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另一个世界的自己】01.红线

曾经,有个古老的传说,月下老人会将姻缘的红线,系在一男一女的手上,无论相隔千里抑或是近在咫尺,这条线,终将让两人相识、相恋。

 

她,一个傻傻的女孩,在高一那年盛夏,迎接了初恋,她瞬间明白为什么朋友们总是说恋爱使人智商直线下降,平时都在朋友身旁,为她们打气、安慰的她,现在也成了爱情的俘虏。

 

偷偷的,喜欢着一个人。

像是在夏天的艳阳之下,逆光看着无垠的蓝天,那种雀跃和宽广的心情,夹杂着什么,有着春樱方谢,留下的残芬。

 

她依稀记得,国中时的好友曾经出于好奇的问过她:「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啊?」

对于爱情有着憧憬的少女,话题总是会绕着绕着,便转到了所谓的感情上面,那时的她,这样回答:「嗯...我想,开朗、幽默,还有,能给我安全感吧?」

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喜欢上那种受欢迎的对象,或者是运动细胞发达的男孩子。

 

结果,却在那年盛夏,遇见了他。

 

「他?可爱是有点可爱,但是和你之前说的类型不太一样啊?」好友得知后,反应很是困惑。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是很了解原因,但是就像千篇一律的,你去询问坠入爱河中的情侣们时会得到的答案:「就是一种感觉。」

是的,就是一种感觉,告诉你,就是他了。

 

他比她想象中的纤细、可爱、幽默、搞笑,也没有她想象中的拥有可以依靠的宽阔肩膀,或者是感觉能够撑起崩塌的天空的身高。

但,她的感觉依旧告诉她:「啊!就是这个人!」

 

原本只是同学的关系,只是藉由一次又一次的捉弄而相识。

他原本只是个总坐在位置上一语不发,看着手中书籍,甚至有些沉默的少年,她和朋友们打闹着进教室后,总会绕到他身后,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书中的内容,柔顺的长发顺着她身体的前倾,搔弄着他露出的白晰脖颈,他惊了一下,才意识到她的到来。

 

她也不在意少年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总是调皮地笑笑,便又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去,而两人的初相识,便是建立在这日日重复的无声交流中。

 

直到他开始和班上同学热络起来,和他最要好的女性朋友,依旧是她。

这让她不禁有些小小的期待,期待自己在他眼中有那么一点点特别。

 

他总是和她聊许许多多事情,无论是课业、家中的事务,还是随便搭话。

他拔河比赛时,找人保管物品,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

他比赛胜利时,兴冲冲的就来和她击掌。

冬天很冷的时候,同学们总挤成一团从外堂课教室返回班级,当所有人都把纠结在一起的手抽离,只剩下两人的手交握,他没有立刻放开。

考体适能跑操场时,因炎热而脱下的外衣,总在经过自己班级时,他会大叫她的名字,准确的扔给她。

 

她偷偷期待每周两人可以坐在同桌的美术课。

她偷偷期待辅导课昏暗的教室,两人可以共享一人一边的耳机。

她偷偷期待吵杂的国文课,他会反转椅子和她聊整节课。

她偷偷期待数学成绩发放,因为只要她考好,他也会一同高兴,像是进步许多的是他而不是她。

她因为数学课乱过头的秩序而生气,要班上同学尊重一下老师,他下课会腼腆地过来关心:「你刚刚很生气喔!」

 

她一直偷偷期待,期待一点点的特别。

想要证明自己是足够出众的,凡是能力所及的事情,都尽量做到最好。

 

升上高二时,她得知两人分到不同班,甚至是不同楼层,十分的难过。

却又安慰自己,还有在校园中相遇的机会。

但他看起来什么也不在意,什么也不关心,这让她心情失落了好一阵子。

 

在升旗台为了朝会出公差的她,站在台上,总能清楚地找到他的位置。

但是,他似乎从没又正眼看过升旗台。

偶然的,一次放学的巧遇,她半真半假的抱怨过:「你升旗都不专心,没在看台上喔!」

他的一句,「有啊!我很认真在看妳,可是妳都没看到我。」

让她为此开心了整整一周。

 

两年过去了,她以为这样的感觉会因为分班而逐渐淡去。

却只是如酒,越久越香醇,越是吸引人去品尝。

 

到了高三这年,大考结束的所有人,都弥漫着解放的气息。

至少,是短暂的放松。

她终于鼓起了勇气,在情人节那天,说出了藏在心中近三年的话。

换来的却是惊愕和尴尬腼腆的笑容。

 

虽然说了,他可以慢慢想,她等。

但是心里却有了个底,而他并没有让她久等,当天放学她就收到了简讯答复。

想当然尔,她失恋了。

 

在放学路上,孤独地走着,感受泪珠在眼眶中转悠,她很讶异自己居然有大哭的冲动。

 

其实她心里早就隐隐有了猜测。

他红线的另一端,系着的从来不是她。

 

* * * * * * * * * * * *

就是个引子

被群里的无量推入了大量的灵感之中

 

这篇其实算是旧作

但是现在的心情实在是太忧伤了所以我不想写新引子

相较起现实里其他的人事物,爱情这回事带来的困扰显得太渺小

就是难过

很难过

放这个作为引子,是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设定一个相同的过去

纯粹

只是想要给她一个这样的过去

好像这样我们才能够有所联系

好姊妹嘛

 

就像是

半身一样


这篇从头到尾是不是小说

我自己都有点迷糊了

总之

就是说书的嘴,唱戏的腿

三年的时光就这么短短的被我浓缩在这不知道有没有一千字的短篇里


评论
热度(4)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