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岁月静好(邱乔)03.

03.

一杯摩卡、一杯卡布奇诺、一块轻奶酪蛋糕。

 

习惯了咖啡入口的温热,悄悄握在掌中的乔一帆的手,相对的冰凉了起来,等到邱非意识过来的时候,他正给乔一帆做着手操,微烫的指尖一寸寸的熨贴后者冰凉的肌肤,像星火点点落燃在了白纸之上。

空气中好像正酝酿着什么,若有若无的撩拨着两人,隔壁几桌依旧是那样笑语偃偃,似乎没有人发现两个小年轻这桌的空气,格外的蒸腾发热。

乔一帆本也任邱非拉着自己的手,看着他一脸出神,便也没抽回手来,光用一只手慢慢吞吞的享受着难得的闲暇和蛋糕,直到邱非节奏稳定的开始给他做起手操,「邱、邱非?」他挣了挣,没能达成目的,就睁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明显经回神的邱非。

 

他反射性地放开了那只终于有些热度的手,虽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更亲密的举动都做过了,邱非还是不自觉的脸上一热,「抱歉,习惯动作。」从前在嘉世训练营的时候,邱非一钻入了牛角尖,或者是想什么事情太专心,便有绞手指的坏习惯,横竖对职业选手来说该戒掉,戒着戒着,就从绞手指,成了做手操。

乔一帆笑了笑,「邱队又在想什么?」无视邱非听到这个称呼以后几不可见的蹙了下眉。

「邱队?」逗人似的,乔一帆刻意重复了一次,眼角藏着戏弄。

但邱非愣是一个字也没说,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乔一帆,直直瞧进乔一帆眼眸深处。沉甸甸的,邱非所领导的对视,像是一汪深潭,黝不见底,拉着两人往深处溺去──不,乔一帆想,应该是只有我溺在了这里边。

像是对邱非这个人上瘾了一样,不是逃不出,而是心甘情愿地留下。

 

「都说过了,不是赛场上,不要叫我队长。」邱非抬起手,摩娑着乔一帆的脸颊,也不顾乔一帆想闪躲,指腹下滑,抹掉他嘴角的膏状奶酪,在他惊异的目光下,坦然地舔掉指尖的甜霜,「还有,别老是沾在嘴角上,不是小孩子了。」

 

小孩子。乔一帆一挑眉。

 

邱非发誓,乔一帆一定是跟谁学坏了。因为一脸温良恭俭让,人畜无害的乔一帆,突然之间飙起了手速,刮了一杓子的奶酪霜往邱非鼻子上抹,搭上邱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的楞楞神情,喀擦喀擦的存进了手机里,还有心里。

「邱非队长,」乔一帆故作严肃的递过一张纸巾,「吃个蛋糕也能沾鼻子上,都不是小孩子了。」眉眼间藏着的,是憋不住的笑意。

 

邱非眉毛一跳,十分淡定的接过了纸巾,把鼻尖的奶酪霜抹掉,但是一缕甜香却始终缭绕在鼻腔内。

「幼稚。」他说。

「……为什么教导你的明明是叶修前辈,你说话却这么像韩队?」

「……」

 

一个巴掌拍不响,邱非完全没有拿食物再往乔一帆那闹回去的意思,乔一帆便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专心致志的准备继续攻克这块蛋糕。

邱非捧起卡布奇诺,喝了一口,眼神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乔一帆。「一帆。」邱非见他专心吃着呢,便低下头摆弄了一下手机。

「一帆。」

突然的呼唤让乔一帆反射性地抬起头。

 

迎接他的是邱非的一双手掌,盖下来就是一通乱揉,让他惊慌的闪躲了起来,却碍于双人座位的狭小空间无处可躲。

等邱非停下来时,早已经放弃抵抗的乔一帆就像是风雨过后受尽摧残的花朵,眼镜歪斜、头发凌乱,还因为大动作闪躲的关系脸颊红通通的,穿着的针织毛衣也因为手臂大幅度的挥摆拉扯而一边皱褶一边歪斜。

他皱着鼻子正要抬头指责邱非故意让他放下戒心好回整他一番真是心太脏,不料,一抬眼却是邱非从容的拿着手机换着角度拍照。

乔一帆石化当场。

 

邱非拍够了,也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抬手又揉了几下乔一帆的脑袋,顺手给他正了正眼镜,「这样……」

 

「像叶修前辈了吗?」


评论(2)
热度(15)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