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泽仁X你】肯向花间留一笑

* 大师兄古风向有

*与 【丁泽仁X你】青玉案.元夕  略有关联 ( 再回忆一下呗

*上京赶考的脑洞写了一半,突然冒出了奇怪的灵感 (?

* if OOC请见谅,今天也要爱着大师兄

* 何物最相思,丁公子你知不知(#

*若心上人对你说久等了,你会答一句不久,还是嗔一句的确等久了呢。


/ 正文 /


「当心点儿啊,别走的太远。」沈家小姐担忧的看着妳一步步往林子里去,妳只是回头笑道一声好,便踱着悠闲的步子,走进蓊郁的树林中。

 

今天是几家公子小姐相约一块出门踏青的日子。妳本不想出门的,毕竟仲春,谁人不爱好春光,必定是竞相占了好的景色欣赏、游玩,一想到交际礼仪妳就有些头疼,尤其得注意哪家小姐中意哪位公子、哪府公子又欲娶哪家小姐,最好是离那些好事近了的男女远一些,省的卷进一些争风吃醋的小打小闹里去。

偏偏丁泽仁早早打发了家人上门,说是为表前次上元节迟到的歉意,要带妳去赏城郊开的最好的桃花,请妳务必要出席。

 

能怎么办?不能不给他这个弥补的机会啊,妳当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了帖。

和烙印在脑海中,那一晚灯火下的丁泽仁柔和却飒爽的身姿一点关系也没有。

 

可与众人会合后,他偏偏不现身,只留了个长随等在集合地点,悄悄与妳说往东边林子里走。

「这么神秘……」妳嘀咕着,却还是照着丁泽仁所说,径直往林子里去。

 

初时入目的都是常见的绿树,不过翠叶成荫令人感到格外凉爽。分明枝叶繁茂,林间却仍能见到阳光洒落,细碎的铺洒在小径上,不至于在林树围绕中因光线昏暗而害怕。

 

越往里头走,妳却是越惊叹。

丁泽仁果真没有骗妳!这里头的桃花林开的极好,艳艳而使人不忍摧折,并且绵延甚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四周蓊郁的绿意间隐藏起来,成为一处秘境。

妳已经置身在桃花锦簇之间,却还没看见丁泽仁。

 

「不会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迟到了吧?」妳有些犹疑,举足不定,要是再往前走,却没有看见他,可怎么办?

此刻妳已经离相约踏青的那块草地有段距离,也没让侍女跟着,要是前头他不在,妳独自一人身处在深林中,终归是危险。

 

踌躇一会儿,妳决定还是往前再走走。

毕竟他都留了长随等候,想必是不可能迟迟不见人影的。

妳想着,却发现没几步路,眼前的景色竟然开始渐渐的转变,桃红织锦之间,能隐约见到不一样的颜色夹杂其中。

 

才拐过一个弯,满目灼灼桃红变成了清冷淡雅的白,妳才知晓这片桃花林中竟有几株木兰花树。

丁泽仁说的,开的极好的桃花,原来其中还有这般景色?他就在此处吗?

 

妳放缓了脚步,方才沿途都是一色桃花,便不曾细看,只是一心想着在哪处能找见约了妳来,却不见人影的丁泽仁。此刻景色变换,似是别有洞天,让妳不禁放慢节奏,心宁神静的享受林间的春光。

 

木兰开花时有花无叶,花谢方才生出新绿,因此,岁岁春秋代序皆是花叶不相见,此时正当季,枝头上压着一刀刀雪浪纸般的白色花朵,个个杯盏般的大小。

 

妳不需探头,一眼就瞧见了他。

清风徐拂,便是春天里都漫天飞雪,不带冷意却也暗香浮动,随风而落的轻软花衣簌簌的落在丁泽仁肩头。

 

他浑然未觉,只是倚树而坐,一只手放在屈起的膝头,一手无意识的拨弄着剑穗,也并没有注意到妳的到来。

一片花瓣落在他的鼻尖,他啊了一声,皱了下鼻子,却没能令它落下,只好抬手拂去,动作十分轻柔。妳未曾想过他竟也有算的上怜香惜玉的一面。

望着这如画般的景象,妳一时看的痴了,没有出声唤他,只觉得这满目似要延烧到天边的桃华,连同几株遗世而独立的木兰树,已经美的不可方物,但飒爽的丁泽仁往花树下一站,这些花木衬着他精致的轮廓似乎才不算辜负。

 

前次相约满城灯火中,此次相见又是满目芳菲,他是真的很会挑选见面的地方,或者都是巧合?

 

「妳来啦!」他不经意地朝妳这儿看了一眼,才惊喜的笑开来。

此时此刻,他的笑颜竟让妳有些不知所措,结巴起来尽显慌乱。他也不取笑妳,只是大步流星的朝妳走过来,英气勃发一如既往。

「久、久等了。」妳有些紧张,甚至不敢看向他的眼睛,怕视线一交错,他就会听见妳如擂鼓般的心跳声。

「不久,不久。」丁泽仁还是对着妳笑,往常有些傻气的表情,今日却格外动人。

 

瞅了妳半晌都不见妳说话,突然抬手伸向妳的发鬓,妳一惊便想后退,他却反射性的拉住妳的手腕,「别动。」另一手却是轻柔的帮妳拂去沾在了头顶、鬓角的落花,末了还帮妳捋顺发丝。

「多、多谢丁公子。」妳说,仍然有些紧张。

 

「哎,不谢。」他见妳这么紧绷,倒是有些不自在,抓了抓后脑勺,「妳要谢的话,不如做件事情代替?」

「什么事情?」

「笑一笑吧。」他说,唇角的温柔与暖意胜过妳来时见到那妍丽盛放的春光,「妳笑起来最是好看的。」


评论-16 热度-94

评论(16)

热度(9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