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AU】别走,你茶钱还没结呢! / 主丁泽仁

*又是群里小脑洞的衍生

*这次带师兄、社长、猪猪婷、FCC一起玩,富贵和小花出现一秒(?)

*最近准备要毕业了,更新会变得很不稳定。至少周一到周三可能不太会有更新。

*等Despicablecouple 完结想开一个古风坑。

 妳 / 你 pick的是本篇里的书生丁泽仁呢?

 还是日常与六皇子请教写情书秘诀的抚远侯府丁世子?

              相关设定见 【丁泽仁X你】心悦君兮

 或者是一下子满城灯火一下子满目芳菲的翩翩公子丁泽仁?

              相关设定见  【丁泽仁X你】青玉案.元夕

真的开坑可能不见得写大师兄线,其实我只是拿不定主意用哪个设定….

 


/ 正文 /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早晨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时段了。尤其是卖早点、蔬果的,为了保证在人潮最汹涌的时间点有最充足的货源,总是得一大早爬起来备料、准备。

 

对于妳来说,早晨虽不需要像隔壁卖包子的王婆婆一般起的七早八早,却也不容妳睡到日上三竿。

妳打小就是个孤儿,不记得爹娘长相,晓事以来就和一群同样处境的孩子们在一个大院子里长大,说来也奇怪,分明都是被捡来的孩子,没沦落到街上乞讨,有得吃喝就不错了,养着妳们一院子小孩的张伯,还会请老师来,严格的要求妳们修文习武,待到成年,便得一点小本钱,自谋生计。

 

这个城门口的茶棚子便是妳与院子里的一个哥哥合伙张罗的。张伯总是有事情让哥哥去办,因此这个小茶棚大多都是妳一个人在打理。好在是天子脚下,没什么混混无赖成天的闹事,权贵子弟也看不上这城门口的小茶摊,开业两年多,一直都是顺顺利利。

 

「一壶雨前龙井、一碟子点心。」妳刚擦好最后一张桌子,就听见身后一道清亮的声音喊与妳点单。

「哎,好!」今日刚开业就有生意上门,妳心情是真好,「雨前龙井、一碟点心马上来!」一转头,就见到几张熟悉的面孔。

丁泽仁、毕雯珺、范丞丞熟门熟路的挑了张桌子入座,后头跟着一脸好奇东张西望的新科探花郎朱正廷。


「问几位公子好。」毕竟不是什么养在深宅大院里的闺秀,妳对于男性倒没有那些千金小姐见了就脸红的姿态,只是笑嘻嘻的与他们打招呼。

「妳这小茶棚还有雨前龙井?」朱正廷是第一次到妳这儿来,妳们俩说不上认识,也就是殿试发榜后,新科进士打马游街时妳曾经远远看上几眼,认得这张精致的脸而已,倒是带着他上门的丁泽仁、毕雯珺和范丞丞妳更熟悉一些。

 

「正廷你有所不知。」丁泽仁一本正经地说,「她这间小茶棚看着不起眼,茶却是一等一的好,街口那几间茶楼都还没进新茶,她这儿就能喝上了。」

妳笑骂他,「什么我这间茶棚看着不起眼,好歹窗明几净的好吗?」

范丞丞还没进入状况,「窗明几净……不得有窗吗?」茫然四顾,嗯,仍旧是他眼中那个不起眼的小茶棚。

 

炉子上的热水开了。

妳没去接范丞丞的话头,转过身去一边沏茶一边说,「带探花郎上我这儿,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吗?」

「咱们头回见面可没见妳给泽仁留面子啊。」毕雯珺突然开口,这句话让妳尴尬得差点没一抖手把茶给溢出来了。

 

与丁泽仁和毕雯珺第一次见面是一年前。

那时妳这小茶棚的生意刚刚上轨道,哥哥开始渐渐的把茶棚的事情全都交给妳,专心的办张伯交给他的差事。

妳没多问,只是让他放心,说妳能扛的起来,绝对没有问题。

 

实际上,一个姑娘家要独自撑起买卖,即使是这么小一个茶棚子,在京城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倒也不是妳怯生生的不敢同人叫卖,亲手绣逢的布幌子迎风招展,搭上妳卖力的揽客,生意总归是能好起来。

麻烦的是,妳一个人顾的来点单、上茶和茶点,却顾不上那些有意吃白食的人,头几次妳发现时都已经找不着人,便留着心眼儿,没想到一忙起来,最多也就看见那些扬长而去的背影。

妳气的不行,又不想开口徒惹哥哥烦恼。

 

上午的茶棚子比较清闲,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都正忙着上工,因此妳就站在棚子前头看着来往的行人。才闲着没多久,一个一袭青色衣裳的身影就吸引了妳的目光,只觉得这人看着真熟悉……

「啊!」妳大叫一声,几步上前把他和与他同行的人给拦了下来,「你!」

他很困惑的看着妳,却没忘记轻轻一礼,「这位姑娘,我们认识吗?」脸上有点不知所措的尴尬。

「你说你是不是前两天在我们棚子偷茶吃!」吃白食的人多了去,妳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忿忿的上下打量他,「亏你一副读书人的打扮,看着一表人才的模样,没想到竟干这种事情。」

被指责的这个人一脸错愕,他身旁那人也是书生打扮,面无表情,似乎还在消化妳刚刚说的这番话。

 

「这位仁兄,不是,这位姑娘,此话怎讲?」到底是读书人,平白无故被指责,却也没立时气恼的反驳,「我们二人今日是第一次途经城南门,别说是前两天,大半年以前我们便已经在京城备考,当时更是走的东门进城,何来偷茶一说?」

他文诌诌的话听的妳头晕脑胀,看着他正义凛然的模样,似乎也不像是会在路边茶棚偷茶吃的那种小贼,难道真的是妳看错了?

 

妳皱着眉头回想,「这么说来,前两天也是穿着这青衣来我这儿喝茶的不是你?」当时仗着妳忙,大摇大摆吃白食离去的那个人正式穿着同样的青色衣裳,当时那人身边却没有这个高个子,一脸清冷的公子。

「真不是。」他尴尬的笑了一下,总觉得妳仍然不相信,「若姑娘不信,唤东城区悦来客栈的伙计问问便知晓了。」

「青色的衣服也不是只有泽仁穿得,姑娘妳莫不是认错了人。」他身旁的人这才开口。

 

搞了老半天,误会一场。

妳瞧见他们二人以后,急吼吼上前堵人,劈头就是质问。显然没有比这个更令人尴尬的初遇了。

所幸丁泽仁和毕雯珺也都没有与妳计较,体谅妳一个小姑娘家独自扛起营生不容易,后来还经常来妳这儿喝茶,偶尔还捎带上认识的朋友。

 

丁泽仁经常与毕雯珺一同来吃茶;

范丞丞痴迷于妳自己都说不上来哪儿好吃的茶点;

有时丁泽仁会与周彦辰进来讨茶喝,边喝边激烈讨论着先生考校他们的题目;

黄明昊是最神出鬼没的一个,兴致一来还会帮着妳招呼客人,有他在的时候,上妳茶棚子喝茶的姑娘们简直就是一拨一拨海浪似的来。

 

毕雯珺取笑妳第一次见面没给丁泽仁留面子,这大概是妳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让妳不忍回想的一件事情了。


评论(8)

热度(57)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