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洋X妳】罪与罚 1

 

*吸血鬼洋哥X修女妳

*在小弟篇 如果花知道  1 2 时间点之前

*大概三发完结,没有意外的话车就是这个小连载的了

 

/ 正文 /


「神啊!请解除我被爱的想望;被夸奖的想望;被尊崇的想望;被喜欢的想望。」妳跪在礼拜堂的布道台前,虔诚的祷告。

淡淡的夕照穿透彩绘玻璃洒落成七彩的微光,却染不上漆黑修女服的哪怕一角布料。黑色如同深渊,无光无明,漫无边际的深沉里能吞却整个世界的光影。

 听起来称的上「邪恶」的颜色,却穿在主的仆人身上。

 

妳站起身,结束今晚的祷告,静静的站着,看夕阳余晖逐渐消失。今早弥撒用的圣经已经被妥善的收在柜子里,简单朴素的教堂内,收拾的整齐干净。妳心满意足的环视一圈,又看向窗外。

 

不过几分钟,天已经全黑了。

 

这是一个没有神父的教堂──或者说,曾有过。

主持教堂日常事务需要神父,为此,妳曾去信教廷,却石沉大海,对于新任神父的派遣令迟迟没有消息。于是妳自己操持起弥撒礼拜,为小镇的居民传播福音,一个人住在冷清的小屋里,和这座被遗忘的教堂相伴。

这座小教堂并不华美,也没有圣保罗、圣索非亚或者圣玛利亚这样圣洁美丽的名字。它只是静静地蹲坐在小镇的中央,每日温柔虔诚的看日升日落、云絮涌动,敞开它的怀抱,让小镇的居民能触碰主的仁慈与恩佑。

 

侍奉主,令妳在向光而行的道路上坚定且感到救赎。

 

喀嗒。

一声轻响打断妳的思绪。

妳的瞳孔微微放大,一瞬间紧张起来。

「晚安。」有个慵懒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好整以暇的戏弄,「亲爱的修女,我想要忏悔。」

是他,他又来了。

 

妳深呼吸几口气,强迫自己镇定,才转过身去,迎向他的目光。

「先生。」妳开口,却不知道后面该说些什么。

他又轻轻地向前几步,一副与妳十分熟稔的模样,「忘了吗?我的名字,叫木子洋。」语毕,轻轻地哼笑。

 

妳以为吸血鬼多是畏惧光明的,木子洋却几步走到了月光下──教堂没有窗户,唯有布道台后大片的彩绘玻璃,叙说一段最后的晚餐,只要微微仰起头,便能看见月色透来,让耶稣的圣像散着悲悯而慈蔼的光。

木子洋就站在这样的光晕里头,月色的清辉斑驳错落,带着些许彩绘玻璃的色泽,妳能看见他瞳孔里酝酿的酒红,迷人的另妳移不开视线。

 

太危险了。

「我好看吗?」他开口,促狭地看着妳。身高差让他可以毫不费力的探知妳试图隐藏在眼神里的所有情绪。

今天的木子洋依旧是一身黑色,短短的肩披绣着金色的繁复花纹,妳不太会辨认男士的服装,只觉得今天这一套看起来特别像是军服,衬的他的肩与胸膛硬挺而英气勃发,白的透着死气的脸也多了几分鲜活。

妳垂下眼帘,看着自己黑的看不出是否沾染尘土的裙襬。

两个一身黑色的人站在月影里头,天堂里的主可分得清楚谁是他的仆,谁又是他无法容忍的邪祟?

 

「怎么不说话。」见妳一直低着头,他也不恼。

妳忽然感觉后颈一阵冰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木子洋的手轻轻摩娑妳的颈项,所及之处拂过清凉,妳忍不住抬头,「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扬了扬眉毛,嘴角自从见到妳之后便一直带着笑意──妳觉得毛骨悚然,那种笑,像是猎人看着股掌之中的猎物挣扎逃脱,放手后又抓捕回来,反复几次,品尝猎物在希望与绝望间徘徊的那种快意。

 

「我有罪。」他说,将放在妳后颈的手抽回。执起妳发抖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印下一吻,「亲爱的修女,妳要拒绝一个罪人的忏悔吗?」

「主、主会原谅你的罪过。」妳说,可打从心底不相信一个吸血鬼会来到教堂,在圣洁的主面前忏悔。

 

妳知道,他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妳。

 

「是嘛。」他的唇还在妳的手边,低语呢喃让妳的皮肤一阵颤栗,他抬起头,「那,妳的主,能原谅我爱上侍奉他的仆人吗?」

/




评论-13 热度-104

评论(13)

热度(10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