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星杰x你】失眠夜 07

*很快就要到回北京(?)的时候了

*七人组里还有两人没有姓名,BUT还没想好谁适合出现在七人小群组里面,any good idea?

*日常在挨打边缘把不住嘴的磊子

*老么回去呢还是不回去呢这是个好问题。

*OOC归我,美好的缘分属于所有人

*前一篇走  这里


/ 正文 /


拒绝了磊子送妳上楼的提议,妳自己从岳明辉住的宿舍楼,缓缓地回到自己房间。从走路乃至于呼吸,都很吃力。

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身体甩到床铺上,妳躺着凝视天花板,不管睁着眼、闭着眼,心慌都会紧紧扼着妳的咽喉。刚接到讯息时哭过那一场,又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还和老岳出去借酒浇愁,其实失恋的难受已经消去许多,可妳就是睡不着。

 

除去全无睡意这件事情,妳感觉已经从最初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不是都说失恋至少都是几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才能缓过来吗?

妳忽然觉得有些罪恶感,是不是妳其实没有那么喜欢他,所以现在很快地就能接受分开的事实。

「失眠了。」妳打开手机,任屏幕荧荧的灼痛妳的双眼,想发这么一则朋友圈,但不管屏蔽谁,屏蔽多少人,妳都觉得这内容太矫情,最终删删改改的,却没有发出去。

最常念叨妳不好好睡觉的老妈子岳明辉此刻已经睡死在自己的宿舍里,「尘虑心头过,半点儿都不留」的傻磊子应该进入梦乡了,过的糙但是坚持早睡保持好肤质的锐哥应该也不会第一时间看见,这一条朋友圈发出去,十有八九会被爆脾气三姊刷到,然后不是爆call妳电话,就是把老岳叫醒杀到妳宿舍来促膝长谈。

 

想想三姊,妳打了个冷颤,还是闭上眼睛努力睡觉吧。

毕竟生活还是要过。今天这个精神状态,是别想把论文写完了,不如多睡一些,明天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但有些事情,毕竟是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控制自如的,比方说,睡意。

直到早上六点半,妳才迷迷糊糊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失去意识。

 

这失常又毫无建树的一天,像是程序中的一个BUG,一觉醒来之后,除错就已经完成。

日历一张张的撕下,速度快于公路上呼啸而过的跑车。写论文、准备答辩、吃饭、社交……除了晚上总睡不着以外,妳的生活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妳恢复精神的速度超乎所有人预料──包含妳自己。

「所以说,爱情也不是不可或缺。」妳在吧台之后擦着杯子,对三姊笑,「人嘛,从来就不是少了谁就活不下去,颓废之后总要站起来的。」她给妳一个赞许的眼神,一口喝尽杯中的酒。

 

自从晚上失眠成为常态,妳不得不找些别的事情做,于是就在妳们常去的那间酒吧学起了调酒,如今的聚会,大多都是妳在吧台里,六个兄弟姊妹在前台与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董岩磊一只胳臂揽着周锐,一边研究妳给他调的究竟是什么。岳明辉慢条斯理地喝着长岛冰茶,「答辩顺利吗?」

「还可以吧。」妳想了想。

妳把一杯Saltydog推到三姊面前,她把沾在杯缘的盐全用小汤匙刮进了杯子里,「算上妳,今年大概有四个人要毕业。」她的唇印浅浅印在玻璃杯缘,是淡淡的红色,「一下子走一半的人啊。」

「三姊就这么笃定我们全要走啊?」妳笑嘻嘻的说,把刚用完的伏特加放回柜子上。

 

「三姊想走,就跟我们一起回北京啊。」董岩磊凑过来,还勾着周锐没放手,「老么这件事儿可没完,三姊妳跟我们一快去打──哎哟!」周锐一巴掌糊在磊子后脑杓,都还没开口说话,岳明辉和妳倒是异口同声,「闭嘴吧磊子!」

然后几个人笑成一团。

 

妳哈哈笑了几声,深深叹了口气。

三姊他们没有看见,只是嘲笑着又不知道给嘴巴上门闩的磊子,要他别老在挨打的边缘试探,周锐看着仙,可手劲儿一点也不是仙子等级的。

尽管从分手的低潮中缓过来,但有时候妳会觉得特别疲惫,彷佛人世间所有的缘分都掺杂着那么一点虚假,看着好好的,却总在妳无法察觉的时候,崩毁的无比迅速。

 

岳明辉突然喊妳,「姑娘啊,毕业跟妳岳哥一块回北京?」

妳知道今年磊子、老岳毕业后都计划要回国,但妳还没想好。

周锐也看着妳,一脸欲言又止。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也会跟岳明辉和董岩磊一起飞北京,倒不是因为毕业,而是跟着指导教授受邀参加一个研究计划。

「也许吧。」妳不置可否,嘴角的笑意很勉强。

 

岳明辉读懂了妳的表情,没有追问,只是让妳给他再把酒杯满上。

「老岳你别喝了吧,上回我跟老么把你扛回宿舍,贼重。」董岩磊推了他一把,那个贼字咬得特别用力,明明就是夸张了说,却自带着磊子式的真诚。

岳明辉哟呵一声,就不乐意了,换上一个危险的笑容逼近傻傻的董岩磊,「什么贼重?磊子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不是、不是!」面对岳明辉,他不得不放开勾着周锐的手,想办法把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低,「我、我是说老么说你贼重!」

妳瞪大了眼睛,「董岩磊,说话凭良心啊!我就是心里想想我可没说──」

 

「姑娘,哎我们姑娘,来来来,跟妳岳哥好好谈谈什么时候妳岳哥我就贼重了?」

幸好隔着吧台,岳明辉碰不到妳,妳故作惊恐的贴到后头的酒柜上,「三姊,三姊救我!」

「躲什么躲?难道我还会吃人吗?我还会打妳啊?」岳明辉见妳把他塑造成一个反派的样子,又开始碎念,「姑娘妳这就太不上道了,妳看我啊,义无反顾的带妳吃饭、陪妳喝酒,对不对,妳说我哪儿重?我是腮帮子鼓起来了还是腰上长肥肉了?枉费我平时这么宠妳啊,作为哥哥的我十分心痛了。」

妳可怜兮兮的,凑上去给他倒了一小杯威士忌,「大哥我错了,咱们家大哥最帅了,一点儿也不重!一点儿都不胖!」

「哎!这还差不多。」他也没想真拿妳怎么样,满意的就接过了酒,「我就勉为其难带着我们姑娘一块回北京吧。」

三姊在一旁无情的嘲笑,「你就一个人说说吧,小妹哪时候就答应回北京了。」

 

北京。

那个有他在的城市啊。以前天天想着赶紧毕业就能回去,现在马上就能毕业了,面对着去留问题,妳却满心踌躇。

回去?还是不回去呢?


评论-2 热度-68

评论(2)

热度(68)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