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刀劍-神隱】囚愛 (光忠X審)

神隱這個主題,是因為我昨天看了一個很恐怖的條漫(#

【這裡走起】 忽然覺得黑化的靈也不是沒有道理,尤其考試前又看了穿越小說 (望天

各種類型的男主洗劫了我的三觀,所以別再說我三觀不正,因為我已經沒有三觀惹(##

因為三条家的刀我只有今劍、岩融和石切爸爸,最有壓迫感那兩隻還在揍地圖ing (掩面

所以就讓媽媽出來打頭陣吧!(一點關聯性也沒啊!\


- - - - - - - - - - - - - - - - -

薄紗下的面容,是什麼模樣呢?


少女彷彿聽到呢喃低語就在耳畔,猛的回頭,卻是一個人也沒有。「幻覺...吧?」她嘆了口氣,「果然是最近太操勞了呢。」為了早日將博多接回家,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在研究地圖和路線,連帶的讓近侍太郎太刀也忙得足不沾地。


「主上。」她回過頭,微笑的看著太郎--儘管面紗一定會遮住她的表情--她高大的近侍正皺著眉頭,「您最近是不是休息的不好?」

審神者訝異的挑了挑眉毛,「你什麼時候學的透視眼啊?」居然還能看透她的面紗。

大太刀這才緩和了表情,還能開玩笑,看來精神是還不錯,「不,只是這幾天您走路的腳步不太穩,用膳時也吃得不多,大家都挺擔心的。」


「擔心......」審神者感動了一下,卻嘆氣,「這幾天晚上確實是都睡不好,老是做噩夢,要不是夢到有人在追我,就是感到強烈的不安,好像躲哪裡都會被找到一樣。」

「噩夢?」才剛舒緩的眉頭又緊緊的擠在了一起,太郎端詳著自家審神者,想從薄紗掩蓋的模糊五官中看出一些端倪,「是不是還覺得有人在遠處呼喚你?」

「是啊!」審神者訝異的瞠大了眼,「你怎麼知道!」

雖然不是呼喚她的名字,但是潛意識中卻有股推力讓她向著那一處前行。


「主上,這幾日......」大太刀欲言又止,「小心些。」

「小心?」

「包含我在內,不要吃任何人給你的食物,也不要告訴任何人你的名字。」本想著太郎難得也會學鶴丸嚇人,想調笑幾句,卻被他比平時更為嚴肅正經的表情給驚住了。

「知道了。」雖然納悶,她卻沒有問出口。



是夜,審神者又聽見了細語呢喃,有了早上與大太刀那一番談話,她自然是對聲音的來源避而遠之,被褥一蒙便睡去,企圖將惱人的嗡鳴聲隔絕。

那些字句卻無孔不入的鑽了進來,


「妳是誰?」

「妳是誰?......」

「妳是誰?」

「告訴我,妳是誰?」

「快告訴我妳是誰!」


她猛的坐了起來,胸口快速的起伏,驚出一身冷汗,夢裡的一片漆黑才將將散去,噩夢裡的低語卻像是跟著她回到現實一樣,陰魂不散。


審神者甩甩頭,卻散不去這些不愉快,「唉......去洗把臉再睡吧。」她起身向前廊走去,卻在窗櫺處看到了高大的剪影。

「太郎?」她遲疑的要去推拉門,卻被門外的聲音止住動作,「別開。」

「為什麼不?」她是停下了,卻提出質疑。


「...只是坐在這裡賞月。」遲疑半晌,太郎才回話,卻是用手抵住了門的開闔處,生怕審神者不聽勸告真的開門走出來,「主上妳趕緊睡吧,明天還要去地下城。」


近侍的支吾明顯是有所隱瞞,但是審神者卻不打算追問,「應該是,在幫我守夜吧?」一道暖流淌過她的心田,「知道我發噩夢,怕我半夜一個人會怕嗎?」

真是彆扭的關心呢。


她轉身回到寢室,卻偷眼覷了前門高大的剪影不曾移動,便悄悄的移動到後廊,後廊外便是庭院,雖說繞到洗沐處是遠了點,但是發了冷汗以後渾身濕膩,她還是想要沖個涼再睡。


不料,才離開後廊沒幾步,就被堵到了,「主上?」溫潤的嗓音響起。

「嗨,光忠,這麼晚了還沒睡啊?」她尷尬的笑了笑,就怕他轉身就去和太郎說自己偷溜出房的事情。

「有點口渴,起來沖壺茶。」他笑了笑,俊朗的神情在月光下暈開成盪漾的鏡花水月,讓審神者一愣,好半天沒有反應。


燭台切光忠一笑,掩去眼底的溫柔,「主上這時候起來走動,也是睡不著吧?要不要喝一杯止渴?」

「嗯......」眼神從頭到尾未曾離開光忠的笑容,像是被蠱惑一樣,接過了精緻的茶杯抿了口。

而後,人事不知。


月光很快的被飄過的烏雲遮住,原本明亮的庭院霎時晦暗了下來,一個人影也無。

燭台切光忠坐在自己的房間內,憐愛的撩起遮住少女面龐的薄紗,「原來,面紗下的妳是這個模樣啊?......幸好只有我看見了呢。」


「以後,也只會有我看見呢。」

----------

嘛這篇寫出來的時候是2015年六月

現在已經寫到第十一篇的神隱了ORZ意外地寫的很多

但是灣家的乙女小夥伴真的好少(掩面哭泣) 新認識的小夥伴們幾乎都表示:啊不排斥但不太吃

QWQQQQQQ

评论(5)
热度(26)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