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凯X你】Despicable couple 08 (END)

*是的我双更了,是的我完结了。终于啊。

*四舍五入能算是开车了吗 (并不

*微粗口有,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微,不喜慎入。

*猜猜看这是不是圈套呢欸嘿嘿嘿

 

*前篇 这里走


/正文/


喀的一声。

门锁开启,门板被轻易推开。

 

妳第一次看见这么谨慎的王琳凯。他在门内,用手镜确认廊道内是真的空无一人以后,才小心翼翼的踏到门外,招手示意妳跟上。

妳耸耸肩膀,做了几个伸展动作,让自己从刚刚的状态中回神。无论再怎么喜欢王琳凯,此刻都不容许丝毫的分神。

 

长长的廊道只有展览室和不远处杂物间的门上亮着莹莹的紧急照明灯,幽幽的绿色微光照明范围很有限,让走廊的氛围显得格外阴森。

但妳完全不怕,只专注观察周遭的一切事务。很显然王琳凯也是。

也有可能是刚刚被关在一片漆黑里实在过了太久,他已经完全免疫。

 

深呼吸几口气,妳估算两颗紧急照明灯之间的距离,再比对整条走廊的长度,飞快的在脑中计算抵达会合地点所需的时间。

王琳凯走在妳的前头,「还好吗?」他问。

妳点点头,没有说话,还在脑子里一遍遍的复习离开展览室后会合、逃脱的流程,完全遗忘一片黑暗之中,别说王琳凯压根没回头,就是回头,也不见得看的到妳点头的动作。

 

手腕上忽然一阵微凉。妳吓了一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是王琳凯伸手轻轻地拉住妳。心里头先是一暖,再来不禁莞尔,能把一个行窃过程搞得像约会、谈恋爱的暧昧氛围,妳们也是很厉害了。

 

如果是平日走在大街上,他这样牵着妳倒没什么问题,关键是,现在妳们随时要做好准备拔腿狂奔逃避追缉,他这样牵着,不太好活动。于是妳轻轻挣了几下,想把手抽出来,告诉他妳自己走完全没有问题。他却握得更紧了,用力度告诉妳他是不会放手的。

妳翻了个白眼,也没管他根本看不见。

 

空荡荡的走廊中,只有妳们刻意掩饰过的细微脚步声。

出了走廊向左走到底,依照计划稍早周彦辰应该已经将大片落地窗上的一面玻璃卸下,三个人会合后,垂降至一楼,朱星杰接应,然后移动到博物馆西侧较少使用的侧门,翻过栏杆后就会看见周锐和接应用的车辆,离开博物馆,计划成功。

 

即便安保人员全都被调离,刚刚一闪而过的怀疑还是被妳放在心上。蔡徐坤作为妳们在警界的内应已经长达三年,一次也没有出过纰漏,没有道理是他设下的圈套──等等,妳们开始合作,究竟是周锐找的蔡徐坤,还是蔡徐坤主动找上门来?

妳来不及细想,已经出了长廊。和走廊上一样,冷冷清清,半个人也没有。

 

「走吧。」妳听见王琳凯压低了声音。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直觉一直在妳的脑海中咆哮着「今晚的事情有问题!」但是妳无法静下来好好捋清事情的脉络。如果今晚这个案子是个局,妳和王琳凯──或许还要加上周彦辰,妳已经看见尽头他的身影了──注定无法轻易脱身,现而今唯一能做的,只有拼命地离开博物馆,只要不被警方抓到个人赃俱获,什么都好说。

 

周彦辰冲妳点了点头,示意妳先下去。妳往外望,看见朱星杰一身黑都遮不住的亮白肤色艰难的隐藏在夜色里。妳拍拍王琳凯的手背,才发现自己掌心都是冷汗。

「别紧张。」他还以为妳是恐高,对妳笑了笑,少年的软糯尽显。

不紧张。妳没有回答,只是还以一个笑容,然后熟练的把简易的垂降绳索绑在身上,轻轻往下一跃,对执索的周彦辰无比信任。不消半分钟,妳已经安稳的落在朱星杰的怀里。

「谢了杰哥。」现在分秒必争,妳匆匆道谢后把绳索从身上利落的褪下,看着它迅速上升,又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个下来的是王琳凯,似乎踩上了展馆外踏实的土地,就让他觉得已经安全结束了任务,他的笑容比在展馆中妳藉手电筒微弱光线看见得更加灿烂。

 

但他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

周彦辰降落的高度才到一半,不远处倏然闪起几道强光,晃得让妳有几秒都睁不开眼。

「该死。」朱星杰低声骂了句粗口,焦急的催促周彦辰加快速度,「小鬼,你们两个先走,往周锐那里过去!」

王琳凯没见过这种阵仗,还愣在原地看着一批分明就是来瓮中捉鳖的保安、警察迅速靠近。妳听见朱星杰的话,先是下意识地跑了几步,回头发现王琳凯还站着不动,「跑哇!」回头一拽,他才踉踉跄跄地跟着跑起来。

 

刺激,太刺激了。比东西到手的那一瞬间更加刺激。

肾上腺素疯狂分泌,刺激着妳的大脑,感官敏锐度一瞬间彷佛蹭蹭蹭的向上翻了几翻,妳觉得妳能顺着自己的血液、脉搏,感受到妳牵着的王琳凯急促的呼吸和喘息。

妳抽空回头看了看,朱星杰和周彦辰就在你们身后,不远不近的吊着后头穷追不舍的大批警员。如果这是个圈套,那么妳真是无比庆幸妳们出门以前周锐临时改了停车地点,从东侧停车场换到西侧这里,埋伏是肯定不会有的。

 

拐过转角,妳看见了熟悉的面包车闪烁的车头灯,还有驾驶座上全神戒备随时准备踩油门的周锐。张晏恺一看妳们狂奔而来,什么也没说,立刻跳下了副驾驶座打开车门,「快快快!」

妳跟王琳凯一上车就往后座钻,让朱星杰、周彦辰可以一翻过墙就立刻上车。

 

眼看着朱星杰翻墙时一个踩空,妳吊着的一颗心也漏跳了一拍,差点忘记要喘气。追来的一个警察差一点就抓住了他的脚踝,被大长腿周彦辰机敏的踹开了。

「Sh*t」朱星杰刚钻进车厢,周锐油门就踩了下去,他几乎是借着周锐甩尾的劲道把车门给甩上的,摊在椅子上喘气,大汗淋漓。

 

「东西呢?」前座的张晏恺探出头来。

王琳凯胜利一般的扬一扬手里的盒子,「到手了。」

「里面东西确认过没?」朱星杰还没缓过来,但仍然谨慎地追问了一句。

 

妳跟王琳凯一下都愣住了,「……没。」

周彦辰和朱星杰都瞪大了眼睛,「没有?」

「我按着锐哥给我的箱子和编号拿的。」妳缩了缩脖子,顿时觉得有点害怕。妳下手从来都是看好特征就拿,也从没出过错,毕竟某些展品的安保和展馆安保系统是分开的,要是就地打开查看,很可能触发另一套警铃。

 

「王琳凯?」朱星杰凶狠的看过来,白净的脸皮上还褪不下跑步涌上的红晕。

「忘了。」王琳凯学着妳表演了一个原地龟耸。这本也不能怪他,他这还算是第一次参与现场工作,这种检查的手续,忘了也是情有可原。

 

……只不过是刚刚大家这么惊险地跑了一遭,妳们都有点心理上无法接受可能拿错东西而已。

 

不等朱星杰接着开口,车后警车声大作。

「锐妈、锐姊!他们追上了!」张晏恺大叫,声音里竟然是兴奋大过于紧张。

「我是谁?我是你锐哥!」周锐大吼,就是一个甩尾,在后座的妳们没有系上安全带,王琳凯整个人被甩到妳身上。

 

「抱歉。」他说。

妳下意识地回答,「没、没事──」才惊觉胸前好像有什么东西抓了两下,「王琳凯你手放哪儿哪!」

 

「我不是故意的,下意识!那是下意识的反应,哎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姊!杰哥救我──」


/ END / 


嗷,没想到我真的能完结。

本来只是短篇的点哏,没有想到被我写成了一个半长不短的长(?)篇。

没有特别甜的恋爱情节,只是想写那种特别刺激的叛逆人生(?),好吧偷东西实在是太叛逆了我这么一只乖巧的小青蛙也只能想想,偷盗国宝的刺激还是交给别人吧。

 

接下来有篇已经写好开头的古风群像 (大批小哥哥们正在靠近,想写多线的那种,但除了社长、大师兄和仙子以外还没定好另外想写的BG线主要人物 )、想把小弟那篇吸血鬼写几篇后续,还有蒸气庞克和停更好久了的失眠夜 (主要是我想写HE但是越看越BE )。

还有两篇点哏还没生。

 

猜猜我会先更哪一个 ? 

说不定是咖啡馆三十题啊 (够了妳。

 

小青蛙爱妳们,谢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来个偶练坑里的第一个长篇完结小纪念吧。但是这个活动大家还是视自己情况参加吧。

看过我用繁体字回复,大部分朋友应该知道我是台湾人。这次,想从台湾给妳们寄个明信片。( 比写一篇文章稍微简单一点点QWQQQ )

从这篇评论的朋友中选两个小姊妹 (或者小兄弟?) 寄出。如果被抽中但是觉得要提供寄件地址很麻烦或者不太方便的,可以放弃,我再另外抽出。

参与抽选截止时间到明天晚上十二点。ˊˇˋ爱妳们哟


评论(39)

热度(71)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