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凱x妳】熔点

* 年龄操作有
* 是的我在火车上写出一篇琳琳,手机排版请不要嫌弃
* 爱我请用评论浇灌我
* 抽奖文努力生产中!
* 引用顾城《熔点》

/ 正文 /

阳光在一定高度使人温暖
起起伏伏的钱币
将淹没那些梦幻

妳记得曾在一个电视相亲节目上看过一个女孩......或者说,女人。她有一头俐落的短发,妆容精致,眼神略有些锋利,对某些人而言甚至可以说带着侵略性,虽说是参加相亲,却穿着一套剪裁有度的套装。她来到这个节目,不是为了给三十好几尚未结婚的自己找个对象,而是向嘉宾和观众发出疑问——「婚姻对我们这一类独立自强、能干快乐的女性而言,有什么意义?它有必要吗?」

不管嘉宾和观众怎么想,至少妳是十分认同她的。
年少时谈的一场恋爱,没能让妳成为一个小鸟依人、甜甜软软的小女人,当男朋友发现妳根本不需要他的时候,郁闷的提出分手。妳只觉得莫名其妙,两个人在一起,难道非得只能妳依靠他吗?
不撒娇、不讨个抱抱就不是合格的女朋友吗?

无所谓,合则来,不合则散。

在遇到王琳凯以前,妳就因为这样的信念与想法,始终单身。

「赶紧交个男朋友吧。」
「我觉得我一个人就可以了。」每当妳妈开始碎碎念,妳就开始细数为什么妳不需要一个男友,说的妳妈都有些烦。
单身主义,有何不可。

不是没有人追过妳,成全妳理想中伴侣的模样,彼此都有自己的空间、平等相待,偶尔有出其不意的小浪漫,但妳只觉得谈恋爱真的很没有意思,麻烦。

王琳凯闯入妳生命的这一天,是个美丽的意外。

妳正在一间餐厅里坐着,等着老妈现身吃饭,顺便听听看她又想出一套什么新理论说服妳放弃单身主义。
没想到千算万猜,妳居然漏防她算计妳相亲。
「妳好。」
妳抬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一个秀气的青年拉开椅子坐下。
只一个瞬间,妳就知道妳妈今天不会出现了,这就是个设计好的相亲局。

他看起来有些侷促,拿笑容掩饰紧张。多看了几眼的瞬间,妳突然发现他的眼睛很好看,特别清澈,有着与青年人年龄不符的澄净。
「你好。」即便被母亲大人摆了一道,也不能迁怒吧?妳抿着嘴,礼貌颔首。

「那个啥......」得到妳回应,他笑了一下,然后故作正经的压下嘴角,但才没几秒,又忍不住笑开来,彷彿他天生就是一张笑脸,妳发现他一笑起来露出的小虎牙显得他稚气未脱,清新又可爱。
「是不是要从名字来啊?」,他清了清嗓子,「我叫王琳凯,玉字边的琳,凯旋的凯。」

妳叹了口气,没有顺着话茬自我介绍,「王先生,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今天是来相亲。」妳一摊手,「目前我没有谈恋爱或者以结婚为前提与谁交往的想法,所以,今天这场相亲就到此打住吧?」

王琳凯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妳这么直接。
「不是,来都来了,怎么就不试试和我聊聊天呢?」他不知道为什么着急起来,眉头捏成了川字,一双眼睛满是急切,「不管相亲不相亲,就是吃个饭,聊个天,总可以吧?」看着他略委屈的小表情,妳竟然狠不下心拒绝。
按照往常来说,遇到有意思和妳发展关系的异性,妳都是直接走人的。

王琳凯这副模样,倒让妳觉得此刻如果再和往常一样,显得妳欺负人家小朋友。
话说回来,王琳凯到底多大?看起来至少得小妳七岁有吧?

就这一次心软,让妳在未来坚守单身主义的路上节节败退。
每次想严厉拒绝,看见王琳凯委屈的眼神,或者恳求的表情,或者无言落寞的背影,妳就只能叹口气,追上他,答应和他看场电影、逛电玩展或者不做什么,就是散步看风景。

直到妳面前的王琳凯单膝下跪,捧着鲜花,拿着绒布戒指盒的那一刻,妳才惊觉,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早已潜到妳高筑的堡垒中,将妳的领土蚕食鲸吞。
「我最美丽的小姐姐,」他的笑容一如你们初见那日清澈灿烂,如今妳才发现这个笑容是多么有迷惑性,「和妳走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真的很幸福。如果可以,妳愿意牵着我的手,继续向前走吗?」

过去的妳在脑袋里疯狂摇头,现在的妳却已经伸出手,在恍惚间看他颤抖着手为妳戴上戒指,兴奋的一把抱起妳转好几个圈。

「原来他力气这么大?」妳还有些晕乎,一切太不真实。几年前还坚持单身的妳,现在居然点头把自己嫁了?

这还不是最令妳不解的。
妳最惊吓的是,直到求婚隔天,妳才知道——王琳凯大妳三岁。

这么幼稚奶气会撒娇一个人,竟然大妳三岁?这世界不好了。
连着好几天妳躲在家里消化这份惊讶,百无聊赖的翻着诗集,门铃忽然忙不迭的想起,妳不用看也知道是王琳凯。

「来啦!」妳喊一声,随手放下诗集。没办法,都要嫁给他了,还躲什么呢?

诗集静静躺在桌面,书页静止了时间——

没有一只鸟能躲过白天
正像,没有一个人能避免
自己
避免黑暗    
                         」

评论(7)

热度(149)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