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琳凯X妳】跟我走吗?跟我走吧。

*因为一张照片开的脑洞,照片贴在文末,虽然展开以前应该大家都能看见这张图了哈哈哈哈哈。

*可能是因为桌布放着琳琳的照片,现在一开电脑就想写鬼妳文,我对不起我杰哥。

*本篇女主略社恐注意 (有点我流,但没有太夸张啦我想 )

*OOC属于我,爆A属于王琳凯,今天换头像是宠粉的小鬼了。

*说不上来是想要一个这样的崽还是想要一个这样的男友。 (躺

*直属学长是锐哥,直属学弟是农农,还带着杰哥一起玩,是不是很幸福了。

 

/ 正文 /

 

妳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踏出公寓楼的大门就是向晚的北京街道,嘈杂的人声和现实会一涌而上,层层迭迭把妳淹没。往常妳是最厌烦交际场合的,交谊会、联欢晚会、聚餐、舞会──那种情感虚假的社交场合妳能避则避,只和教授或者交心的朋友偶尔一起吃饭。说的好听,是妳想Stayreal、想做自己,可是洗去事实脸上繁复精美的妆容,剩下的不过是一个苍白社恐的妳。

 

「妳是想孤独终老吗?」妳的直属学长是仙气爆棚却过得很糙的周锐,他老是在操心妳的人际关系,「妳看看妳,好好一个女孩子,读书好、嗓子也好,除了妳室友和我们这几个以外,妳还和谁出去过?难不成妳还指望在我们之间找人脱单吗?」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顺手夹走了妳碗里的牛肉。

「得了,找谁也不找妳们。」妳鄙视的打量他,「别人不晓得,你们的真面目我没看过吗?疯了疯了。」

跟妳一块出来吃饭的室友哈哈大笑,并且很贴心的夹了妳最爱的青椒肉丝给妳。

 

「还是我们阿玉最好。」妳在她脸上啵了一口,笑她忙不迭擦掉妳留在她脸上的油腻唇印。

「哎垮了垮了,周锐。」朱星杰就坐在周锐隔壁,「每次说她这个都没用,反正她也不会听。」

周锐瞪着眼睛,「说了没用,难不成我就不说了吗?」转过头就指着妳又要训话,被妳故作冷淡的一筷子拨开。

「不说啊。」朱星杰夹了满满一筷子的牛肉,给了周锐一个贼兮兮的笑,「我是行动派的,不说,直接做。」

 

「杰哥,你干了啥?」妳刚往嘴里塞了一口饭,警惕地看着他。

「没干啥啊。」他倒是轻松的往锅里又下了一盘子肉,「小鬼找我要妳微信,我就给了呗。」

「朱星杰!!!」

「妳不也很喜欢他吗?哎我这是帮妳一把──妳做什么,这些肉还没熟、还没熟!哇都疯了吗!」

 

认识王琳凯,是因为妳被朱星杰威胁着去看了嘻哈社的社团成果展。

开始和他连系,则是因为朱星杰不想去老人院看妳孤独终老所以把妳卖了。

那么,今天妳花了一下午准备,并且现在站在公寓门口又是为什么呢?

这次可不是因为朱星杰对妳做了什么。

 

「不是说不去吗?」他站在楼梯口,语气里满满的揶揄。

妳看着门外,没有回头,只是往后退了一步,避免晚风吹乱妳精心照料过的头发,「……我担心我师弟好吗,怕他没有舞伴怪可怜的。」

 

妳听见朱星杰在后面笑出声音来,甚至能猜到他大概怕笑得太大声,轻轻用舌头顶了一下后槽牙,「得了,妳比我更清楚农农有多受欢迎。」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妳担心陈立农一个人,不如担心小鬼没有舞伴。」

「那不可能!」妳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哪里不可能,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有人觉得他很可怕。」比方说隔壁班的陆定昊。

 

当然不可能。

王琳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

刚拿到妳微信的时候,犹犹豫豫过一星期才发了好友邀请,发什么讯息都很有礼貌,生怕给妳留下不好的印象。后来渐渐的会跟着朱星杰、周锐参加妳们的小聚会,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会调皮的跟妳开玩笑,会照顾着不善交际的妳。

他一点也不可怕,会尴尬害羞地喊妳姐姐;走在路上会走在外侧以免妳离车道太近;下雨时撑伞会往妳那里倾一些,淋湿他自己半边身子;会骑着脚踏车载妳赶下一堂课,骑得飞快,吓得妳一路惨叫,然后向妳炫耀他脚踏车的车技大概是车神等级。王琳凯的好太多太多了,多的说不完。

 

所以当妳隐约从朱星杰那里得知,王琳凯喜欢妳的时候,妳退缩了。

那么美好的少年,怎么能就属于我呢?妳想。

清澈的眼神、飞扬的神采、傻气又奶酷的笑容,还有不动声色的体贴,比起社交恐惧症、平凡又普通的学姊,可爱青春、长袖善舞的小学妹更适合他吧?

 

「再一个小时,舞会就要开始了。」朱星杰见妳陷入沉默,忍不住出声提醒。

妳几度迈步,却又畏惧那种要被众人视线打量的场合。

「就当作给妳自已一个机会。」妳听见身后有脚步声,朱星杰在妳身旁停下。妳们俩都已经毕业了,他显然是不打算返校去回味当年的毕业舞会,所以穿得十分轻便。而妳,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态,此刻穿着精致典雅的小礼服,外罩着薄纱披肩,手上挽了件薄外套和小提包,妆容精致、发型完美──缺席了毕业那年的舞会,却为了今年的毕业舞会,精心打扮。

 

「去吧。」

朱星杰的声音很轻,像是妳内心的天使与恶魔,同时对妳吶喊着。

去吧。去吧。

去见见妳一直放在心上的那个少年王琳凯。

 

妳一直记得从前刻意疏远王琳凯的时候,他用笑容掩盖的失落,毕业以后妳也不再主动联系他,所以他传讯息邀请妳参加毕业舞会的时候,妳并没有立刻回绝,看着手机屏幕发愣了半天。

一年过去,妳依旧喜欢王琳凯,而他,还喜欢妳吗?

「我应该能出席。」妳打出这几个字,又删掉──

 

「好。」就这一个字。

然后妳就被小鬼用幸福笑容的表情包洗了通知。

 

华灯初上,街道向晚,穿着小礼服走在路上,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彷佛今天才是妳真正毕业的日子。妳就像应届毕业的女孩们一样,用心准备了整个下午,想以最美好的姿态,赴一辈子只有一次的约。一日难再晨,何必辜负青春?

 

王琳凯没有给妳表白过。

妳也没有委婉地拒绝他过。

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暧昧从妳大二认识他直到妳毕业,看的妳锐妈、杰哥和室友都很焦虑。

「难不成真的是注孤生?」妳室友在聚餐时咕哝这么一句,吃了周锐一拐子。

妳装作没看见。

 

是不是注孤生,就看今晚了吧。妳难得在心底自己打趣自己。

杰哥说的对,就当作给自己一个机会。

 

远远的,妳就瞧见站在会场门口顾盼不歇的王琳凯。

也不知道是朱星杰给他报过信,还是妳们真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妳一袭缀白赭红小礼服,他一身笔挺的酒红色西装──这是毕业舞会还是参加婚礼?

 

视线交缠,妳的脚步就如同陷入泥淖,再也迈不开。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胆怯,刚刚路上明快的心情消散的无影无踪。

他朝妳招招手,唇角绽开一个妳熟悉的灿烂笑容。妳只是僵硬的也对他挥手,没有向他走去。王琳凯歪了歪头,有些不解,旋即又笑起来,坚定的往妳的方向而来。

 

再一步,再向我走来一步。妳在心底吶喊,双手紧张的攒紧了裙子。

 

妳从来不相信命中注定,也从来不相信直觉,但此刻妳却有种预感:认识王琳凯以来,每一次或浅或重的呼吸,都是为这一刻作准备。

他靠近妳的每一步,都踩踏在心跳上,扑通、喀嗒,动脉搏动与他皮鞋跟敲击地板的清脆声响稳定同步。

妳站在原地,他缓步浅笑而来,直至妳们之间只剩下一个心跳的距离。

 

王琳凯伸出他好看的手,一手执玫瑰,一手盛真心──

「姊姊,送妳一朵玫瑰花,妳愿意跟我走吗?」

 

不只参加舞会,一辈子的那种。



日日催我写鬼妳文的桌布(#



以及「跟我走」示意图。(#



评论(22)

热度(145)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