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超X妳】如果花知道 ( 吸血鬼AU )

是的我回來了 ! 

小青蛙從今天開始恢復更新 !

 

*感觉严格说起来不能算是灵超X妳,因为我想写的是短篇,但如果有可能的话,会生出一篇后续来。

*吸血鬼设定 (本来是以如果花知道作为题目来写,突然想到了玫瑰然后想到了吸血鬼,开始写以后才想到最近网上说以oner为设定画的漫画

*好好的恋爱文被我写得像是恐怖文

*OOC请见谅。

 

/ 正文 / 


石砖砌成暗夜里批洒着斑驳月影的古堡,皎洁的月色是窗前的他所能享受的最大限度的光亮──「为什么吸血鬼就得住在城、城堡或者什么古堡里头?」灵超坐在窗边,一脚随意的垂着,一脚轻轻的踩在不算宽的窗台边缘。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岳明辉随口答道,却并不像小弟那样自在的沐浴在光线下。他踩在影子的边缘,只要一个念头,他就能跨进月光之中,然而他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若有所思地看着地板上灵超坐在窗边的剪影。

 

「住村里头不也挺好的嘛。」灵超回头看着岳明辉,「就咱们四个住这儿,你不觉得特别孤单吗?」而且离村子特别远,想去买个糖啊什么的特别麻烦,往往一溜出去没有多久,木子洋就能够逮着他,拎回城堡里一顿好念。

岳明辉只是笑了笑,好整以暇的理着其实并没有皱褶或者其他什么瑕疵的衬衫袖口,「不觉得。」

灵超扁扁嘴,没有再说话。他其实也知道他岳叔、凡哥和洋哥在这件事情上是统一战线的──离村庄,或者说那些人类越远越好。但今晚月色这么美,他就忍不住想多说几句话,看看能不能把这仨的底线再往后挪一些,别老是拦着他和人类接触。

 

卜凡和木子洋外出觅食了,只岳明辉一个人陪着小弟在城堡里头等。吸血鬼十分擅长等待,毕竟悠悠岁月多付蹉跎,对时间永恒的他们来说从来算不上奢侈,只是聊不动,自然就扫兴,月光也就不如夜晚刚开始那么美好了。

 

灵超不再看着月亮,眼神一扫,垂眸看着从城堡门前一路漫向庄园铁门口的玫瑰花圃。除了糖,身为吸血鬼的漫长岁月中,灵超最爱的就是玫瑰花。现在正值花期──即便不是花期,他也有法子让这些花骨朵自以为正在花期中,拚命盛放──鲜红、嫩红的花瓣招展着享受月光的洗礼,从高处向下望,如同一汪覆盖无边白纱的血红海洋,看起来纯洁却无处不透着妖异的美。

 

「有时候我都会有种错觉。」灵超低声呢喃,也不知这话是说给一旁站着的岳明辉还是他自己听,「好像这世界上活着的,只剩下我们,和庄园里这些花儿。」

「小弟,严格来说,我们也不能算是活着。」

灵超一下子从情绪里抽离,回头毫无杀伤力但恶狠狠地瞪了他岳叔两眼。

 

不过岳明辉说的倒也是大实话。

 

吸血鬼。

说他是鬼,却也是生人般过活、行走,就是不能见到阳光而且以吸食血液维生。说他不是鬼,镜子里你看不见他、来无影去无踪──重点是,他们拥有永恒的生命。

 

人的生命一日一日、一月一月,甚至是一年一年的算。而吸血鬼呢?以百年为记数单位是再正常不过了。

有时候灵超想一想,觉得这大概是他迷恋一园子玫瑰花的缘故吧。月有阴晴,花会开谢,人类或者动物的生命周期都太过短暂,却又因他们的鲜活而吸引着见识过漫漫岁月的灵魂,这样的吸引,往往让灵超在看着生命逝去时无比的痛苦。

 

听不见某个人的笑声;看不到林间鹿只的跃动;闻不到清秀少女发间的淡淡芬芳,生命的停留太短促,颜色又太鲜艳。不如爱一朵花,它不会说话,不能与你互动,不会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被你牵着手去见识这个世界──自然,也就不会建立深厚的情感关系。

玫瑰的颜色又最接近血色,迷人而静好,这样的花朵哪个吸血鬼能不爱?

 

卜凡老说灵超是吸血鬼里的异类。

太执着在一些伤春悲秋,或者慨叹生命的情绪里。

「我这叫心思细腻好不好。」每每要反驳,灵超就扬起下巴,一副「老子年纪小,不跟你计较」的模样,哼哼一声──然后赶紧躲到木子洋背后,省的被卜凡抓起来一顿胖揍。

 

或许是因为一下子意兴阑珊起来,这一晚,灵超没等出去猎食的卜凡和木子洋回家就歇息了。整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太多,显得蔫了吧叽,特别没有精神。

 

隔天清晨,他起了个大早──以吸血鬼的作息而言,清晨出门的确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天已黎明,晨光微曦,理论上来说不是个适合吸血鬼出没的时段,但坚持每隔一段时间就亲自到花圃里看看玫瑰的灵超,此时正打着一把黑伞,巡视着他的玫瑰花园。

然后他自认漫长而无趣的未成年吸血鬼生涯中,终于出现了一个有趣的意外。

 

「花是妳摘的?」他和铁围篱外的一个少女面面相觑,那女孩不知道是没想过会被撞见,还是真以为这里没住人,一下子竟没有反应过来。灵超又重复了一次,「花是妳摘的?」

 

她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不知道想辩解还是想道歉,「那、那个,是、呃对,是我摘的。我、对不起、那个──」

灵超突然笑了。精致的五官让他看起来像一尊制作精美、表情生动的瓷娃娃。他看着少女挎着的花篮里边半满,装的尽是他悉心照料的玫瑰。平日里要是岳明辉、木子洋或者卜凡谁不小心揪下一片叶子或者蹭了一下花苞,他都能大呼小叫的讹上几包糖,或者针对「犯罪者」批斗上好几天。此刻他竟然全没有追究的意思。

 

「没事儿,这花衬妳。」他眨了眨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就当我送妳了。」灵超说着,心里一边在盘算和这个女孩的关系能维持多久,他的三个哥哥们从来都禁止他与人类来往,就是买糖,也从不让他亲自去。

 

灵超看着眼前一袭白色上衣浅红裙摆的少女,忍不住有些期待。

从没有一朵玫瑰会说话,如今有个活生生的站在眼前,怎么能不令人兴奋呢?

 

卜凡站在古堡二楼的窗边,抿着唇看着这一幕。眼神并不因小弟和人类接触而产生任何波动,可能因为站在阴影中躲避晨光而让他脸部的线条,显得更加冰冷刚硬。

「老岳,小弟和她说话了。」

「嗯,我看见了。」最年长的岳明辉站的离窗子更近一点,全然没有晚上躲避月光的那种尺寸必较,随意的靠在墙上,一只指头撩起厚重的绒布窗帘,看向灵超。

「木子洋没截住这个人类。」

「没截住就没截住呗。」

「要是小弟──」

「凡子。」岳明辉收回手指,窗帘无声无息的垂回原位,遮挡住炙人的光线,「小弟还没有成年,该学的东西还很多。」

 

养花、感叹生命易逝或者爱挑战哥哥们底线,随时找机会开溜。那都不算什么,在成长必经的路程中,有这么一些调剂身心的爱好也不错。

但是做为一名吸血鬼,该学的一样也不能落下。

 

木子洋从走廊那端缓行而来,动作优雅地像只猫。他甚至抬起手,慵懒的揩去嘴角腥红的血迹,然后轻轻地用舌头舐净指腹,「这么早啊。都吃过了?」

「小弟在花园里。」岳明辉答非所问。

「还有个人类。」卜凡补充。

木子洋只是扬了下眉毛,「哦。」抿唇笑了一下,而后看向岳明辉,「小弟还有多久成年?」

「快了。」他答道。

木子洋朝着窗帘倾过身去,却没有撩起来,彷佛他能透过厚重的布幕看见和少女相谈甚欢的灵超,「那小弟也快毕业了啊。」

 

成为成年吸血鬼的最后一课──人类,只是食物。

 


评论-29 热度-132

评论(29)

热度(132)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