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农X妳】有着温暖笑容的店员

咖啡馆三十题之【26 有着温暖笑容的店员】

 

* 本来听着范玮琪的Ithink I 想练习写个小甜饼,可能是人生太缺乏这种甜甜的心情,还是写不出来,所以回到咖啡馆哀叹人生的无奈(?)了

* 希望今天妳们有吃到甜甜的农农

* 若OOC请见谅

* 注 : 恰北北是闽南语,意思就是说凶巴巴、脾气不好,通常用以指女生。

* 来来来,【特别的鸡尾酒给特别的你】,这一题,让你想到谁呢 ?


/ 正文 /


「农农。」

穿着浅粉色衬衫的大男孩转过头看妳,一双眼睛里都是疑惑,「嗯?怎么了?」

「笑一个。」

「什么啦。」他没搞懂妳想要什么,弯着眼睛露出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有点尴尬。

 

「人生真的好艰难啊。」妳捧着热腾腾的美式咖啡,丧气地垂下肩膀,「人生都如此艰难了,农农连笑一下给我加油打气都不愿意。」

「哪有啦。」他说,转过头去继续擦桌子。妳便也不强求他对妳笑,静静地坐在窗边的位置,看着玻璃外头行色匆匆的人们。

 

这个年代,咖啡厅已成为一种时尚标志,念书、闲谈、叙旧、面试、签约……在风格各异的咖啡馆中,总能见到神态各异的人。而这一条街上,则因为地段接近金融中心,附近还有高中、大学,开满了咖啡厅,竞争激烈。

整条街上,妳独爱这一间咖啡馆。

 

不为什么,因为它不仅咖啡好喝,还有笑容特别治愈的店员。

早上上班或者午休的时候,妳总会到这里来,买杯美式,试图和这个大男孩搭讪──发现这间咖啡厅的第四天,妳就认识了陈立农,两周过去后,妳总爱亲昵地喊他,「农农。」

他是个爱笑的大男孩,眉眼弯弯,像是钓鱼线末端的钩子,总能一下子把妳低落的心情猛然提起,让所有的不如意和烦心事,都转瞬消散。


出社会不过两年,妳却感觉自己苍老了十岁,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商业战场,求不了真心,也容不下天真,妳总得逼迫自己对他人多一些防备,添一些疏离,以免最后落得狼狈不堪。

而陈立农的笑容,就是妳下班后的避风港,蜗居在他的嘴角,能够忘却被算计的伤痛和与现实妥协的疲惫。

看着他清澈的眼神、温暖的笑容,妳所求也不过是一点善良与真诚。

咖啡馆的门就像是现实与理想的交界,推门而入,妳能见自己的理想世界,推门而出,就又要抖擞精神站到风雨之中努力前行。

 

每一次妳无比疲惫的时候,总是端着咖啡,软语求他对妳笑一笑,那种灿烂就像是游戏里祭司施展的圣光治愈术,只要几秒钟,满血复活。

陈立农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笑容还能有这种作用,每次听到妳的话,反而笑不太出来,有种不自然的尴尬,像是被夸奖一样感到害羞。

可他意识到自己笑容太僵硬的时候,往往会换个方式安慰妳、逗妳笑。

 

「要不要吃草莓生乳卷?」有一次,他端着切好的蛋糕走到妳的座位旁。

「你请客?」妳打趣他。

「没问题啊,我请客。」他豪迈的一拍胸。

「真的?」妳伸手就要去接盘子。

「假的。」就在妳碰到盘缘的前一秒,他迅速地收回手,对妳调皮的吐舌,走远几步,当着妳的面几口把蛋糕给吞了。

妳夸张的捧心,「农农,你居然这样对我,枉费姐姐这么喜欢你!」

「就是因为妳这──么喜欢我,才吃给妳看啊。」他嘴里还嚼着蛋糕,说话都不太清楚,「我吃了蛋糕就开心,我开心,妳也开心。」他吞下嘴里的东西,用指腹把嘴角的奶油刮进嘴里,「大家都开心,对吧?」

「对你个大头鬼啦。」妳笑骂他,心情却莫名的好了起来。

他还故意凑到妳的面前,「嗯!蛋糕真的超──级好吃的。」故作无辜地看着妳,「妳真的不吃喔?」

「陈立农!」

「哈哈哈哈哈哈哈──欸!妳怎么拿卫生纸丢我啦!」他一溜烟躲回柜台,「姊姊妳这样恰北北不行哦。」

 

这个咖啡馆里有陈立农,就像是有种神奇的魔力。

只要走进这儿,无论是待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或甚至一个下午,都能够带着晴空万里的好心情走出大门。

妳觉得妳可能得了陈立农缺乏症。

 

 

又是一个蓝色星期一,妳总是跟陈立农说,周一是一星期中最可怕的一天。

生活逼迫人对现实低头,再怎么对上司失望,工作还是得干,薪水还是得赚,每一个星期一对妳来说就像是地狱一般,永远不知道踏进会议室的前一秒会有什么突发状况来袭──尤其是那种,上司不会给妳用「太突然」作为理由来推迟或拒绝的工作。

作为企划部经理的妳,今天上午经历了一场真实的噩梦。

上周提交的企划分明已经通过,这周就要开始实施,周末也没有任何消息要求妳做修改,但偏偏在今早的各部总会议开始前半小时,上头要妳重新交一份企划,上周的全部作废。

妳简直要疯了!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作废就作废。

 

质问作废的原因以往例来看根本是浪费时间,因此妳不打算浪费口舌去争执。

只能在开会前半小时,紧急召开企划部会议,紧赶慢赶的弄出一份草案──半小时根本不够重新发想、完善、修改企划档案,只能先提出雏形。

想当然,这个不够成熟的企划在会议中被上司海削了一顿。走出会议室时,妳根本没有心情去想怎么抓紧时间修正企划,满脑子都是「人生好艰难」、「活着好累」、「难道这世界就没有三观正常的人吗?」

 

午休时间,妳就像一缕幽魂一样飘到咖啡馆,也不点单,径直落了座。

陈立农看妳状态不太对劲,轻手轻脚的坐在妳身旁的空位,「妳还好吗?」

妳只是长长吁出一声叹息,没有答话,也没有搭理他,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

「最近太辛苦了齁。」他摸摸妳的头,示意妳抬头看他。

 

妳看见面无表情的陈立农用两只食指把他自己的嘴角向上提,然后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加油啦。」大男孩笑得见牙不见眼,「给妳一个笑容鼓励鼓励,这样妳会开心一点吗?」

评论-16 热度-90

评论(16)

热度(90)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