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王琳凯】梦回大厂

* 突然很想写一写不带CP或者太重乙女的文章,也许这篇也不太会被大家刷到吧

* 建议搭配大舅「一百个梦想」BGM食用佳。

* 大厂是梦想路上重要的一站,日常搞偶日常辱骂271,但是感谢这个大厂给我带来这么美好的回忆与爱情(?)

* 每天都要爱着充满梦想的少年们,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带给他人正能量的人

* 我爱你们,搞偶的小可爱们

 

/ 正文 /


这个早晨有些雾蒙蒙的,看不清天空的模样。清晨的凉意却浑然不在意,它只是一种感觉,不需要视觉辅助,自在且轻松的透过窗隙,轻柔的拂去笼罩在书桌、软椅、床垫、行李箱……任何它所能及的事物之上,那层模糊了棱角的薄纱。

 

天亮了,地球又转过一圈。

 

王琳凯发现自己站在镜子前面,整齐穿戴着训练服,头上顶着鸭舌帽。

不需要回头,更不需要开门查看。不用脑子他都知道这是大厂的宿舍,两个月前他带着不舍和闯荡世界的壮志豪情离开的地方。

有时还没睡醒,在等着朱星杰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也会这样站在宿舍里的全身镜前发呆,想想有没有漏带了什么东西。

 

一切彷佛和几个月前的场景别无二致。

除了他不再是一头脏辫之外。

 

「杰哥,杰哥!」门没有被敲响,但却有个声音很清晰的隔着门板闷闷地传来。

是范丞丞。

 

王琳凯觉得有些胡涂,可是身体很自然地取代了大脑,伸手去打开房门。

「早。」正饿的慌的范丞丞面无表情,不是他脾气上头或者难相处,就只是没睡饱、没吃饱,让他整个人都精神不起来,看见小鬼,简简单单一个招呼,然后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挂到了王琳凯身上。

在大厂也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所有练习生却把这种拚了命一样的作息给刻进了骨子里,熬夜是常态,控制体重更是人人谨记的事情。王琳凯低头玩着范丞丞的手指,忽然想起周彦辰在舞台上晕倒那一次,没人责备他太逞强,都只是一个个唐僧一样的叮嘱他多照顾自己的身体。

 

因为在大厂的这一切,都不是逞强,而是梦想。

 

朱星杰低头从洗手间出来,也是一脸的没有睡醒。没有表情的脸看起来比范丞丞更加凶狠。但兄弟们都懂,所以他们从来不需要为了掩饰没有精神,花太多的力气去控制表情。

 

王琳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无论在大厂的每一天,或者是出道后,他都没有过这种茫然。

但现在,与朱星杰并肩走在前往练习室的路上,身上还半拖半挂着一个感觉快要飞升成仙的范丞丞,呼吸着冬日冰冷的空气,那种真实感,让他忍不住怀疑,剪去脏辫、出道,是不是只是昨晚的一场梦。

 

「杰哥。」他伸手拉了拉朱星杰的衣袖,「我们今天要干啥?」

朱星杰回头看他,将口罩拉低一些,「什么干啥?录节目啊、练习啊。」

王琳凯哦了一声,缩了缩下巴,寒风真是无孔不入,包的再怎么密不透风他都能感觉到喉咙那里一股凉意。

 

再回头,却是练习室的大门。

他一下子愣住了。不是刚刚还在外面吗?

冬日里北京的凛凛北风彷佛还刮着他的脸,细密的贴着皮肤席卷每个毛孔,此刻王琳凯却手上挂着脱好的羽绒服,摘下了口罩,独自站在练习室的门口,刚刚还挂在他肩上的范丞丞已经不知所踪。

室内的暖气蒸腾着疑惑,温存的驱走寒意,却没能让王琳凯找到解决困惑的方法。

 

走廊上充满乐声,看不见半个摄像老师。

唯独小鬼面前的这一间,没有音乐或者交谈声传出来。他皱着眉头回想,却楞是想不出最近要练习的舞台考核项目究竟是什么、他跟谁同一组、词背了没、舞扒了没──简直像是失忆一样。

甩甩头,但甩上脸的却不是他预期中一根根的发辫,而是轻柔的发丝。

 

混乱。

除了这两个字,再也没有别的词汇更能形容王琳凯现在的心情。

 

他毫不犹豫地伸手推开房门。

却见偌大的练习室只开了一半的灯,里面依旧是没有半个工作人员,只看见卜凡靠着镜面墙坐着,屈膝把头埋在双臂之间,这大高个像是想把自己缩到最小,小到让人看不见一样。

「卜凡?」他试探性的问,小心翼翼地靠近。

对方却没有响应,也没有动弹,只有规律耸动的肩膀能让人看出他既不是在哭,也不是一具没有生命的人偶。

「大老魔?」王琳凯轻轻的推他的肩膀。

 

卜凡突然把头抬起来,吓了他一跳。

「小鬼。」他说,眼眶红的吓人,却没有半点儿泪光,「我到底怎么搞的。」

「怎么啦。」没有前言后语的,王琳凯听的糊里胡涂,也学卜凡贴着墙,靠着他的肩膀坐了下来,把羽绒服抱在怀里,「你怎么啦?什么怎么搞的。」

「时间真没剩下多少了,可是咱们组的进度真的差很多。」卜凡看着自己的手,听起来很无力、很彷徨,「我担心做不好,担心辜负了其他人的期望,要是朱匀一、朱匀天看见咱们这个舞台没搞好,他们──」

「我跟你说,真没啥好担心的!」小鬼伸手拍拍卜凡的大腿,大声而且夸张的告诉他,「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就一定会有收获,而且也还没到彩排、还没到公演,只要有时间,我们就练到上台前的最后一刻。」他终于弄明白了,这是淘汰之后,听听我说的吧组补进了新组员,却一直没能达到大家预期的排练状况,卜凡特别崩溃那时候,「不到最后,不能认输是不是?没事的。」

 

没事的。王琳凯看着卜凡。

这个大高个愣愣地与他对视,看见小鬼的眼中亮晶晶的光芒,不是安慰、不是假设,更不是虚无缥缈的口号。王琳凯是真心相信,一切会好起来,一切都会没事。

燃烧着信念,拚尽最大的努力,用最清澈的眼神走在前往梦想的道路上,这难道不是他们一直以来坚信的成功的方法吗?

卜凡忽然就笑了。

说是笑,也有些勉强,不过就是扯了扯嘴角,垂下视线。可他长长吁出一口气,猛然把头又抬了起来,「练习,练习!」

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奋哥人呢?哎我跟你说我今天非得把舞给练齐了──」

 

王琳凯也起身就要跟上他的步伐,卜凡却突然停在了练习室门口,手放在门把上,并没有转开,他头也不回,问「小鬼,如果我进不了决赛呢?」

「你想啥呢,肯定进的。」无论是现在是梦境或者出道是梦境,王琳凯都毫不犹豫,卜凡绝对能进到前二十。

他接着问,「我要是没能出道呢?」

 

王琳凯愣了一下,没像回答上一个问题那样立即反应过来,隔了几秒,才傻傻地边走边说,「我们离出道舞台还有段距离呢,卜凡你别瞎想,你看我们俩名次一直都很稳定,肯定能一起出道──」他说着,走到卜凡的身后,伸手就想拍他的肩膀,挤眉弄眼的逗他笑。

 

却一掌拍空。

 

「现在,我正式宣布,由全民制作人亲自决定的偶像练习生九人男团,Ninepercent,正式出道!」张PD的声音在耳边轰轰作响。

王琳凯有些晕,晃了一下,看见站在一旁的尤长靖投来关心的眼神。

观众席欢呼贯耳、掌声如雷,他茫然四顾,发现台上只剩下九张椅子──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黄明昊、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他和尤长靖。

出道舞台长长的走廊连接着对面略显的黯淡的台子,不用细看他也知道,朱星杰就在那儿,卜凡也在。

 

他突然觉得喉头一哽。

偶像练习生,只是他追梦道路上的一站,多少人和他一样怀抱着坚持与热情,来到大厂,几个月来陆陆续续有人不甘离去,而他站到了最后这个舞台上,得到被世界看见的机会。

他突然很想抱一抱朱星杰。

很想看看卜凡的脸。

很想用力拍拍他们好C位郑锐彬的肩膀

 

王琳凯像是短跑选手一样,张艺兴话音刚落,他便如同听见起跑枪响,毫不犹豫地朝对面的舞台奔去。

朱星杰站在那里,宁定的对着他笑,微微挥手。看起来很欣慰。

 

但连接两方舞台的伸展台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好长好长,王琳凯跑的都喘了起来,却始终看见兄弟们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似乎距离不曾缩短。

长啊,这条路。

距离没有缩短,也不要紧,大不了再卖力一些。

 

王琳凯更加奋力的迈动双腿,却并没有离朱星杰等人更近一些。

「啊──」他大叫,脚底下一滑,就往观众席跌去。

 

薄被一掀,他从床上惊醒,背上的冷汗彷佛从梦中带来,胸膛剧烈的起伏,双腿还残留着奔向十一个兄弟们的渴望。

陈立农双手捧着水杯,站在一旁看他,眼神里尽是不解,带着一些担忧,「小鬼,你做恶梦哦?」转头从小鬼的衣架上扯下一条毛巾,「擦一下吧,都是冷汗欸。」

 

王琳凯道声谢,接过毛巾就往脸上、背上一通胡抹。

梦中的一切都太过真实,却也很虚幻,像是真的再回到大厂一样。

成为练习生不是一两天,那个地方却像是梦想的源头,四个月匆匆而过,他们已经不再是初来乍到青涩的少年。

 

总有一天,他会到达终点的。

在那里和兄弟们拥抱,没有泪水,但会有决赛那天满天飘洒的彩带。


评论(20)

热度(91)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