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洞】你是年少的歡喜。(?x妳)

*在外碼字,回家再轉字體吧。
*只是突然想文藝一把。
*妳的年少,有過這樣美好的人嗎?後來的你們不見得還有劇情,可有他的過去就值得歡喜。
*本來想寫彬哥,但後來有點脫離我自己的控制了。美好的少年,誰都是曾經。

/ 正文 /

年少時不敢宣之於口的感情,終會在歲月的長河裡,隨著妳磕磕絆絆前進,被消磨和淘洗。
偶爾妳會想起曾經年少,和晨光下美好的他。在操場上的學生有那麼多,妳卻可以一眼便認出他被風吹亂的頭髮,就像妳到小賣部,總會第一眼看見他慣喝的檸檬茶。

妳從來不敢猜測他眼底有些什麼,湧動的情緒很好拆解,並且從來不對妳隱藏,可妳就是怕——後來妳想,喜歡著某個誰大抵都是如此,即便自覺已經接近想要的答案,也沒有勇氣做揭開謎底的人——怕他好看的唇,抿出殘忍的話。
而妳,則從不吝於將情愫投注在望向他的眼波。

高中三年,妳就喜歡了他三年。
大學四年,妳也喜歡了他四年。
妳甚至覺得,喜歡他已經成為本能——無法改變,也無法悖離。

在大三那年,他不知發什麼瘋,每次見面總問妳怎麼還不談戀愛,還不交個男朋友。妳心灰意冷。
所以學長追求妳時,妳猶豫了一陣子,終究答應了。

無法割捨本能,總可以壓抑吧。

他知道以後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的祝福,你們不再聯繫。聽妳的姐妹說,他不久後也談了對象。

呵。

畢業時,妳和學長分手了,妳提的。
「我很抱歉。」妳說,有種利用他而生的內疚。
學長看妳的眼神始終溫柔,「妳心裡的人一直都不是我,對嗎?」
在開始交往的咖啡館,你們分手,各自離去。
不做情人,便當朋友,偶爾喝喝咖啡聊個天,淡淡的回憶學生時代溫存的韶光。

妳以為人生就是這樣了。出社會工作,交不到男朋友,就等家裡催婚時去幾次相親,順眼就定下來,過一生。
不敢也不用去回想燦爛的夏天,曾有個男孩朝妳走來,帶一身暖陽灑落妳偷涼的樹蔭,遞來一瓶檸檬茶,「天氣熱,小心中暑了。」

直到妳在公寓門口錯愕的看著隔壁新搬來的鄰居。

「好久不見。」他說。


/


妳的他,是誰呢?

2018-07-23偶像练习生
评论-8 热度-49

评论(8)

热度(49)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