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超X妳 】如果花知道 / 后续-END

*小弟的故事后续。

*是的就到这里了。

*勤奋的小青蛙今天也要熬夜写教案了。哦对了今天上课的时候,小朋友举手问我「农立」算不算一个词,我说不算,紧接着他又问「那立农呢」……我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算还是不算。后来我告诉他「人名不能算。」机智如蛙。

*OOC算我的,最有故事的人是洋哥,世界上最美好的吸血鬼是灵超(#

* 前篇  【灵超X妳】如果花知道 (吸血鬼AU)



/ 正文 /

 

 灵超没有把女孩的存在告诉任何人。

那是当然的,三个哥哥们大概只会无所不用其极地阻止小弟跟人类接触。

 

他会偶尔在白天溜出去,在城堡外第一次看见女孩的那片树林里和她碰面。看起来天真友善的年轻吸血鬼,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即便撑着漆黑犹如深渊的伞,也遮不住他瓷白无瑕的肌肤,偶尔笑起来,露出小小的犬齿,比起吸血鬼看来倒更像是活生生的一尊瓷娃娃。

女孩无法抗拒这致命的诱惑,总是挣扎着,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赴约。

 

女孩特别喜欢玫瑰花──这也是她当时冒险摘采古堡玫瑰的原因,村庄附近的土壤种不活玫瑰,偶尔有商队经过,从远处捎来的花朵早已经不起奔波劳碌的奄奄一息,唯独灵超细心呵护的一园子蔷薇,能在这一带坚韧且姿态绚烂的生长──灵超从来没有问过她的名字,总是欢喜地喊她Rose。

 

 

灵超觉得他比过去更喜爱这片玫瑰花园了。

从前看着规规矩矩列成一跺跺颜色分明的蔷薇,只觉得赏心悦目,为了维持这份美丽,他愿意偶尔顶着太阳、撑着伞忙碌在花圃里,悉心照料每一朵蓓蕾,但现在无论是看着嫩芽破土的、含苞待放的、妍丽盛绽的或者是略有些萎靡的,百万种面貌的玫瑰,每一种都让他想到女孩。

 

「现在,你们对我来说不只是玫瑰了。」他在月色下对着玫瑰们郑重宣布,夜风吹过,花叶飒飒作响,没人回答。

 

古堡中,三个哥哥们依旧观望,选择不介入。

卜凡却有点着急,「老岳,你不管管?」

「怎么管?」岳明辉站在窗边,依旧一步也不踰越到月影下,他看着手中的高脚酒杯,漫不经心地把玩,里头盛着鲜红澄澈的液体,「小弟听你的?还是会听我的?或者听洋洋的?」

「那也不能放任他这么下去啊,你看看他──」完全就是恋爱了的模样。

木子洋站在走廊上,一张脸半是月光,半掩在阴影之中,难以看清他的表情。

灵超在花圃里,一边忙活,一边吱吱喳喳的对玫瑰说话,比往常更加活泼。一会儿转过头瞪着这朵花,一会儿回过身给刚长出花苞的苗子施肥。

「小弟……变得有些不一样。」木子洋说。

 

变得有点像人类。

 

会为了花开欢欣;为了长苗惊喜;为了枯萎感伤──在吸血鬼在漫长的一生当中,学会对生命的来去淡然处之是必要的课题,否则哪禁得起几百几千次的春秋代序。

卜凡见岳明辉和木子洋要不一句话都不说,要不就是说的让人听不明白意思,有些急了,「要是小弟爱上那个人类怎么办?」

「爱?」岳明辉说,在嘴里细细咀嚼这个字,低头一笑。说是笑,也不过是浅浅的勾起嘴角,一个难以察觉笑意的弧度。

木子洋缓缓走近窗边,月光终于完整的包覆住他,闭着眼,他抬起头露出精致的脖颈线条,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微睁眼,看向花园里忙活着的灵超,「在食欲面前,吸血鬼不配拥有爱情。」

 

卜凡还想说什么,被岳明辉一个眼神堵了回去。

他不解地看着大哥,岳明辉却并不打算解释什么,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木子洋。

「凡子啊。」他说,终于不再把玩,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超儿还小哪,他能懂爱吗?」

 

爱,是什么?

能凌驾本能?超越万物?在时间这道鸿沟上构筑起足以盛载他与那个人类的桥梁吗?

 

「你不如问问小弟那个人类的名字吧。」木子洋转身离去,留下这句话。

卜凡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背影,「怎么可能啊?我一问,小弟不就知道我知道了嘛,他知道我知道,不就等于知道你们也都知道了啊。」

岳明辉忍俊不禁,「凡子,你这是给我表演绕口令啊?」

「──知道什么?」

卜凡和岳明辉双双吓了一跳,刚刚还在花园里的灵超,此刻站在楼梯口,歪着头看着他们,一派天真。

那一双眼睛里盛着万千星子,完全不是吸血鬼该有的一对眼眸。

过于澄澈,过于干净,过于天真──叫人一不小心就陷入他的美好。

 

其实灵超全都听见了,吸血鬼的五感异常敏锐。只是他的哥哥们装作不知情,他也乐得装傻,只要他们别阻止自己去找Rose就好。

名字?她有名字,她的名字就叫Rose,和他种的满园子美丽花朵一样,珍贵而美好。

灵超想到这里,笑弯了眼睛,一汪星海瞇成了银河。

他没有继续追问卜凡,一蹦一跳的回到自己房里了。

小弟完全不记得在三个哥哥们教导过他的事情中,木子洋曾经说过,「对等的关系之中,称呼十分重要,这代表着对对方的尊重与你心中他的地位──」不问女孩真名,给她套上了一个可爱的昵称,这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木子洋坐在天鹅绒椅垫上,扭了扭腰调整出舒服的姿势,想起自己曾对小弟说过的话。低头笑了笑。

「小弟,还是太年轻了。」

 

灵超本来以为哥哥们若不是正面劝戒他远离人类,就会暗地里动手脚──会不会直接对女孩动手还很难说,但是使绊子是肯定的──没想到,日子始终如此风平浪静。

 

他沉醉于和Rose相处的每个瞬间。

 

「送妳。」少年模样的吸血鬼第一次主动送花时,有些忐忑,眨巴着大眼睛观察女孩的反应,期待的笑着。

Rose十分惊喜,不可置信地接过一捧鲜活的粉色玫瑰,指尖轻轻描摩着娇嫩的花瓣,「真漂亮。」

「是吧!」灵超有些小骄傲地扬起下巴,「今天早晨见它开得特别好,选了好久才做成这一捧带来的。」

女孩柔柔的看着他笑,「你知道吗?粉色玫瑰的花语。」

「是什么呀?」

「初恋,或者永远的爱。」女孩的脸红扑扑的,粉嫩的像她手上的那捧玫瑰。

 

来年,灵超带来一束淡红色的玫瑰。

「淡红玫瑰也有花语吗?」他问。

女孩依旧笑的眉眼弯弯,「有呀。」

「告诉我吧。」灵超撒娇一样的央求她。

「爱的宣言。」

 

又一年过去了,灵超似乎已经习惯在固定的日子带上一束玫瑰赴约。

「绿色的玫瑰,没见过吧?」

女孩接过花束,「没见过,但是听说过。」她爱怜的看着娇弱的花蕾。

「那也有花语吗?」

「青春常驻。」

灵超感叹,想想自己色彩缤纷的玫瑰园,就格外满足与骄傲,「玫瑰的颜色真的好多啊。」

「是呀,据说还有黑色的。」

「黑色的玫瑰?」灵超讶异的问。

「嗯。」女孩的表情里有些向往和憧憬,「据说花苞看着是黑色的,开花时却是深红色的花瓣,听起来好特别。」

 

红色、浅红色、粉色、紫色、蓝色、香槟色……一年一年过去,女孩每年都会从灵超手里收到不同颜色、不同品种的玫瑰。

起初她带回家,总会细心的插瓶,殷勤地为这些娇生惯养的花朵换水,但花儿每次都不到三天就枯萎了,她后来改将花朵倒吊在房梁上,晾干以后小心翼翼的插在瓶中,做成干燥花的玫瑰不再有饱和的色彩,却有别样的沧桑。

 

由于战乱的关系,女孩一直未曾嫁人──村子里但凡不残疾的,无论老少全被庄园主人征召当兵去了,哪儿来的丈夫可嫁。

她免于婚姻的束缚,却没有逃过三十岁那年从南方蔓延而来的瘟疫。

十五岁认识灵超,三十岁身染时疫,她短暂的人生中有一半充满了他的身影。岁月催人老,他却始终是她初见那个精灵一般纯真的少年模样。

绝美、灵动、白皙、永恒的寿命,这个少年和传说中的精灵唯一不同的是,他不喜欢太阳。

 

在某个夜里,灵超潜入了村庄──当然是瞒着三个爱操心的哥哥──在她的床边轻轻放下一束白色玫瑰,语气委屈而虔诚,「我爱妳。」

Rose惊讶的睁大了双眼,随后虚弱却温和的漾开一抹微笑。

「你不爱我。」她说,眼神里带着温柔与慈蔼。

她已经不再是当年含羞带怯的少女,时间与现实教会她许多事。

 

「你只是把我当作说话的对象,或一个宠物,像是小狗,或者小猫。」

「如果我死了,你也许会难过,可能是一年、五年,或者是十年,但不会更多了。」

「你大多数时候会忘记我,或许有时候看见玫瑰就想起来曾经的时光,但──」

那不是爱。

「你是不爱我的,灵超。」

 

灵超没有出席她的葬礼。

 

那一晚他独自面对着满园枯萎的玫瑰,一言不发。

「这花怎么全枯了。」卜凡看见岳明辉站在大门口,凑了过去,满目狼藉,因为角度的关系,他没有看见灵超就站在花园里,「小弟不是最宝贝这些玫瑰吗?还不赶紧把这些花给整活了,小心小弟看见了不开心。」说着他就要往外走。

被岳明辉一把拽了回来,「行了吧凡子,你让小弟静一静。」

木子洋站在楼梯口,听着一楼的动静,再回过头,看向窗外动也不动的灵超,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弟,玫瑰确实美丽,但终究会枯萎,我说过的。」

如同生命寿算终有定数,逝去便不再重来,即便年年花谢复花开,来年之蔷薇也绝非今宵之葳蕤。

 

灵超就这么静静的在花园里站了一夜,秀气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白日里,有人看见一个撑着黑伞的少年走入墓园。

他站在她的墓前,放下一束绽放的深红色玫瑰,「妳错了,我是爱妳的。」他在太阳最大的中午到来,炎热的天气让墓园空无一人,玫瑰花瓣上却带着两滴晶莹的水珠。

 

少年离去,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墓园。

那束玫瑰始终躺在她的坟前,永不凋谢。

 

黑玫瑰花语:你是恶魔,且为我所有。

 

那么,看到这里的妳,觉得小弟爱着这个女孩吗?


/

放我們的吸血鬼小弟出來鎮樓(?)



评论-26 热度-142

评论(26)

热度(142)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