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洋X妳】罪与罚 3(END)

** 前一篇被屏蔽了,所以重新發一次 **


*车来了请未成年自觉闪避(?

*前篇走 这里

*写文走肝,写车走肾 (不是

*开真人的车真的太羞耻了,比开CP车还羞耻的那种 (掩面) 但是看别人开车我倒是看的很开心 (被打

*准备好了吗,我们发车啰 !

*下车时请不要落下您的随身物品,并且小心月台缝隙,村里来的小青蛙驾驶感谢您的搭乘,您的评论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我终于把车给开出来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 

*若翻車了我們有緣再見(不是


有請下一棒為我們帶來我最期待的杰哥  @欣然同学 

以及前一篇給我評論過的小可愛   @杂草  抱歉啊結果我重發了一次 (掩面


/ 正文 /

 

妳闭上双眼的动作,像是一个倏然炸裂的信号弹。木子洋垂下视线扫过妳白皙的脖颈,舔了舔唇,他并不急着享用妳的坦承。

吸血鬼没有信仰,他们不信撒旦,更不信天主。永恒的生命让他们无从追寻虚无缥缈的仰望,木子洋过去喜欢时不时溜达到教堂中,躲着欣赏信徒们礼拜或者受洗,当作看一场荒谬的喜剧。

 

看不见、摸不着,在人们痛苦呼喊时,漠然无所响应,这样也能称之为神吗?荒谬极了。可偏偏愚蠢的人类前仆后继地为主奉献他们不多的所有,奉献他们的虔诚与真心。

真实存在,并且永生的吸血鬼,为什么就不能得到这些?

啊,因为被所谓的主归类为邪恶的生物啊。

 

木子洋见多那些信徒的模样,他竭尽所能的试图虔诚在妳双眼上轻吻,彷佛多一分力气妳就会化作彩蝶纷飞四散。

妳睁开眼睛,不敢看着他。承认爱着吸血鬼更甚爱过妳侍奉的主,另妳感到羞愧,却又带着解脱的快意。

「妳看看我。」他说,将妳抱起,让妳可以坐在布道台的桌面。背对着玻璃窗,妳看见自己的阴影投射在木子洋身上,他敞开怀抱,像是拥着妳的影子,拥着妳。

 

他轻轻执起妳的双手,并不说话,只是垂首看着自己的大掌包覆妳的柔荑轻轻摩娑,劳动在妳指腹留下的痕迹被他轻轻揉弄,茧上传来钝钝的痒意。

「我亲爱的修女啊。」他低声喟叹,抬起妳的下巴亲吻妳的唇角,「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我知道。」妳说,闭着眼睛,努力不去想背后的墙上挂着十字架。

 

妳忏悔,却不后悔。圣像灼灼的视线热辣辣的烫在妳的背脊,妳彷佛能看见十字架上钉着的不是耶稣基督,而是妳有罪的肉身──受苦,受罪,受责难都好,肉身的苦痛妳愿意承受,只要灵魂能得自由,能无所畏惧的跟眼前这个吸血鬼走。

【這次我們走圖片連結,來,車如果再翻】

( 那我也只能再補了啊...... ) 



【防止掉鍊子的備用鏈接】


妳忽然觉得没什么所谓,这样也挺好。

血液在流失,妳的力气也是,妳努力的睁眼,想要看清楚墙上的耶稣十字像,

「仁慈的耶稣,你曾身悬十字架上,求你在我们临终时眷顾我们。」主不会拒绝妳的呼唤,妳担心的不是自己死后何去何从,而是趴伏在妳身上受本能挟制的木子洋。

「耶稣,你至仁慈的圣心被长矛刺透、求你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庇护我。」

「耶稣,从你圣心流出的血和水,是深不可测的慈悲之泉,求你洁净我的罪污和消除我的过犯。」

妳喃喃祈祷,声音一句弱过一句,「垂死的耶稣,你甘愿被仁慈囚禁,求你在我临终时,平息我所爱之人的悲与苦。」

 

「求你在他永恒的生命中,给予他希望与慈悲,怜悯他的失去,接受他的所有。」

 

月光寂然,妳仰角中彷佛能看见彩绘玻璃上的圣像动了动嘴角。

妳忽然有了力气,却没有抬手推开汲取妳生命的木子洋,只是轻轻地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温柔的摸了摸,「赞美主,让我能爱你。」

 

 

在如果花知道中,洋哥说,「在食欲面前,吸血鬼不配拥有爱情。」

宗教、修女或者其他什么原因,都不能阻止他爱,但本能呢?


评论-25 热度-88

评论(25)

热度(88)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