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洋X妳】罪与罚 2

*前篇走 这里

*目测下一篇驾车,请未成年主动回避(?

*最近似乎又被限流了 (掩面哭泣) 如果动态刷不到,就得进主页手动刷新看有没有更新,或者手机版可以设定特别关注,发文就会有提醒通知。

*勤奋的小青蛙今天能拥有评论吗

 

/ 正文 /

  

如果我们真心渴望祈祷,一定要先学会聆听,我们静心敛神时,天主才会向我们说话。为了能体验到那份寂静,为了听见天主说的话语,我们需要纯洁的心灵。

让我们来聆听天主对我们说的话。

我们要先聆听、先与天主连结,然后我们才能开口说。

内心充盈时,口唇会讲话,心神会思考。

                                                                                 --祈禱文 


面对他直白的提问,妳一时语塞。

木子洋的眼底仍旧涌动着血一般的流光,他微微上翘的唇角,像极了一只慵懒却随时蓄势待发的大猫,妳知道,他的问题并不需要解答──因为无论答案能与不能,都并不会影响他哪怕一星半点。

 

「仁慈的主会俯听你。」妳轻轻地抽回手,以掌心虚捧着他的侧脸。木子洋微微瞇起眼睛,主动地把脸颊靠上去,让妳整个手心都感觉到微凉,他蹭了两下,像一只撒娇的猫科动物。

妳忍不住将另一只手也伸过去,他却倏然攫住,方才的放松与亲近恍若幻影。

木子洋始终呈半跪姿在妳面前,像是中世纪古堡里忠诚而无畏的骑士,宣誓为妳奉献忠诚,仁慈的对待弱者;勇敢的面对强敌;毫无保留的对抗罪人;为无法战斗者而战;忠实地对待友人;真诚的对待爱情。

妳彷佛能见到他身穿白靴红袍,英姿飒爽的模样,授予者以仁慈之剑轻点他的双肩,告诉他,从现在起,他是一名英勇的骑士,果敢忠毅,无畏无惧。

 

但现实与错觉始终有所区别。

他以透着亲近的姿态在妳身前,却抓着妳的手,伸长的獠牙带有暗示意味的摩娑妳的手腕,「妳的主,也听吸血鬼的祷告吗?」

「主说,『你们求,就可以得到。』祂不舍弃罪人,祂派遣了祂的圣子降生为人嘶──」妳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内侧手腕被獠牙划开浅浅一道伤口,正缓缓渗出血液。

 

木子洋吻在妳的手心,又将唇贴在伤口之上,轻轻地舔吻干净,直到妳白皙的腕不留一丝肉眼能见的殷红,只有一个淡红色的倒五芒星印记。

「好看吗?」他说,这次却并不是问妳他长得好不好看。木子洋纤长的手指点在倒五芒星上,看着妳的眼波都荡漾着温柔,「妳喜欢吗?」

妳不在乎他渴求妳的血──反正这也不是第一回了──但手腕上的印记却让妳有些紧绷,「先生……木子洋,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重复,鼻腔里又低低的哼笑出声。他依旧握着妳的手腕,却缓缓站起,迫使妳仰头看着他,他眼中的探知和压迫笼罩妳,使妳无处遁逃。

「你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妳在他的掌握中艰难的让手腕朝向他,展示这个微小却明显的倒五芒星,「你说从没接触过不带敌意的人类,想与我多说说话,央我应允,我答应,服侍主让我平和宽容;你要来教堂,央我应允,我便答应,主的恩慈对谁都没有例外;你渴求我的血,央我应允,我也答应了,如同主将祂的血肉分与我们──但,这个符号,你该给我一个解释。」

 

「解释……」木子洋轻启双唇,两个字的话音如同一声几不可察觉的叹息,一出口,就悄悄曳散。他朝妳一步步靠近,一言不发,他进一步,妳退一步,只觉得他眼中闪烁的红色越发明显妖冶,即便脑中警铃大作,却无法可对。

直到妳的后腰抵在了布道台前,再无空间后退,木子洋才停下前进的步伐。

 

唇角一度消失的弧度此刻又上扬起来,妳却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笑容带着几分不怀好意与势在必得。

「嗯──」他低沉的喉音撩拨着妳的心,彷佛共鸣一般发颤。

妳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像是猎人终于玩够了,决定收网,妳明知自己身陷囹圄却还挣动着求一丝生机,「木子洋,倒五芒星是──」

 

「是恶魔的印记。」他接过话来,笑得更开心了,彷佛奖励一般在妳额前落下轻如落羽的吻。

妳的心如坠冰窖。

以往木子洋来去从未留下任何痕迹,镇民们不会知道吸血鬼的存在,更不会为此恐惧。

倒五芒星,果真如妳所了解的,是近似渎神的符号──让镇民们看见妳手腕上的印记,他们该怎么想?

「你、你……」妳颤抖着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木子洋对妳而言,是十分特别的存在,妳既不忍苛责他的所作,又无法谅解他的所为。

 

「我?我什么?」他像是觉得有趣似的,模仿妳结结巴巴的模样,笑的眼角眉梢都带了几分生气,「我只是想,原来还有妳这样可爱的人类啊……妳知道吗?」他伸舌,从妳腕上的印记一陆舔吻到无名指的指尖,「窗外的暴雨狂澜,淋不湿屋内的妳。」

妳不知道木子洋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妳时的场景。

年轻的修女静而笔直的跪坐在布道台前,向阳而祷,娇嫩的唇瓣吟咏着对生的希望与对主的虔诚,他本是存着一丝戏谑的心态在略显破旧的教堂屋梁上待了一晚,却瞧见了一朵蔷薇花开,妳在教堂忙活了一日,他就静静的看了妳一天。

 

晚上回到了古堡,木子洋对小弟说,「花开得真好。」

灵超探出窗外看了看一园子含苞待放的玫瑰,十分诧异,「洋哥,花还没开呢。」

木子洋伸手捏了捏他的后颈,唇角含蓄地笑,「它要是开了,不就离被摘下的日子近了吗?当然得……开的晚一些。」

 

木子洋早就想这么做了。

在月光下,娇妍瑰丽的花朵散着她的惊慌与闪躲,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妳心底是有些恐惧的,却忍不住不去看木子洋轻咬妳的无名指,直到指根留下一圈浅浅的牙印。

「曾经,我是暴雨,妳还是妳。」他说,语气里有着超乎他预期的缱绻与渴望,「现在,我想在雨里拥抱妳。」

 

妳整个脑子晕呼呼的,不太理解他话中的意思。

木子洋却已经拥着妳,凑到妳耳旁呢喃一句,「亲爱的修女,妳代替主垂怜我吧,嗯?」

妳像是被蛊惑一样,右手不受控制的抚上他被月光映照出柔波的脸颊,「你……」

他看着妳,等待一个回答,像是等待罪愆与救赎之宣判的灵魂。

 

妳看着他,竟然一时说不出拒绝他的话语。

最后只能抖着声音,开口祈祷,「……我的天主,我的慈父,」妳的眼角渗出一滴泪来,被木子洋轻柔的吻去,「主,耶稣基督,你是免除世罪的天主羔羊,求祢洗净我的污浊,赦我的罪。」

 

「亲爱的修女,忏悔的是我,妳有什么罪?」木子洋的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在寂静的月光中竟带着温存与蛊惑,只有眼神中越发浓烈的渴求,昭示着他早已先妳一步寻得妳心中的解答。

 

妳闭上眼睛,放任自己沉沦,「我有罪。」

 

我爱你,胜过爱我的主。


评论-13 热度-99

评论(13)

热度(99)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