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凡x妳】好眼光

 *大学生活卜凡与妳同在

*交往中

*IF ooc 请见谅,努力努力再努力的我会继续加油

*爱我请用评论浇灌我


/ 正文 /

 

秋意渐浓,妳窝在沙发一角,从咖啡厅二楼落地窗向外望。行道树染上了一色秋黄,从街道的这一头,一路绵延到妳看不太清楚的路口。从建筑物棱角构筑出的不规则天际线之上,能看见难得晴朗清澈的天空,没有往日灰蒙蒙、令人沮丧的色调。

「秋天了啊。」妳呢喃。

坐在妳对面的卜凡玩着手机游戏,头也不抬,只嗯了一声。

其实妳原本也没有要他响应妳,这只是一句自言自语。

 

「我们服务队十一月底要办一场二手义卖活动。」妳伸出脚轻轻踢了下卜凡的小腿,「出队的时候能给小朋友买点新书新衣服什么的过去。」

「挺好的啊。」他仍旧专注于手机。

「我想除了提供旧东西以外,亲手织一条围巾。」妳兴致勃勃的说,「那时候差不多入冬,正适合买一条新围巾的。」

「我都没有一条妳亲手织的围巾。」卜凡抬起头来,表情夸张的抗议,「这位小姑娘,妳亲手织了一条难道不应该先想着妳男朋友吗?」

没等妳开口安抚,他又抢着说,「妳织过围巾吗?」

妳一愣,「没有。」

「会织吗?」

「我能学啊!这又不难的。」

「就妳那手。」卜凡把手机扔到一旁,故作嫌弃的瞥妳一眼,「补个裤子能把自己手刺破、泡个咖啡能把壶给砸了……妳还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卜凡!」妳咬牙切齿,却不敢在咖啡厅这种公众场合对着他大叫,「少在那边瞧不起我。」

他见妳不服,唉呦一声,伸出的食指都快怼到妳鼻尖,「妳这个小姑娘,啊,谁瞧不起妳?啊?我这是提醒妳量力而为,懂不?妳要是织坏了,哭鼻子了,谁哄?」他手腕一翻,指着自己,「妳凡哥我!」

妳也不遑多让,脖子一梗,学他摆出一副无理取闹的表情,「怎么了,你不乐意哄我了是不是?咱俩才在一起一年,你这就烦了?」

 

妳的男朋友卜凡、凡哥、座山雕,为妳现场表演一个原地龟怂。

 

「没。」他讪讪收回手,故作乖巧的缩在沙发上。

妳看他一个一米九几的汉子使劲把自己往沙发角落塞,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再看看他努力挤出一个委屈的小表情,妳笑得更大声。

这个拌嘴就这么过去了。

 

自大一加入偏乡孩童课业辅导队开始,妳都会参加队上每周三次的视讯教学,寒暑假也会跟着辅导队去拜访这些孩子们。偏乡教育资源相对而言颇为贫乏,即便队上一直都有对外募款,但成果始终差强人意。

今年队长在新学期队务会议上提出二手物品义卖会,立刻得到全体队员的支持。社团教室的角落堆着妳们搬来的贩卖物,妳一有空,就翻出毛线和棒针,争取在义卖会之前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条手织围巾。

 

「哎!这儿、这儿脱线了。」

「妳没勾好,先这样….再绕过去、推──对!」

「我怎么觉得它看起来歪歪的?」

分明是妳在织围巾,卜凡看起来却比妳更热衷。晚餐后妳窝在沙发上织围巾,他便把妳圈进怀里,把下巴搁在妳肩膀上看电视,偶尔出声嫌弃妳的笨拙──是的,在妳看来,他的纠正和帮助根本就是嫌弃,还带着一股莫名奇妙的优越感。

怎么,手巧了不起吗?口亨!

 

虽然这条靛蓝的围巾完成后的模样,在惨不忍睹和勉强端正之间找不到一个稳定的标签,妳仍旧将它放上了义卖会的桌子。

十一月底的北京还没有降雪,却已经冷得让妳觉得每吸一口气,都像是把肺浸在一桶子冰水里再拎出来一样。

妳们在教学楼的大厅拉开义卖的横幅,路过的学生们都很愿意买账,花个十块钱、二十块钱的带个小东西回宿舍,也算是日行一善。夹娃娃抓到的兔子布偶、没用过几次的随身小包、几本小说、趁特价买了太多,结果没用完的美妆蛋……学生们来来去去,妳带来的二手物品几乎全被买走了,妳面前的桌上就只剩下那条其貌不扬的手织围巾孤零零地躺着。

 

「妳这么用心,会有人买的。」一旁的队友不忍心见妳失望,出声安慰妳。

妳只是回她一个浅浅的笑容,伸手不厌其烦地把围巾迭好、整平──即便它从上桌开始就没人动过,整齐的一如最初摆好的模样。

虽然织的不怎么样,也做好没人买走的心理准备,但直到收摊前半个小时,妳的围巾都乏人问津,仍旧让妳心里难受。

「再半个小时收摊,我去对面食堂给大家买个热饮吧。」妳打起精神,对身旁的队友们笑了笑,「都暖暖身子再把东西搬回社团教室。」

说着,也没等其他人答话,妳就闷头往外走。

 

「要不,我们把这条围巾给买了吧?」

「买了谁戴?咱们谁带走都会被她发现啊。包包都在教室,围巾没地方藏!」

「这围巾织的已经挺好的了,都没人买走,她一定会很难过……」

「那要不,我们出钱请路过的同学买走?」

「应该可以──」

 

担心妳的队友们正讨论怎么「卖」掉这条围巾的时候,有个人凑到了摊子前,毫不犹豫地抄起那条围巾,「这条围巾,我买了。」

 

等妳提着热可可和热奶茶回到摊位上,迎接妳的便是一个个笑容满面的队友。

「恭喜我们小甜心!围巾卖掉啦!」

妳边把饮料放到桌上分发给大家,边惊诧的问,「真的?围巾卖掉了?」

「卖掉了,卖掉了。」队友疯狂点头,笑得特别开心,彷佛卖掉的围巾不是妳织的而是她。

妳怀疑的扫视摊子周围的箱子,试图寻找围巾的踪影,「不会是你们为了安慰我,凑钱买下的吧?不用这样啦,我自己的手艺自己心里清楚……」

接过妳手里热可可的队友一巴掌呼在妳肩膀上,「不是我们买的,是真的卖掉了!」疼的妳嘶嘶吸气。

 

妳半信半疑,但搬回教室的箱子和桌子抽屉里都没见到那条蓝色围巾。

「真的卖掉了?」妳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自语,心里忍不住有一丝丝窃喜。

 

收拾完社团教室,妳的男朋友已经准时在外头报到,等着接妳回家。

「宝宝,我们回家啦。」他一只手用力的揉乱妳的头发,再帮妳把毛帽戴好。

妳难得的没有计较,开心的挽着他的手,傻笑着下楼。

他瞅着妳乐得像个傻子的表情,「今天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让你说我围巾丑。」妳扬起下巴,「今天卖掉啦!」

「哎哟,这么厉害。」他空着的手摩娑一下自己的下巴,「这人眼光挺好,我们宝宝第一条手织的围巾就这么给买走了。」

「可惜我人不在摊子上,不知道是哪一位英雄。」

卜凡只是笑一笑,问妳今天晚餐要不要去吃校外那间麻辣烫。

 

一路上妳絮絮叨叨的描述着磨练自己织围巾手艺的计划,觉得这么按部就班的话,明年冬天义卖会时,妳织出来的围巾肯定能第一个卖掉。

「那必须的!」他帮妳撩开了麻辣烫店门口挡风的门帘,还一边附和。

 

入座时,妳瞄见了他背包拉链卡着一小块蓝色的布料,沉默几秒,装做什么也没看见,又挑挑拣拣的跟卜凡讨论点什么吃好。

 哎,妳就说嘛,这么有眼光的人除了妳男朋友卜凡、凡哥、座山雕,还能有谁呢?


就不戳破了吧。


评论-8 热度-115

评论(8)

热度(115)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