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明昊X妳】学姊,毕业了啊。

*又一发普通大学校园生活AU

*脑洞出来以后本来想写的是琳琳,后来又觉得更适合贾富贵一些,就想试试看。

*OOC见谅

*第一次pick幸运的贾富贵,请评论给我指教吧ORZ我心里发慌

 

/ 正文 /

 

四年在弹指间过去,结束与直属学弟妹的聚餐之后,妳站在门口与他们一个个拥抱、道别,心口有些酸涩。

「妈,妳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钱正昊眼眶有些泛红,但还是被妳一巴掌呼在背上。「喊姊,别喊我妈!听起来好老。」妳还上手捏了捏他的脸。

看他一脸委屈的退到学妹身后,妳才吁出一口气,又不舍又贪恋这一刻。

 

三年的疼爱没有白白付出啊。在毕业后学弟妹们还想着跟妳吃顿饭,好好为妳送行──已经找好工作的妳,这个周末就要离开熟悉的城市,只身前往北京。

大学四年,就像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毕业生的冬天来到尽头,冰雪将化,便要迈入下一个轮回。朔风凛凛会被春暖花开代替,凤凰花开谢之后,妳的母校会迎来新血,而离去的那些人,留下的只有课本或试卷上轻描淡写的名字,风一吹,轻易的便翻篇,墨迹都透不过纸背。

关于妳的记忆,只会留在这些人的脑海里、言谈中了。

 

「学姊。」大三的学妹抱得很紧,把妳勒的都要喘不过气了。肩头蔓延开来的热意让妳不忍心推开她,只是软下语气、拍拍她的背,「好啦,我又不是再也不回来,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看看妳们,等妳毕业,还要送妳一束大大的玫瑰花。」

黄明昊也轻轻抱了抱妳,皮孩子很难得的没有说话,大概也是知道这个氛围不适合开玩笑,静静的拉着钱正昊,跟在妳和学妹的身后走回校内。

「你们快点回宿舍吧,我已经毕业了,妳们还有期末考呢。」妳摸摸学妹的头,又拍拍钱正昊的肩膀,「早点念书,早点休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人生无非就是不断向前行,妳会遇到志同道合的旅伴,他们却无法陪妳走到终点,时间到了,仍旧要在岔路口道别,各自踏上全新的旅途。

于是妳看顾了三年的学弟妹们左转,走上那条回学生宿舍的路,而妳凝视他们的背影不过几秒钟,也转过身来,往校外租屋处走去──

「黄明昊,你不回宿舍?」往常那个皮孩子一言不发的跟在妳身旁,妳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说过去一起吃饭,约出来帮学弟妹补习什么的,他总是把妳送回宿舍楼下,但妳已经搬出学校宿舍,住在校外了,他还要跟着?

 

「我?送学姊回家啊。」他眨眨眼睛,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妳嗤笑一声,也没说什么。

 

校园很大,每一条路都长的看不见尽头似的,只有妳知道,一切都是假象,其实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远比大家想象的快的多。

黄明昊今年大二,对系上老师和未来都没有妳了解的多,一路上妳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看着晕黄的路灯把妳们两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交棒给下一盏灯时又压的矮矮的。偶尔一阵晚风掠过,影子的头发也跟着飞扬。

 

这个时间点,校园里不会有车子,黄明昊还是坚持不要靠马路太近,老是把妳往人行道里面挤。两个人靠得太近,他的左手与妳的右手时不时的就发生擦撞。

妳老觉得他哪里不大对劲,却又说不上来,聊天没几句话他就隔三差五的皮一下,挨妳的打还笑得开心,直嚷着「妳多打几下存着,以后去北京了可就打不到我了。」

在妳突然有点感伤,所以没再揪着他教训的时候,他又颠颠的凑到妳跟前来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打不到我也好啊,这样妳就会在心里惦记着打我的日子,四舍五入也算是妳想念我了。」

「谁要想你。」妳白了他一眼。

「那我也一点都不想妳。」他说,当妳瞪过来的时候立刻接着说,「我一点半再想妳。」

 

黄明昊,妈妈不记得教你这些油嘴滑舌的话了!

不,不要摆出一副我是不是很棒快称赞我的表情,我拒绝,我是拒绝的。

 

黄明昊总变着法子的闹妳,一下子冲淡妳聚餐后拥上来强烈的愁绪,像是时光倒转,妳还没有毕业,今天也不是饯别宴。只是很平常、普通的一次聚餐,而黄明昊一如往常的在聚餐之后担负起送妳回宿舍的责任。

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校门映入妳的眼帘,静静的,一言不发。如同四年里每一天妳见过的它的模样。它敞开怀抱欢迎每一个新来的孩子,接纳、教育,再在他们离开时轻轻的叹息,从不开口挽留。

妳站在校门口为许多学长姊送别过,今年,轮到妳离开了。

 

「皮皮昊,学姊要毕业啦。」妳说,站在校门口的喷水池旁,没有往前走。他也停了下来,定定地看着妳。

黄明昊很少有这么乖巧听话的时候,虽然他通常能把交办给他的事情做完、做好,但跳脱的性子却总让妳们担心。

「我毕业以后,也不知道妹妹管不管的动你了。」妳叹一口气,想起黄明昊与妳的大三学妹老是吵架的画面,「听老学姊的话,好好念书,不要太常熬夜……我们又不是设计类群的系所,别把自己搞的一天睡不到两三个小时,善待自己的肝。」妳用眼神描摹他的模样,「还有,多吃点东西,瘦成这个样子我都看不下去。」

 

黄明昊却上手捏着妳的双颊,「那学姊分点肉给我好了,我看脸颊这两块就不错。」嘻嘻笑着,把妳的脸当作黏土一样的搓揉。

他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干了,妳连瞪他都懒。

 

「黄明昊,学姊要走啦,你也赶紧回宿舍吧。」妳难得的没在分别时多说他几句,只是对和他相处的时间不舍、留恋。

他突然安静了,凝视着妳,一言不发。妳摸摸他的头,告诉自己该走了,该走了。

 

才刚转身,黄明昊就拉住了妳的手,「这不公平。」

「什么?」

「这不公平。」他把妳往回拽,一双澄澈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妳,「我跟妳相处的时间这么短,才两年不到。」

「谁让你没早点出生,没听见你妈在呼唤你啊。」妳想也没想就怼了这么一句,他却没有接过妳的话来,只是很不甘心的盯着妳看,眼底一片湿漉漉,彷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黄明昊?」妳小心翼翼的观察他,「昊昊?」

「我这么喜欢妳……妳不要走好不好。」他低声说,妳的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虽说认识他才不到两年,但妳照顾他的时间却都比照顾学妹来的多。学妹很能独立自主,除了偶尔忘记自己每个月的那几天,或者某一科念不来,让妳操心以外,基本上是一个不需要人照顾着的孩子。

 

黄明昊就不一样了。虽然嘴甜、做事利落又活泼,自理能力却几乎为零。四人宿舍里另外三个大老爷们哪里懂得照顾人,有次把发烧的黄明昊晾在床上大半天,愣是没人想起来给这个病的起不来床吃鸡的家伙量个体温,问句话。

最后还是妳东奔西跑的给他买粥买药递假单。

这个架式,难怪三个学弟妹全管你喊妈──不对,黄明昊更多时候只喊妳学姊。

 

黄明昊见妳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回应,一把就把妳拽进了怀里。

这个拥抱来的让妳措手不及。能感受到他的额头抵在妳肩窝,因为妳的锁骨一片湿热在蔓延。

「我这么喜欢妳,妳不要走好不好。」他固执地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好。」妳哄着他,拍拍他的背。他身上淡淡的清新香气萦绕在妳的鼻腔。

他不依不饶,还接着说,「我这么喜欢妳,妳不要毕业好不好。」

「好。」能怎么办,宠着呗。

「我这么喜欢妳,妳也喜欢我好不好。」

「好。」

「既然妳喜欢我,那不当学姊,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好。」

 

 

……………………

 

「???」

 


评论-15 热度-222

评论(15)

热度(222)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