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情人節賀文】燉肉三十題之二十八(邱喬)

*ooc預警
*有肉注意
*雷者右上角叉叉自便

28. 现在就做

 

二月十四号情人节,邱非现在的心情极度不美丽。

 

乔一帆三天前被一通电话叫回家,说是有事情。没想到今天一早起床刷微博,就看到乔一帆被标注在一张照片中,从角度来看是偷拍的,乔一帆半正式的着装,和一个长相秀丽的女孩坐在餐桌两边,女孩笑得很开心,两坨红晕衬的她水灵动人。

傻瓜都看的出来这是在相亲。

 

虽然后来乔一帆有打电话回来解释他是被蒙在鼓里的,并不知道家里打算趁着情人节把他和那女孩送作堆,但邱非却无法扫除笼罩心头的阴霾。

同性恋爱这条路,注定他们有道崁是必须要迈过的,他当时想着两人都还年轻,没有太在意,但是现实打得他措手不及,邱非猛然惊觉乔一帆和他之间的关系虽不足外人道,宣示主权却是必须的。

两人交往至今,邱非才发现他没有过多的打算两人的未来,果真爱情使人盲目,盲目到忘记一段感情不可能永远只有现在而没有未来,不可能永远只有相爱而没有相携。

 

他慌了起来。他是知道乔一帆的,虽然看起来温和,倔起来却也是无人能左右。若是有一天,乔一帆忽然发现他们两人之间没有未来,会不会毅然决然离他而去,顺从家里的愿望,和一个女孩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

邱非心里发紧,他一直都清楚自己无法容忍没有乔一帆的生活,却没有想过要去规划有乔一帆在内的未来。

 

乔一帆在电话中提到隔天就会回H市,让邱非在家里等他,电话中他似乎颇为愉悦,「运气好,我家附近有家特别好吃的蛋糕店难得卖了你喜欢的波士顿派,明天带回去给你。」

邱非彻夜未眠,一门心思勾勒着该怎么把乔一帆给栓牢了,最好,是栓在身边一辈子。

 

于是乔一帆抵达H市机场时,看到的便是一个表情凝重、眼下泛青的邱非。

「邱非?」他讶异的低声呼唤,「不是让你等我就行了嘛…你怎么啦?精神看着不太好。」

「一帆。」邱非定定地看着他。

「嗯?」

「一帆。」

「我在,怎么啦?」

「一帆。」邱非只是不断重复着恋人的名字。

「…邱非?」

「一帆。」两个字,含括了邱非缠绵的情意,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坚毅,可惜乔一帆慌乱地当下,竟是没听出来。

「邱非你是不是不舒服?还是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他把邱非拉到了角落里,揭下对方的口罩仔细审视。

「看起来还好啊…」他嘟哝,让自己的额头轻轻靠上邱非的,「也没发烧。」苦恼地皱起眉头,然后伸手就往包里掏,「还是先喝点水吧。」拧开瓶盖后手却一个不稳,撒了些在自己身上。

 

水流沿着乔一帆姣好的唇线掠过下巴,抚过喉头,最后没入衣领之中,湿漉漉的反射着光泽,一如乔一帆湿漉漉而苦恼的双眼。

看的邱非喉头发紧。

 

乔一帆还来不及掏出纸巾给自己擦擦脸,便被邱非一把抓着往偏僻的洗手间方向走去,任凭那罐还没关好的水打翻在两人方才所在的角落。

 

 【後續燉肉這裡走起】

-

别说我烂尾我不会承认的哈哈哈哈

我就是衝著2/15發怎麼樣你咬我啊姊就是這麼任性(我已經神智不清

评论(27)
热度(53)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