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凯X你】Despicable couple 番外

脑洞坑王少女今日更新,我们的口号是:管生不管养!(#

这个番外会不会有后续我也不知道,如果有的话,感觉就是农农琳妳的刺激剧情(?)

 

严格来说似乎也不算是跟琳琳谈恋爱的一篇番外


*请用评论pick我 ! 爱妳们 !

*不搞未成年的我写了好多与未成年谈恋爱的文章,怕怕的


/ 正文 /


「跑了。」

 

蔡徐坤坐在办公桌后,饱满的双唇抿成了薄博的唇线,冷漠而刚硬。

 

出动了大批警队,甚至几乎暴露了蔡徐坤的身分,却仍然没有逮捕这两个窃盗集团当中的哪怕一个人。

办公桌上面散着一迭又一迭的文件,全都是关于这一次大型围堵计划的相关报告。「周锐、朱星杰。」蔡徐坤的指尖轻轻点在牛皮封袋上,半垂着眼帘,浓密的睫毛藏住了他的情绪与想法,所有人却仍然绷紧了神经,原因无他,蔡徐坤亲自参与卧底计划至今,手上得到确切可靠的集团成员讯息,只有这俩人的──哪怕这两个人是团伙行动的领导,也无法让求好心切的蔡徐坤觉得好过一些。

 

更别提,今晚的计划大失败了。

 

林彦俊二十分钟以前传来消息,警车队追丢了,但他和陈立农分别骑着重型机车尾随,能追一段是一段,最好能跟到对方的落脚处。

「周锐的经验很老道。」蔡徐坤说,「重型机车还是太显眼了,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自己还没摆脱追缉。」

办公室的门被撞开,有人跌跌撞撞地传来消息,林彦俊在追车过程中被对方刻意制造的连环追撞堵在了十字路口。

「绕不出去吗?」

「堵死了。」

「现场状况怎么样?」

「对方在对向车道绿灯时急踩油门闯红灯,导致同方向左转车道和对向来车擦撞,后方来车剎车不急连续追撞,所幸车辆都是刚起步,据报没有人员伤亡,现场交警已经配合赶到的警员安置车主、疏导交通。」

 

蔡徐坤点点头,瞄了一眼手机。电话、短信、微信……周锐不知道是察觉了什么或者正在开车,一点消息也没有,让他心里莫名的发慌。

三年来的努力,说服上级放长线钓大鱼放出去的确切情报,难道就这么毁于一旦?

他又抿起唇,出奇的在这种紧张时刻盯着周锐的联系页面出神。

手机画面一跳,林彦俊来电显示取代了周锐的微信对话。

 

「Crazy! Crazy man ! 那家伙知道他在干什么吗?」林彦俊的声音有些暴躁,话筒那端传来嘈杂的声响,警笛、交谈声、呼呼的风声,「老天爷啊,我追丢了啦!」

「立农呢?」蔡徐坤挥挥手,示意办公室里的人离开。现在唯一能追查到周锐那一车子人下落的只剩下陈立农,但以他这些年对周锐的了解,陈立农估计也要无功而返。

「还跟着。」林彦俊深深吐出一口气,「就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农农追得比我紧,刚刚那个路口他应该已经超到前面去等了才对。」

「知道了,你先离开那个瘫痪的街口,然后到隔壁街待命。」

「我知道了。」

挂电话前,蔡徐坤似乎还听见林彦俊骂了几声。

 

门口一声轻响,蔡徐坤抬起头与王子异对视。

「秦队长说,这是上面的意思。」

蔡徐坤冷笑了一下,「这个案子原本是我在跟,突然之间决定收网,事先也不通知我。」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负面情绪太过尖锐,压下嘴角,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总之,现在动手都动手了,只能祈祷不要一无所获。」

王子异的眼神始终温和,走过来将手上刚泡好,还氤氲着热气的绿茶放下,换掉蔡徐坤桌上已经凉了好一阵子的美式咖啡,「周锐那边怀疑你了?」

 

「我不知道。」蔡徐坤倒回椅子上,疲惫一涌而上,「秦队长那里反过来还怪我没告诉他们周锐换了接应的地方。」

「难怪他刚才脸色那么难看。」

「──呵。」蔡徐坤抬手挡在眼前,遮住灯光,嘴角泛着浅浅的笑意,「实际上,周锐也没告诉过我他们临时换了地方,也许……」

 

「也许,他一直防备着你。」

 

 

黑暗的巷子里,一辆不起眼的黑色面包车缓缓驶入。

朱星杰一下车就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我的天啊,周锐你太可怕了。」

周彦辰就跟在后头,大高个弯着腰从车上跳了下来,笑得特别开心,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参加了一场夜盗,「锐哥这个开车的技术,」他竖起大拇指,露出两排大白牙,「绝了。」

 

妳却是铁青着脸从后座连滚带爬下的车,「锐妈,你好狠的心,你明明知道我容易晕车。」

周锐没有下车,倒是摇下车窗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出来,朝妳恐吓,「叫我什么?」

响应他的是妳干呕的声音,王琳凯一下一下的顺着妳的背脊轻抚,试图缓和妳的不适。

 

这是条死巷。周锐谨慎起见,没有直接把车子开回妳们落脚的地方,这条死巷的铁皮墙后是条消防通道,顺着通道过去两栋楼,再翻过一堵矮砖墙,就能够顺着大楼外的铁梯上楼顶,不经监视器、不经大门的回到住宿处。

 

这可是妳的专长,翻来翻去、高来高去的刺激感,让妳老是一时兴起就放着正经大门不走,老爱翻窗翻墙。王琳凯他们可就不太一样,寻常的翻墙还可以,这种还要上房的,几乎是零经验,如果是下手过程需要,大多也是经过多次的场地勘查,吊着安全绳索的。

 

妳与朱星杰他们挥手道别,假装没有看到想跟上来一起爬墙的王琳凯。

朱星杰他们换了一套装束,要绕过街区回去,周锐会在巷子里多待一会儿,往郊区开,在外头晃一晃确保甩掉所有追踪再回家。

也就是说,妳会是所有人之中最早到家的。

 

抢在所有人之前洗澡,用浴室!

妳在心里欢呼,加快了手脚,越早到家越早洗,爱洗多久洗多久。天知道通风管里怎么那么脏,刚刚又是奔跑又是藏身的,浑身上下不是灰就是汗。

 

夜风猎猎作响,掠过鬓边,拂过衣角。刚刚得手的那种得意感还在心头萦绕,逃过追缉的刺激让妳的肾上腺素居高不下,妳灵活地翻上墙头一跃而下,觉得自己是都市里的一头猎豹,美丽而危险,敏捷而矫健,看上的猎物,最后都会咬在嘴里,优雅的感受对手的挣扎与虚弱。

妳突然打了个冷颤,「还是赶紧回去吧,想东想西的。」

 

住在顶楼的好处就是,从屋顶翻下来的时候,不需要小心翼翼的担心惊动屋里的人。

 

窗户开着,没有窗帘的遮挡让月光直接的撒落屋内,形成一个明亮的四边形。妳一扭腰,安稳的落在屋内,「昊昊,我回来啦!」妳欢欣地喊着。

 

客厅空无一人,灯也没开,只有钱正昊的房门微开,灯光沿着门缝溜出来,和皎洁的月色相比,晕黄的灯光显得有些晦暗。

「昊昊?」妳随手把脱下的外套扔在沙发上,往钱正昊的房间走去。

 

妳才刚刚推开房门,还没来得及看清里头的状况,就感觉有人拽了妳一把。

不过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妳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胳臂牢牢锁住,动弹不得。陌生的气息喷洒在妳的耳后,引起一阵颤栗。刚刚妳还想着自己是夜色中的掠食者,现在却成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抓到妳啦。」一个与反剪妳双手的力道完全不符的开朗声音响起,妳本能地想回过头,扭着妳的手却突然加重了力道,「妳这样看不到的啦。」

他一脚把门踹关上,轻松地带着妳站到门后,「这样就可以了。」

 

门后的全身镜里映出妳惊魂未定的表情,还有一张笑得格外灿烂,却让妳心惊胆战的脸。

妳不认识他,但妳见过他的照片,就在周锐的电脑档案里。

刑侦大队──

「陈立农。」妳听见自己开口。

 

他惊讶的挑起眉毛,笑容不减,「妳知道我。」他点点头,「可以可以,这样就不用自我介绍了齁。」他紧接着把妳带到了窗边,钱正昊房间的窗也开着,清新浅绿色的窗帘被微风吹的膨起来,像是一袭斗篷,「麻烦妳跟我们走一趟啦。」

 

喀。

砰。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妳愣愣地看了看手上陌生的手铐,又看了看气喘吁吁站在钱正昊门口,死死盯着陈立农的王琳凯。

「放开她。」妳从未见过王琳凯这么认真的神情。

「吼,林彦俊在干嘛啦。」陈立农却没有回答他,甚至分神往楼下看了看,看见伙伴正不耐烦地抬头望。

 

周彦辰和朱星杰紧跟着出现,站在王琳凯身后。

「这样,就有点麻烦了欸。」陈立农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一点紧张或者感到麻烦,「我觉得自己像是要跟女朋友私奔,结果还没出门就被抓到了。」

很可惜,林彦俊不在现场,没人能做陈立农的捧哏。

 

王琳凯没有说话,一双眼睛专注的盯着妳。

陈立农笑容一敛,一手揽着妳往窗外一跳。妳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背对着地面下坠,从不同的角度感受失重感,妳还能仰着头看见王琳凯从窗边探出半边身子,似乎也想往下跳,却被拽住了,只能脸色铁青地看着妳远去。

陈立农的腰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系上的垂降索,让他能带着妳安稳的落地。

 

钱正昊大概也是被他交给警员带走了。妳坐在陈立农身前,没有挣扎,试图冷静。他从后头拥着妳,油门一催就出了巷子,林彦俊也骑着车压后。

 

不要紧,他不可能直接带着妳进监狱,至少会先到某个警局,可能是总局,还有好大一段距离。妳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这种状况下妳就是跳车也不好行动,和王琳凯他们短时间也联系不上,还不如按兵不动。

 

只要不到警局,都还有机会。

妳瞥了一眼后视镜中的陈立农,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的笑。

「妳笑什么?」他问,熟练的在轿车之间穿梭。

「笑你傻啰。」妳安稳的往后一靠,从陈立农胸前汲取一点温度驱散夜风疯狂扑上来所带来的寒冷,并且毫不意外的感受到青年整个人因为这个举动僵住身子,「带走昊昊跟我,就能让今晚的行动『有所收获』吗?」

「难道不是吗?」他说,不再隔着镜子与妳对视。

 

「当然不是啊。」妳笑意盈盈,从另一边的后视镜看见周锐那辆面包车不动声色的跟上来。锐哥的效率,赞赞的。

「妳觉得事情还有转机吗?」陈立农看着妳手上的镣铐,意有所指。

 

「没有吗?」妳猛然离开他的怀抱,完全不顾安全与否地站起身,高高举起双手,两腕之间短短的铁链被妳扯得笔直。

只听见铿的一声,火花四溅。骑车追在后头的林彦俊猛然回头,看见副驾驶座上的朱星杰,和一管黑黝黝的枪口。

距离隔的不远,林彦俊能清楚的看到朱星杰游刃有余的笑容,白皙的手和漆黑的枪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对上眼神,朱星杰还挑衅一样的转了转枪,才收起。

 

「该死。」他冲着陈立农吼,「上枪了!他们有枪!」

陈立农却没有心思回应。因为妳站起时遮住了他的视线,手铐断开以后妳又立刻蹲下从他的手臂下头钻出去,钻进了高速流动着车阵里。妳甚至端着好整以暇地微笑,看着来不及剎车抓住妳的林彦俊一脸错愕的从妳面前飙过。

 

刺激。

妳的瞳孔微微放大,伏低了身子准备起跳。

 

想玩?姊姊陪你啊。


评论(41)

热度(81)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