动的夜空该是什么样子,「星图上的轨迹全都关于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妳总觉得她看着妳的眼神有些松动,竟是带了些许怜悯。

「是吗?」

「魔鬼踏火而来,携妳同去。莫为俄顷欢愉讴歌,它即不悖德也是罪恶。行过地狱,尚有浮屠中七级炼狱,他们口中的异教徒啊,妳挚爱之人深埋地底。」

 

妳沉默半晌,嘴角扯开一个勉强而显得扭曲的微笑,「搞了老半天,又是一个拿异教徒说事的人。」轻蔑的嗤笑一声,妳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酒馆,再也没看那个陌生女人一眼。

 

今日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妳强迫自己把占星女子的话语她的面容抛到脑后。这么重要的日子,可不能让一个陌生人坏了兴致。

这个夜晚,为世间所不容的异教徒们将会围绕着篝火跳舞高歌,当月上中天,领祭会挑选一位教徒,在地上刻画好的召唤阵中洒上自己的鲜血,召唤恶魔──当此之时,恶魔会实现教徒的愿望。

兄弟姊妹们每年的这一天都会格外兴奋,祈祷自己成为被选中的那一个,然而每一年妳都未曾见过恶魔被召唤出来。

 

「也许是血不对胃口?」领祭总这么说,然后领着大家祈祷、狂欢,继续投入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庆典气氛之中。

长久下来,召唤恶魔的环节早就空余形式,没什么人真正相信或在意了。

 

当神坛上被信奉的存在有了被质疑的可能,信仰便会松动。妳只不过是改不了多年信仰的习惯,再加上比起自己人,更看不惯那群称妳们异教徒的家伙罢了。虔诚?不,比起虔诚的异教徒,妳更接近随波逐流的信教者。

所以当祭典上妳被选中时,妳也只是撇撇嘴角,按下翻白眼的冲动,顺从而乖巧的走到刻画好的召唤徽记前,利落地在腕上划下不深却足够涌出血流的刀痕。

 

殷红的血线顺着妳白净的手腕蜿蜒,轻巧的滴落在地上,迅速地被土壤吸收,连一丝痕迹也见不着。

领祭一声高呼,正想宣布召唤仪式的结束,就见地上的徽记爆发出强烈的红色光芒,妳还茫然着站在原地,就听见身后的弟兄姊妹迸发出惊呼、尖叫和不可置信却狂喜的祈祷。

 

强烈的光芒之中,走出一个高挑健硕的身影。

他身着一袭黑色贵族装束,领口绣着繁复的花纹,硬挺的外套上金质钮扣映着月色,反射出薄薄一层冷光。

妳失去了言语能力,本能地抬头看他,恰好对上他的目光。

 

「是妳吗?」他说,妳发现他的双唇泛着淡淡殷红,「这血是妳的吗?」

 

妳这才发现,不只是唇色,他的瞳孔中,也同样融着化不开的血色。

 


评论-12 热度-36

评论(12)

热度(36)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