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洋 X 妳】魔女之森

*突发脑洞,一次完结。

*BE了一个洋哥,不能BE第二个。(#

*洋哥与小魔女妳的故事。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是很爱洋哥了,脑洞都是他。

* OOC见谅

*生日聚会前还在码字的我是不是很勤奋 !我是不是一只勤奋的小青蛙 ! 小青蛙想要妳们的评论呜呜呜呜呜

 

/ 正文 /

 

所有魔女都有猫。

拥有一只自己的猫,是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魔女的标志。

 

今天是妳成年的日子,按照习俗妳必须一个人进入魔女之森,与妳命定的猫相遇,成为伙伴,互相扶持、互相照顾,然后成为一名能力卓越的魔女。

夏天的森林看起来格外苍翠清新,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蓊郁向远方绵延,像是一汪绿色的海洋。

妳想起母亲告诫妳的话,「进入魔女之森的不一定都是魔女,那片森林里的动物太多了──魔法师、狼人、吸血鬼、猎人或者其他什么都会来到这片森林寻找命定的伙伴,当妳遇上了陌生人,一定要小心。」

 

母亲的话大抵是正确的,谁知道陌生人会不会伤害妳呢?

 

妳握着布背包单边肩带的手紧了紧拳头,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朝森林里冲。

 

其实进入这片森林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是来到自家后院散步一样,没有进入魔法领域那种「啵──」一声的细微声响,也没有进入东方术士结界里那种浑身一阵颤栗的感觉。

就只是,踏进一片普通的林子,走在一条普通的小径上那样简单。

 

妳不由得稍微放松了一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嘛。」

 

刚开始的路程很像是郊游,森林里除了鸟鸣以外十分静谧,偶尔吹过一阵风,拂过树梢带起一片飒飒的声响,细碎的阳光便从叶间的缝隙点点落下,斑驳却好看。妳看着泥土小径上光灿灿和叶影交织的光点,心情也轻快起来。

 

「小姐?」

妳听见声音,猛然回头,整个人戒备起来。

看见一个发长及肩的青年倚在不远处的树干边,他的脚边一片雏菊开得格外好看。

「你是谁?」妳问,紧张得随时准备施法自保。

青年朝妳摆摆手,「紧张什么啊?分明是妳刚刚经过我还把我无视了好不好?我一直都在这儿啊。」他的眼角有个颗痣,说话时瞇起眼睛显得格外好看,「妳来森林里是找谁啊?说不定我能帮妳啊。」他笑咪咪的样子很亲切,让妳想起了隔壁经常带着自制的保养品来妳们家串门的阿姨,「不是我自夸,这林子里的消息几乎没有我不知道的。」

 

「我在找一只猫。」妳说,「你见过他吗?」

青年歪歪头,「猫?这森林里很多猫,哪一只啊?」他的头发随着动作轻轻地甩动,看起来很柔顺的样子。

「我命定的一只猫。」妳说,这才发现妳压根不知道那只猫该长得什么样子,不由得有些懊恼,早知道出门前该问问母亲他们都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猫长什么模样的。

 

那青年听到这种回答,竟然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模样,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刚成年的小魔女吧?」

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笑容怎么有点…….慈祥?充满母性光辉?

「嗯。」

「往前走看到一颗很大很大的桃树,现在只有那棵树上结了桃子,看到树以后左转。」青年朝妳前方一指,模样十分自信,「魔女的猫都在那一带出没。」

「真的?」妳眼睛一亮,刚刚的戒备丢得一乾二净,「谢谢你!」

「没事,不谢、不谢。」青年摆摆手,又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方便请问你的名字吗?」不知道下一次再来这个森林是什么时候,但妳想着若还会遇见他,一定要带些小礼物来。

「周锐,我叫周锐。」他摆摆手,转身变成一只大蝴蝶飞走了。

 

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妳顺着周锐指的方向继续前进,果然不久后就看见一颗结实累累的桃树。

 

「找谁?」有个小少年坐在粗壮的枝枒上,啃着桃子,睁着好奇大眼睛看着妳,随着他开口说话,一个显然正努力想爬上树的少年巴在树干上回头望向妳,呆头呆脑的看起来有点可爱。树下还有三个人,手里都捧着桃子。

 

「我在找一只猫。」经历过周锐指路事件,妳也敢大着胆子开口,这几个人看起来也都是森林里的居民,大概不会是母亲说过的魔法师、狼人之类。

「猫吗?」树干上的少年似乎不嫌累,就这样停下爬树的动作,「小鬼,会不会是找那个──」

「大概吧?」树上的少年歪了歪头,手上的桃子此刻只剩下一个光溜溜的桃核,被他随手一扔,正好砸在了树下某个人的头上。

 

那个人朝树上看了一眼,有点不满,但看起来并不敢朝着小鬼发火。

「你丢到长靖了啦。」另外一个眉眼弯弯的少年抬头说了一句,倒也没什么不满,不过就是陈述事实,回过头来把他自己手上完整无缺的桃子递给妳,「走到这里很远吧?会不会渴啊?」他见妳道谢接过了桃子,眼睛又笑的瞇成一条缝,「我是农农。」农农指着树下另外两人,「这是彦俊跟长靖。」刚刚被砸到头的青年对妳灿烂一笑,反倒是林彦俊,笑容看起来有些拘谨、疏离,并没有说话。

农农拉着妳的手腕走近大树,「这是丞丞,老是爬不上树,树上的是小鬼,妳也可以叫他琳琳。」

 

小鬼似乎不太喜欢琳琳这个称呼,扮了个鬼脸,又丢掉一颗桃核。

这次谁也没砸重。丞丞傻呼呼地对妳笑了一下,妳发现他笑的时候看起来格外可爱。

「妳在找猫?」彦俊问,眼神很认真──应该说认真过头了,看起来反而有点凶。

妳点点头,没有说话,捧着农农给妳的桃子,有点手足无措。

长靖正在啃桃子,妳发现他身边已经有不少的桃核,他舔掉流到手腕上的汁液,「找猫的话……是小魔女吗?」

妳仍然只是点头。

 

农农捧着又一颗桃子过来,看了妳,又看了看彦俊,「齁,你笑一笑啦。」他说着,伸出指头戳了戳彦俊的脸,「你看你臭一张脸,吓得人家都不敢说话了。」

彦俊皱了皱眉头,「我哪有臭脸。」他转头问长靖,「我有吗?」

长靖忙着吃桃子,只是点头,吮着桃汁啧啧有声。

 

「找猫的话,那这次又跟我们无关啰。」农农歪歪头,「往右边走吧好像,猫都在右边那条路经过的大花园。」

右边?妳愣了一下。

「刚刚……有人跟我说面对桃树走左边……」妳微弱的提起刚刚周锐说的话。

农农皱着鼻子想了想,「左边吗?不是吧,右边吧?」说着抬头征求意见,「小鬼,猫在左边还是右边啊?」

 

「我不知道啊兄弟。」树上的琳琳似乎没有想到问题突然被抛到自己身上,愣了一下。这个时候丞丞终于成功的攀到了小鬼所在的树枝,一屁股坐了下来,长叹一声,彷佛这个动作已经用尽他所有的力气。

树枝晃了晃,很坚强,没有断掉,但还是吓了小鬼一跳。

 

「唔嗯……」农农蹙着眉想了老半天,没有得出结论,「要不妳还是走右边吧?我记得是右边啊。」

左边?还是右边?

 

妳陷入了困惑中。

 

「魔女的话,没有什么找方向可以用的魔法吗?」终于安稳坐好的丞丞突破了盲点。

妳先是恍然大悟,然后是赧然。作为一个魔女,居然还是别人提醒妳可以用魔法找路!

妳从领子里掏出蓝水晶项链,垂直吊在右手的掌心上,晶莹剔透的晶体不消几秒便开始散发荧荧的光亮。

 

长靖和农农看的目不转睛,不由得朝妳靠近了几分,连彦俊也专注的看着妳。

其实妳还是第一次实际把这个魔法应用在生活中,有些心虚和紧张,生怕出错。「我的猫啊,右边或者是左边呢?」妳低喃。

 

微弱却笔直的光线很快地就指向右边的道路。农农兴奋又骄傲地挺起胸膛,「对吧!我就说是右边吧!」可能是太激动了,一对兔耳朵从他头上冒了出来,也是笔直的立着,妳彷佛能看见一只抬头挺胸的小兔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长靖抬头,「农农,耳朵冒出来了啦。」

他慌忙两手按在了头上,把耳朵给按了下来。「抱、抱歉,可能太激动了啦。」只见他揉了两下,刚刚那对泛着粉色的兔耳就消失了。

 

「谢谢你们的桃子,我先走啦。」妳说着,朝右边的路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好奇地回头问,「你们……都是这森林里的居民吗?」

「每天都在这里等人,等了好久。」小鬼抱怨着,一颗桃子在手中抛上抛下,吸引着一旁丞丞的视线。

农农和长靖则是点点头,「不知道多久了,有记忆以来我们就一直住在森林里。」

彦俊难得的笑了,对妳说,「我们在等,有一天我们的命定之人会找到这里。」他抬手指向妳,「像妳找寻妳的猫一样,找到我们,带我们离开。」

 

会不会舍不得?

这句话妳没有问出口,只是道别,然后继续踏上寻猫之旅。

 

这条路有些绕,弯弯曲曲地让妳有些头晕。

好在农农提起的,很多猫的那片花园没有多久就出现在眼前。一只虎斑猫倏地从妳眼前窜过,连一秒钟都没有为妳停留。

「那你大概不是我的他。」妳喃喃自语,继续向前。

 

和周锐、农农、小鬼他们不同,这里妳看见的猫几乎都没有化作人形。有的扑着蝴蝶(妳立刻想到了周锐,希望他永远不要经过这里);有的压扁了一块草皮正晒着太阳;有的睁着好奇的双眼看妳,一对上眼神却又一溜烟的跑走;有的正追着自己的尾巴绕圈子玩得不亦乐乎──但哪只是妳的命定之猫呢?

 

妳又陷入了苦恼中。

 

「找我吗?」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

妳猛然抬头,看见一个高挑的青年正好从树上跳下,着地的姿势十分优雅,头上一对猫耳十分醒目,屁股后头的尾巴摆来荡去──他大概是此地唯一一只化作人形的猫了。

 

他眨眼也眨的缓慢,妳彷佛能从他的动作里读出审视的意味来。

青年往妳的方向走来,直线前进的路径上,每只猫咪迅速地闪避,躲在一旁好奇的张望。

「你就是我命定的那只猫吗?」妳抬起头,发现这只猫化作人形以后真的好高,高的让妳觉得脖子有点酸。

 

他微微矮下身来,与妳平视,唇角微笑的弧度还有一点猫的痕迹,终于有个地方看起来不那么像人了。

「妳就是我命定的那个魔女吗?」他问,声音里似乎有点惋惜,「没有我想象中的高啊。」

一见妳不乐意的嘟起嘴,还补充一句,「也没有我想象的成熟。」

 

妳瞪着眼睛,简直太不高兴了。

将和妳相伴一辈子的猫居然一见面就说这样的话!意思是妳很令他失望吗!

没想到他笑得更开心了,「很好,我就喜欢妳又矮又幼稚的样子。」站直身子,一挺胸、一挥手,「带我走吧,小魔女。」

 

妳仍瞪着眼睛,傻呼呼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展开?刚刚不是还挺惋惜、挺嫌弃的吗?这样还满意?

「干嘛?」他见妳还傻楞楞的,瞇起双眼凑近妳,「还不走啊?比较喜欢别的猫啊?嗯?」说完,彷佛有阵危险的呼噜声从他的胸腔沉沉的冒出来,周围靠得稍微近一点的猫一下子全溜了。

 

他见到威胁清除完毕,才又恢复从容慵懒的模样,主动地把手肘搭在妳的肩上,「妳洋哥跟定妳了,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妳才回过神来,又扬着下巴抬头看他。

 

他恰好低头看妳,眼底全是妳刚进森林里时所见灿烂错落的光影和桃实的淡淡香甜。

「我叫木子洋。」他说,唇角的弧度十分迷人,「小魔女,余生请多指教。」


评论(42)

热度(129)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