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碼字,只有一點點小日記

今天有個小朋友會在這個奇妙的日記(?)中擁有姓名。

他是剛升上小學一年級的男孩子,就叫他Darren吧。


這個暑假在以前待過的安親班教作文。

有一個開給國小生的短期作文營,當時接下工作的時候沒有想太多,畢竟之前也帶過同一批小孩子。沒想到,上次是前一個小時全年級,後一個小時高年級,這一次卻是兩個小時全年級,上至小六下至小一。

超,級,可,怕。


講得太難了低年級聽不懂,講得太簡單了高年級覺得無聊。

第一堂課,光是解釋審題給一年級的小朋友聽就花了我十幾分鐘。

低年級只要聽不懂,就會很不受控,大聲喧嘩或者分心,或者跟隔壁的同學玩到吵架----秩序在這個地方,就像是遊戲技能一樣,施放後五分鐘內教室秩序良好,五分鐘後該吵吵、該鬧鬧,還是一樣充滿國小生用不完的精力。

管秩序大概是整個工作最疲憊的一部份。


Darren可以說是班上最吵得小朋友之一 (另外一個是他的同桌,才第二堂課他們就被強制從最後排坐到我正前方了),無論被我兇或者被來巡堂的老師叫出去罰站,從來沒有哭過。只是會收起所有表情,安靜的坐在位子上。雖然五分鐘後還是故態復萌。

某次上課,隔壁教室在上英文課,外籍老師正帶大班的小孩唱英文歌。門開了,音樂聲傳進來,Darren突然就開始暴哭,像是被強迫走鬼屋十趟的那種淒厲。

據說是對這首歌有什麼陰影,聽到就哭,沒有一次例外。起先我為了避免他哭到尖叫,會在門開的時候摀住他的耳朵,告訴他「沒事,聽不見了,沒有音樂聲,不要哭。」

後來別的小朋友關門差點被夾到手,我一轉頭先去管門口那群看熱鬧的小孩,Darren伸出手來,發出了焦急的喊聲,要我去摀住他耳朵。

我好氣又好笑,「你自己摀住也是一樣的啊。」

他很堅持,就是要我摀著。


Darren的作業總得有人盯著才寫,所以也常常挨訓。

我原以為他應該很討厭作文課的。畢竟上課了就得安靜,遊戲也不能完、故事書也不能看,也不讓他跟同桌打鬧,玩過頭了還要被我罵,或者被巡堂老師叫去罰站。同一個時段隔壁還在上英文課,偶爾會放到他最討厭的歌。

雖然他每天都是笑著跟我說老師再見,但我總覺得這只是孩子忘性大,哪個孩子不討厭上課呢 ?


直到今天最後一堂課,Darren上課前囁嚅著跟我說「老師,我作業還沒寫完,可以明天給妳嗎?」

我說「可是今天最後一堂課,老師明天不會來喔。下星期老師會來發改好的作業,下周再給我好嗎 ? 」

他愣了一下,就不說話了。像是平常被罵了的反應。

整堂課特別乖巧,特別安靜,除了偶爾坐姿需要糾正以外,沒什麼擾亂課堂秩序的行為。


直到寫作文的時候,先是聽見外面的歌,哭了,又哭著跟我說他寫不出來,我話都還沒說,他眼淚就掉個不停。

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她進來就坐在Darren的旁邊「哭什麼 ? 告訴我你為什麼在哭 ? 你不是說上作文課很開心嗎? ......」 (嗯後面的長篇大論我就不打出來了)


原來你上課是開心的嗎?


我當下其實挺感動的。雖然在此之前每次他大叫或者吵鬧的時候我真的很崩潰。

Darren剛升上一年級,今天第一次試著寫小作文,哭得淅瀝嘩啦,卻還是在可以選擇不寫的狀況下,堅持要寫完給我帶走。

「老師,下周你一定要改好帶來喔。」

( 我懷疑他只是想拿我獎勵交作業小朋友的糖果餅乾,但還是有點開心 )


我離開安親班的時候,Darren的眼眶還是紅紅的,但是已經笑得很開心了。端著他的便當送我到門口,跟我說掰掰。


嗯,這種小孩子的純真和真實,也許就是為什麼我每次都被他們搞得很崩潰,卻還是不會拒絕帶低年級小朋友的工作吧。


2018-07-21
评论-8 热度-12

评论(8)

热度(12)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