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型写手(?)的发糖时间 – 亲吻三十题1 - 6

*磊子、肉饼、大田、凡子、周小花、岳叔叔的出场时间

*我想我还是放弃吧我大概真是个相声型写手

*IF OOC 都是我的锅

*坚持写完糖了我要去睡觉。

*也许可能大概maybe之后的题目会有重复出现的人。

*也许可能大概maybe我明天早上起来就会忘记我还有后面的二十四题。


/ 正文 /


1.     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磊子

 

刚在一起没几天,董岩磊就大着胆子在街上牵起妳的手。妳讶异地看向他时,他对妳露出一个理所当然的笑,没在一起的时候没敢动作是怕妳没那个意思,既然都成了男女朋友,牵个手有啥不好意思的?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他送妳回家,在楼下他给了妳一个僵硬而紧张的拥抱。

「明天见。」他说。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的时机,董岩磊一直都很随心,但第一次接吻就不同了──网络是一位好老师,磊子透过网上搜寻,发现女性这种生物大多特别在意与男朋友在一起时的氛围、另一半对她细心不细心、浪漫不浪漫这种在钢铁直男眼里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

在磊子眼里不重要,但在妳眼里重要,因此,董岩磊对于妳们俩的初次接吻,进行了缜密的计划。

 

交往一周年的浪漫约会,看一部妳喜欢的电影,吃一顿浪漫的晚餐,在昏黄的街灯下牵着手在公园里散步,按照难得看了表的董岩磊的计划,准时在晚上八点二十五分抵达喷水池广场。

他拉着妳在池边坐下,四目相交,妳还没弄清楚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见他嘴唇轻动,像是在倒数三……二……一。

 

先是池畔的柔光倏然亮起,悠悠的映照在水波之间流淌,而后响起了悠扬乐声,伴随着喷水池的水舞表演,成为动态而浪漫的背景。

妳还来不及惊叹,就被董岩磊捧住了双颊。

 

双唇相接,「嘶!」妳倒抽一口冷气,也看见他皱起眉头。

第一次接吻,以简单粗暴的嘴唇碰撞告终。

 

2.     亲吻对方睫毛尚未落的泪珠-郑锐彬

 

人生很苦,比苦瓜还苦,更甚于黄连。

这件事情妳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但却觉得每一天世界都在挑战妳的认知,彷佛要妳低头承认人生终究是世间万物中最苦的才肯罢休。

 

妳不太喜欢与他人诉苦,觉得太矫情,常常把事情往心底压。

压抑不是解决压力或者烦恼的最好方法,因为积压的多了,终有一天会爆发。

 

郑锐彬是第一个发现妳不对劲的人,他什么也没问,给了妳一个拥抱,任凭妳在他怀中泪如雨下。妳以为他是在大雨倾盆中递过来的一把伞,为妳提供一方净土避开风雨,但其实他和妳一样,都给自己很多的压力,所以才明白,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就是最好的安慰。

 

他是那个即便暴雨如瀑,也能陪在妳身边漫步雨中的人。

 

妳笑脸迎人,只让他看见妳的脆弱。

等到妳猛然惊觉时,在郑锐彬面前妳已经藏不住任何疲惫与伤悲,看见他,一颗心就会松懈下来,紧接着泪滴就像是断线的珠串一般啪嗒啪嗒的落下。

妳会慌张地摆手,怕影响到他的情绪。

 

郑锐彬却总是温柔地凝视妳,弯下腰来看进妳湿漉漉的眼底,安定妳的情绪,吻去妳睫毛上的泪滴,轻柔的说,「没事,我在呢。」

 

3.     舔拭耳垂-秦奋

 

周末的早上,是妳与秦奋之间的一场战争。

他会兴致勃勃的喊妳起床一起去晨跑,锻炼体能,也增进妳们的感情。

妳却只想在星期六的早上睡个懒觉,最好是到十一点都不要醒。

 

「宝贝,起床啦。」洗漱完毕,一身清爽气息的秦奋趴在床边看着妳,眼神亮晶晶的,一点也没有大妳五岁的老哥哥自觉。

「不起。」妳嘟哝一声,不理他。

「走啦,起床一起去晨跑。」他伸出食指,戳戳妳的脸,然后被妳一个充满杀气的眼神吓退。

 

好一阵子妳都没再听见床边的动静,可能秦大田放弃拉妳出门了吧。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床的另一侧悉悉簌簌的,身后床垫的塌陷让妳感觉到他钻进了被窝,回到他的床位上。

「起床嘛。」他低沉的嗓音从背后钻入妳的耳朵里,一只手也摩娑着环上妳的腰。

 

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睡意仍然胜过一切,「别吵。」两个字虽然带着浓浓的不高兴,但妳的态度比起先前已经软化不少,让秦大田发现了可乘之机。

「起床好不好?说好──」他的声音比之前更加贴近,妳的耳垂还传来一阵湿热。

妳一下子就惊醒了,「秦奋,我起了!我起了!你你你干什么你!」蹦下床就往浴室冲。

留下秦奋一个人在床上露出又惋惜又开心的矛盾笑容。

 

4.     温柔缱绻的亲吻-凡子

 

卜凡的吻,大概就像他本人一样,气势强硬却带着傻气的柔情吧。妳猜。

毕竟他大手一揽,让你跌进他怀里,一鼻子撞上他的胸膛时,强硬有余而温柔不足。

 

但当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妳的脸,像是手心里盛着一块最脆弱易碎的宝物般,妳就知道,妳的推测错了。这么近的距离,能让妳一下子望进他的眼中,清澈而温柔,像是集中了他棱角与刚硬之下所有的柔软。

并且在此刻,全部奉献给妳──透过这个吻。

 

他先是浅浅的印上妳的唇,感受妳的呼吸与紧张。

轻轻地以唇瓣、齿舌描摹妳的唇形,一切慢的不可思议,他在品尝妳的甜美,而妳也同时享受着他溺人的细致与温存。他动作里的小心翼翼与珍惜,让妳心里酸酸胀胀的,还泛着甜,全因这一吻缱绻。

 

原来卜凡能是这么柔情的人。

 

5.     席卷一切的强势亲吻-周彦辰

 

距离和时间永远都是一场恋爱中最强力的阻碍因素。

三个月来的第一次见面,周彦辰把妳堵在逃生楼梯间的角落,为了造型搭配而戴上的平光眼镜还没拿掉,却遮不住他锐利而充满侵略性的眼神。

可他却只是展唇一笑,仍旧披着他人畜无害的那张皮,「想我没?」

 

妳忍不住上手捏捏他的脸颊,「没。」

怎么可能没有。妳在心里偷笑,妳只是喜欢逗周彦辰罢了。看他得到不如预期的答案时期期艾艾又小委屈的眼神,让妳觉得格外有趣。

但这一次,周彦辰却并没有如妳预期的摆出委屈巴巴的脸,他往前又进一步,逼的妳更贴紧身后的墙壁,「真的不想我?」温和的笑容此刻仍然挂在他脸上,但眼神里却明显透露出不满。

 

危机感从妳的尾椎处一路爬升到大脑,妳却仍然嘴硬。

「不想。」还冲他吐舌头,「略略略。」

 

周彦辰用最老套的方式堵上妳的嘴。吻上妳双唇时恰好妳正说话,让他毫不费力的攻城略地,轻轻叼住了妳的舌头不容许妳退缩。妳连换气的机会都没有,只觉得不仅口腔内每一吋黏膜都充满了他清新的气息,他的呼吸也如狂风骤雨一般席卷妳的意识。

 

一个强势的吻,必定以濒临极限结束,妳喘着气,却见他气定神闲。

周彦辰看着妳因缺氧而微红的脸颊,心满意足的摘下眼镜擦拭。

哎哟我这小暴脾气。他想。

 

6.     一遍又一遍的细碎亲吻-岳岳

 

妳和岳明辉一起坐在客厅看电视。与其说是坐着,不如说妳就是半瘫在他怀里,用一种很特别的视角由下而上的欣赏他的颜值。

妳看见他伸手从果盘里叉起一块苹果,连忙张嘴求投喂,「岳叔叔,啊──」

他低头看妳,「啊?妳喊谁叔叔哪?」一张口把苹果给吃了,「喊谁叔叔?」一小口的苹果他也能吃的叭唧响。

 

妳讨好的笑着,「哥哥,岳明辉哥哥。」他这才又伸手去戳了一块苹果来喂妳。

一边吃着苹果,妳甜滋滋的想,人生最幸福莫过如此,在温暖舒适的家里,悠闲的看着电视,美人在怀──或者在美人怀里,嘴里心里都是甜的。

「这苹果有这么好吃吗?看妳乐成这样。」妳幸福过头的表情让岳明辉十分纳闷,回味了一下嘴里的苹果……也就是普通甜啊。

 

妳没有回答他,只是从他怀里爬起来,改成侧坐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

「岳明辉。」妳说。

他欠儿嗖嗖的瞟了妳一眼,「干嘛。」明明因为妳黏着他而偷乐,却又不想让妳发现。

妳轻轻扳过他的头,「亲一下。」

 

「就一下啊。」他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浅笑着在妳唇角啄了一口。

又一口。又一下。再来一次吧。

原本期待着一个温柔缱绻的kiss,没想到妳等来一个小鸡啄米一样的岳明辉,他的宠溺和不打算停歇的啄吻攻势让妳咯咯笑个不停,无论怎么扭动、转头,他就是能精准的在妳脸颊、唇边留下一吻,妳想要脱离他的怀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一双手臂圈在了怀里。

「岳明辉!」妳抽空大喊他的名字,要他歇一会。

「嘛呢,我还没亲完!」


评论(12)

热度(187)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