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 / 偶练乙女】子不语,江湖事 02.

02. 狐妖之说,从何而来

 

最近跟朋友揪团玩在线游戏,勾起一些很有趣的回忆,想来搞个有趣一点的新坑玩法(#

仔细看文末的简单说明,欢迎大家一起走跳江湖ˊˇˋ

  

*希侃、杰哥与琳琳standby中

*这个坑肯定比刚完结的琳妳坑大,大很多。除了小九以外,还有别的小姐姐会上线。(但可能得等小九真的开始修罗场吧)

 

*听说换我准备开车了,小青蛙瑟瑟发抖。一周内会开出来,大家就,嗯,随缘吧(?

 

子不语,江湖事 01.


/ 正文 /

 

这客栈兼营饭馆的生计,妳也不担心丁泽仁的行踪,大师兄下山走跳江湖的经验可比全师门的弟子加起来都多。妳比较想知道,大师兄清早起床做早课,究竟吃过早饭了没?

 

「早啊,九姑娘。」妳一边啃着刚上桌的肉包,一边思忖着待会儿叫笼包子留着给丁泽仁吃,就听见朱正廷的声音。妳嘴里还塞着大半个肉包,说不出话来,面对这个一个翩翩公子,妳也不大好意思边吃东西边含混不清的道早,只好抬手朝他挥一挥,又指指自己鼓鼓囊囊的腮帮子,给他一个不好意思的眼神。

朱正廷却看着妳,抿嘴一笑。

 

妳没弄明白这个笑是为哪般,直到毕雯珺神色自然的递给妳一方帕子。妳这才意识到刚刚吃肉包子搞得满手汤汁,一想到刚刚妳举着一对油汪汪的爪子给朱正廷打招呼,妳就悔得不行,整张脸胀红,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了,却尴尬的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早。」毕雯珺干脆把帕子塞过妳手里,顺势坐下。

 

饶是妳阅历不多,也摸得出来手里这方淡青色的帕子质料细腻滑顺,一角绣着青竹,针脚细密,绣工精湛,该是上好的物什──而毕雯珺竟随手给了妳擦去油污。妳手中捏着帕子,既舍不得它沾染了油渍,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还给他。

「怎么九姑娘独自一人,泽仁呢?」朱正廷总能一下子吸引妳的注意,他一开口,妳立刻就忘了纠结帕子用与不用的事情。

「我一早起来就不见大师兄了,以泽仁师兄的脾性,定是做早课去了,只是未曾留下只字词组交代去向。」妳老老实实地回答。

 

朱正廷含笑看着妳,不过短短几句答复,竟也听得十分认真,妳念了一个晚上的清心咒全无用处,此刻竟又看他看得出神。毕雯珺轻轻咳两声,妳回过神来,有些心虚地觑了他一眼,「可千万别把我当花痴啊……」

 

毕雯珺却并不看着妳,顺着他的视线,妳看向了客栈墙壁上一溜的小木牌子,深褐色的木质长方形挂牌,上书端正的楷书,规规矩矩的列出菜名。

「啊,二位可用过早点了?」妳问,悄悄把手挪到桌面下。当着毕雯珺的面妳真不好意思推却他借妳手帕的好意,可真要用这么好的料子擦拭油污,妳又实在下不了手。

 

「还没呢。」朱正廷立刻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菜单上,回过头盯着菜单去细细思量。

毕雯珺看了妳一眼,淡淡的勾一下嘴角,什么也没说,也顺着妳话中的意思和朱正廷商量吃些什么好。妳不禁吞一口口水,总觉得毕雯珺只那一看,就把妳的小心思洞穿,不戳破,却也不替妳解围。

 

妳在心里念叨着「大师兄啊,你在哪儿啊,还不赶快回来找你的小师妹啊。」虽说朱正廷和毕雯珺两人都是丰神俊秀的青年公子,望之赏心悦目,谈笑如沐春风,你却禁不住这种等级的「享受」。

而往日里抓阄洒扫十中七八、练武偷懒总被师父抓到、放饭时间总抢不到最喜欢的那道菜──总之就是运气特别差,心想事绝对不成的妳,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心想事成。

丁泽仁大步流星的走进店来,一眼就看见了妳。咧着大大的笑容,朝妳们仨走来,也不知他刚刚究竟上哪儿做早课去了,此际还能看见他额头细密仍未拭去的汗珠,一条汗巾在手,上衫领口微敞。仪容虽显得有些凌乱,却带着少年侠客几分飒爽的风姿与精神。

 

他自然的在妳身旁坐了下来,「正廷哥,雯珺哥。」转过来戳戳妳的脸颊,「师妹,让师傅知道妳下山以后如此疏于练习,可要好好罚妳一顿了。」说完还一副等着告状的得意模样。

一听到师傅,妳垮下脸来,「师兄你可放过我吧。」伸手就想象往常一样捉着他衣袖,刚抬手,就想起这对爪子还没擦干净呢!就要悻悻然地收回。

丁泽仁却一把抓住了妳的手,「看吧,早跟妳说过吃东西多注意一点,才多久没看着,妳又不好好收拾自己。」还不等妳说话,就着手上的汗巾就给妳擦起手来,「看我干嘛?这汗巾我洗过啦!」毕雯珺那被妳捏脏了一个小角的帕子,也被他自然地接过,放在桌上。

 

朱正廷看了看帕子,又看了看妳和丁泽仁,不动声色的瞥了毕雯珺一眼。

 

丁泽仁对他的小动作浑然未觉,差不多把油都给擦干净了,还拍拍妳的手背,「说,师兄是不是很照顾妳。」

「是。」妳点点头。解了围又给妳擦了手,的确是特别照顾,如果能不向师父告状的话那就更好了。

他一掌又在妳肩上拍了拍,右肩隐隐地发疼,「那请大师兄吃个早饭不为过吧?嘿嘿。」妳忍住冲他翻白眼的冲动。丁泽仁一副「今天坑了小师妹一顿早点天啊我真是聪明」的模样傻乐,妳也懒得争辩,便要招手「小二!」

 

小二哥刚自厨房口打起门帘出来,一声吆喝,「来啦!」他走得急,差点迎头撞上高头大马的差役。

「对不住,对不住。」

幸而对方也没有找麻烦的意思,只是在客栈各处进进出出,难得认真的搜索着。

 

丁泽仁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客栈的状况有些怪异,「这是怎么啦?昨日不是好好的,怎么今日就有官差上门来?」

「说是捉狐妖呢。」妳答道,没有发现提及狐妖二字时,毕雯珺脸上略显怪异的表情。当然,那也只是几秒钟的事情,细腻敏感如朱正廷都没能捕捉到。

 

「狐妖?」丁泽仁瞪起了眼睛。

店小二恰好来到,「几位客倌吃些什么?」听见狐妖这两个字,赶紧打了手势,「这位少侠您小点儿声,这不官差还在呢吗。」

「狐妖怎么上这儿捉来了?」丁泽仁十分配合,还转头凑到了小二旁边,两人乍看之下还有几分哥俩好的味道,就差没勾肩搭背喝杯酒了。

 

「唉唷,这不是云家小公子自打两个月前一病不起嘛。」这店小二倒也消息灵通,有了倾诉对象,兴致也高昂起来,一张嘴叭叭说个没完,「要说这云家,朝堂、江湖都有势力,这两个月来连退休的老御医都请过了,竟没有一个瞧出端倪来,即便是开药、施针,也没能让小公子醒过来。」他神神秘秘的又凑近几分,生动的语气令毕雯珺也忍不住倾身过来听,「前几天云家请了个道士,神神叨叨的,也不知手上几分真本事,说是小公子不是得病……是给狐妖祟的!」

 

「这种骗三岁娃儿的话也信?」妳十分诧异。

「那不是病急乱投医嘛。」小二则觉得十分正常,「昨日里云家做法,后半夜吵吵嚷嚷起来,说狐妖负伤而逃。道士说走了便好,不出五天,小公子便得醒转。」

朱正廷追问,一双眼睛里面全是好奇的神色,「那今日怎么这般大张旗鼓地捉狐妖呢?」

「唉呀。」小二哥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那自然是云家深怕狐妖去而复返,还有可能因这次做法愤而报复,这才想先把妖给收了,以免再生事端。」

 

「有道理。」丁泽仁拊掌同意,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

妳却觉得莫名其妙,先不说道士有没有问题,难道云家真以为道士都收不了的妖,凭官府几队官差衙役便能捉住?

小二说完故事尽了兴,这才想起来点餐的事儿,忙把妳们追加的单子收起,又回后厨去了。

 

毕雯珺一脸若有所思,清浅的眼波被半掩的眼睫遮挡,藏起思绪,却藏不住心事。

 

简单来说,就是在评论里留下妳的选项。

最多人选择的一个将成为小九的下一步。

以这次举例来说,妳的选择,主要将影响未来走向发展成毕妳或者毕侃。(绝对不是因为我选择障碍要选毕妳还是毕侃哈哈哈哈哈哈)

 

【妳会怎么做呢?】

  1. 询问毕雯珺在想什么?

  2. 深怕又一次在他眼底无所遁形,还是不开口问了吧。做个乖巧的小师妹闭嘴等吃饭不好吗?

  3. 问问朱正廷他们二人昨晚歇息的可好。

  4. 问丁泽仁方才上哪儿去了。


希望这个玩法没有太难搞。(双手合十)不觉得这样挺有意思的吗?


评论(22)

热度(59)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