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凯X你】Despicable couple 07

*是的没有意外的话快要完结了

*本来想回去重新看看点哏的概要确认我没有些偏,结果才想到那篇留言没了QWQ

*写完这个长篇才要开始下一个长篇脑洞。开太多脑洞的后果就是关不完。

大家记得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嗷。也许我该改个前缀「坑坑相连到天边」

*地方的小青蛙期待妳们的评论

 

*前篇  这里走


/ 正文 /


妳伏在黑暗之中,屏气凝神,聆听自己的呼吸中是否掺杂着一丝丝杂音。

吸──吐──吸──吐──

沉默而寂静的空气中,只有妳的呼吸标示着生命体的存在。

 

「妳怕黑吗?」妳忽然想起行动临开始时,朱星杰轻轻抓住妳的胳臂。王琳凯在他身后欲言又止的看着妳。

妳笑了笑,「不怕啊,有啥好怕的。」怕黑,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相较之下妳更怕光亮盈室的地方,或者漆成纯白的房间。毕竟最了解自己的人只有自己,越是懂得自省、观察的人,越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最阴暗肮脏的想法,待在那样明亮洁白的空间,只会让妳感到无所适从,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污点和缺点都无所遁形。

 

还是黑暗里好,谁也看不清谁。

即便在陋巷里和看不清面貌的人撞个满怀,也能不说一句话的点头致意,出了这条巷子谁也不认识谁,仍旧做陌生人。

 

话说回来,怕黑的人,无非怕的是从看不清的地方冒出所谓怪物、敌人或者其他什么,总归不是能让人心生好感的东西,换言之,大多数怕黑的人,并不是真正害怕黑暗,而是对「未知」感到恐惧。像是吃一口从未尝过的神秘料理;玩一次看着就很高的过山车;开始一趟往神秘目的地的旅行。正因为未知,无法预估这么做之后遇见的人、事、物以及结果,才会忐忑不安。

 

所以妳对黑暗无所畏惧。

干这一行的,不就是追求游走法律边缘的刺激吗?当然,也有人追求的是财富和其他别的什么。但妳在黑暗之中,只觉得安心。没人能够看见妳的身形,或是用直白的眼神把妳里里外外剖析个干净──那些内心的阴暗与缺点,自然也都好好地隐藏起来了。

 

就像现在一样。

妳独自匍匐在狭窄的通风管道里,等待动手的时机来临。

 

一切都十分顺利。

周锐前天晚上敲开妳的房门,带来博物馆决定再加一批保安人员的消息,大家紧急开了个会,敲定时间提前动手。为避免仓促行动导致布局漏洞,周锐还联系蔡徐坤,今夜特别调动了警局的人手布置,帮你们从保安网中撕开一道口子。

「希望一切顺利。」妳在心中默念。

 

和朱星杰团队的合作,只有这个大案子。这个行动结束过后,你们自然是桥归桥、路归路,不再共享消息和资源,也不再需要合宿。

妳脑海中闪过王琳凯的脸,小心翼翼的、开朗的、委屈的、意气风发的──他的每种面貌都深深吸引妳。

 

「那又怎样。」妳嘟哝,「他总会遇上更好的,现在只不过是被气氛冲昏了头。」在同一间宿舍里朝夕相处,妳才发现王琳凯可能早已不记得的前一次见面,也就是妳对他一见钟情的时间点。那之后妳们不曾联系,甚至在这次合作刚开始时,妳推测王琳凯还可能曾经为了妳说他嘴大的事情生气。

怎么看,都觉得他是因为住在一起的时间长,又没怎么接触过女孩子,才会对妳动了心思。

 

「不想了,不想了。」妳甩甩头,强迫自己专注解读空气里的讯息。

独自一人的时候,专注往往更加重要。气温、呼吸、湿度、声音……这一行唯一的麻烦就是不容许行差踏错,哪怕只是一个重心不稳,都可能大家伙牢里见。

 

妳听见别在后腰上的特殊表发出两声「喀嗒」。

晚上七点,开始行动。

 

从杂物间出发沿着管道前进,妳轻手轻脚的卸下通风口的铁窗,轻易的进入了放置展品的房间。妳并不急着找目标物,只是左右看了看,走到贴着「首字08-装置品05201999」编号的箱子旁,轻轻敲两下。

妳俯首把耳朵靠近木箱,听见里头细碎的响动,立刻果断地把箱子打开。

 

王琳凯就坐在里头,茫然地抬头,「太要命了,里面超黑的……幸好没有蜘蛛。」

「出来吧。」妳把他头带旁的微型手电筒摁开,伸手让他借力从箱子里出来。

计划到这里,妳跟王琳凯的部分可以说是十分顺利,接下来,就是找目标物,然后等着听外头的动静,与接应的周锐、朱星杰和周彦辰会合。

 

不得不说,临时决定提前动手还是对计划有些影响,但蔡徐坤提供的信息,真的让你们避免掉许多仓促行动可能导致的漏洞和意外。

房间里的电子保全系统早就被蔡徐坤和钱正昊关闭,翻找箱子简直轻而易举。

你的脑海中印着周锐给妳看过的箱子模样和编号,带着王琳凯很快地把敦煌画卷和《女史箴图》唐代摹本的收藏箱找到了。

 

把目标物揣在手里的那一瞬间,妳的瞳孔都微微放大,呼吸也无法自控的加重。

刺激,太刺激了。

东西到手,接下来就只差离开这个地方。计划进行到这个地步,几乎可以等于得手了。

 

妳从来没有想过这桩大案子竟然可以进行得如此顺利。到底是队友太给力,还是连老天都在帮助你们?

 

妳的手轻轻搭在门把上,花了几秒平复呼吸,仔细听门外的声音。

这个时候,外面的保安和警察应该会分别被周彦辰和蔡徐坤引开,如果有意外,朱星杰也会去支持。总之,只要外头完全安静,就是妳和王琳凯逃离展馆的最佳时机。

 

门外鸦雀无声。

妳谨慎地多等了一会儿,确定连一丝放缓的呼吸也没有,才准备打开房门。

 

王琳凯突然拉住妳。

「怪怪的。」对上妳询问的眼神,他做了个口型。

妳像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的确,怪怪的。

 

这个计划顺利地让人毛骨悚然。

妳和王琳凯进到展览馆中藏身、保全系统关闭、安保人员调离──一切都十分如意,甚至可以说顺利的过分了。

 

最一开始的荒谬想法又浮现,「这难道是一个圈套?」

妳打了个冷颤。

 

是圈套又能怎么办?现在才发现已经晚了。如果真的有人给你们下套,这个时间点已经完全来不及逃脱。至少,妳和王琳凯是绝对逃不了。即便现在回去放下到手的东西,各自躲回藏身点,妳们行动过程中留下的痕迹也无法隐藏,明天必定会有大规模的搜索。

仍然逃不掉。

 

「没办法了。」妳对着王琳凯摇摇头,他似乎不太理解妳的意思。

妳毫无预兆的向他倾过身去,忽略他一瞬间的僵硬,「最坏的可能是,这是个圈套。」他讶异地看着妳,然后用力皱起眉头。妳继续说,「但也没办法了,只能硬闯,希望锐哥和杰哥他们那边没问题。」

 

只是希望。如果是个圈套,没有问题才怪了。

 

妳说完,转过身就要去开门。

王琳凯先妳一步把手放上了门把。妳看着他。

他也向妳逼近,妳的背抵在门板上的瞬间,细不可闻的的一声轻响让妳浑身寒毛倒竖,外头明明没有人,却还是生怕这细微的声音被听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王琳凯却没有管这些,只是逼迫妳和他之间的距离一点点缩短,他学着妳刚刚的动作,把嘴凑到妳的耳边,气息撩拨的妳忍不住有些发颤,「放心,有我在呢。」说完,他冲着妳眨眨眼。

 

妳难得的在行动中愣神了。

第一次见到这么复杂的王琳凯,气息和眼神中带着危险、敏锐、真诚、清澈──还有满满的爱。

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藏着致命的爆发力,面对危险和猎物,他会等待最佳攻击时机,毫不犹豫地挥爪,但回头看着他全心信赖的人时,又乖顺的像只温驯的家猫。

 

「走吧。」他说。

一只手揽住妳的腰,另一只手倏然按下门把。


评论(11)

热度(70)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