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連結:

一、【刀劍-神隱】囚愛 (光忠X審)

二、【刀劍-神隱】驚喜捉迷藏 (鶴丸X審)

*大和守安定視角



那一對美麗的緋紅雙眼,簡直就像是紅寶石一樣,蠱惑人心呢。

 

我隔壁房的鄰居說,這是主上找到他並帶回來時,說的第一句話。

於是加州清光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那艷紅的花朵──和他的眼睛一個色系,熟練的榨汁出來,給自己的指甲上色,紅色的髮帶、紅色的雙眼、紅色的指甲油,連身上的衣服色系也是黑紅二色,他似乎認為,只要身上帶著紅色,便可以讓主上時時刻刻注視著他。

 

傻瓜,主上最喜歡的是藍色,從來不是紅色。

 

依照本丸的慣例,新來的刀劍必須待在第一部隊足足兩周,參加實戰增強曾經有過的戰鬥手感,且跟在近侍身旁熟悉本丸的事務。當時的加州清光就像一塊牛皮糖一樣黏在主上身邊不放,開口閉口都是問自己可不可愛。

「清光超可愛的。」主上總是笑得燦爛,捏捏他的臉,然後得到一個更為開心的笑容。

嘖,就只會撒嬌。以前沖田君在的時候……算了不說了。

 

第一部隊的生活總是忙碌,那時剛加入本丸的我每天總是足不沾地,到處都有事情做,現在劃分到第二部隊以後,反而閑散了許多,有更多的時間去看看這些曾經或是隊友或是敵人的刀劍。以前的同伴只有清光一個,總討厭他分散沖田君的注意力,現在想來,同伴多起來似乎也不是什麼壞事。

「安定,你在這啊。」夏天的本丸不算悶熱,聽著風鈴響聲也挺愜意,那抹本該去追尋主人身影的紅色來到了我身邊,微笑著。

「今天怎麼沒追著主上跑啊?」我咧著嘴笑,他從來不掩飾自己對主上寵愛的渴望。

他撇撇嘴,「我早就不是第一部隊的成員了,主上要出陣,我難不成還偷拐匹馬跟去啊?」

我笑了一聲,沒有搭話,今天這樣舒服的天氣讓人發懶,多餘的話一句也不願說。

「 ……吶,安定。」待我側過頭去,才發現他一直盯著我看,「你覺得……我可愛嗎?」

我臉色頓時怪異了起來,「這個問題你問我幹嘛?主上不都說了你很可愛嗎?」

「我是真的被愛著嗎?」他喃喃自語,轉過頭去看著庭院,反而沒有了當初在這裡找到我時的那種開朗笑容。

這傢伙,怎麼了嗎?

「總覺得主上離我越來越遠。」他嘆了口氣,似乎還在掛懷著沒能留在第一部隊的事情,「頭幾個禮拜都和主上待在一起,他去哪我就跟去哪……主上說我紅色的眼睛很美麗……那為什麼不讓我留在第一部隊哪?」

 

「第一部隊有固定的編制。」我聳聳肩,第一部隊是主力兼先鋒,要背負的責任很大,相對的要求足夠高的戰鬥能力,「能特別騰出空位給新人去練手已經很不錯了。」

「可是主上誇讚過我,他說我很厲害,也說我很可愛。」一旁的清光不知道犯了什麼魔愣,簡直就是鑽進了死胡同裡,「為什麼不讓我留下來?」

「拜託,」我翻了個白眼,「可愛、厲害,和留在第一部隊是兩回事好嗎?」

就算真的能留在主上身邊,誰又能保證……我們能護得主上周全?印象中那個溫柔模糊的身影再次閃現,沖田君……

 

鮮血、火焰、吶喊,我已經記不清楚最後一次看見沖田君平和的笑容是什麼時候,清光呢?他為什麼對於新主上那麼的親近,難道他就不想念沖田君嗎?對於現在的主上,我不抗拒,也不親近,我已經,不想再次體會被拋下的感覺了。

 

等我回過神來,清光已經不在身邊,也許是他叫喚了我幾次沒有回應,就離開了吧。

 

倒是主上最近似乎精神不佳,本來願意偶爾幾日摘下的面紗又開始天天不離她臉龐了。那日在廊上遇到了近侍太郎時提了幾句,沒想到晚上路過本丸大廳時就聽見了他和主上的對話。

「這幾天晚上確實是都睡不好,老是做噩夢,要不是夢到有人在追我,就是感到強烈的不安,好像躲哪裡都會被找到一樣。」隔著拉門,我也能聽出主上大人聲音中刻意掩飾的疲憊,但是……這種惡夢……

「是不是還覺得有人在遠處呼喚你?」我聽見太郎繼續追問。

「是啊,你怎麼知道!」

 

「主上,這幾日......小心些。」

「小心?」

「包含我在內,不要吃任何人給你的食物,也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名字。」

本丸裡果然有人想要將主上神隱嗎?

 

該不會是清光吧?皺起眉頭思索,腳卻不受控制的踱到了清光門前。不會的,清光雖然很喜歡主上,但是他是不會自私到把主上藏起來的。

沒事,應該是我想多了。

- - - - - - - - - - -

大和守安定從來沒有如此後悔過,在他聽見審神者失蹤的那個早晨。

他一雙溫和的眼睛迸射出從沒有過的銳利,在旁人不注意時緊緊地盯著加州清光。

 

太郎太刀的臉色十分難看,他在審神者門外守了一夜,不料晨時主上卻依舊消失無蹤,他細細的交代了尋找的組別分配,才讓眾刀劍散去。

所有人都臉色凝重,唯有加州清光的表情複雜的讓安定看不透。

明明分配著他們兩人同一組,加州清光卻沒有等待安定,獨自一人快步的往房間的方向走去,越看越覺得有蹊竅的安定一個箭步把加州清光拉到了無人的廊上,「清光,你做了什麼?」

「我只是希望主上只看著我。」加州清光咧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

「你很自私。」他盯著清光,字句清晰的說著,「你以為只有你一個人經歷過不堪回首的過往嗎?你忘了沖田君嗎?你怎麼可以這麼做!」

「我,只是希望被愛。」他喃喃自語,像是沒有聽見安定的話。

「快把主上放出來!」安定不耐的低吼。

「可是,」加州清光抬起頭,臉上的笑容依舊難看,「帶走主上的不是我啊。」

* * * * * * * * * *


沒有錯,誰說神隱一定要是神隱成功的結局呢 (#

至於是誰帶走了嬸嬸我想應該很清楚吧哈哈哈

這次嘗試了用兩種視角去描摹,感覺有點失敗OHO


评论(6)

热度(16)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