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哨兵向导】Collapse ( 喻黃 ) 05.

*哨兵向导paro

*我流设定注意



05.

一夜好眠。真正是一夜好眠。

当黄少天在属于喻文州的床上苏醒,忽然感受到一股自任务后不曾有过的平静。平静到他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文州……」他试图开口呼唤属于他的哨兵,却发现不知道是因为刚睡醒还是因为情绪波动,嗓音听起来居然有些干哑涩然。两个饱含复杂情绪的字,就这样在寂静的室内逸散,彷佛刚才的声音只是幻觉。

而幻觉,确实非黄少天脱口而出的名字,而是昨夜出现在梦里的那只豹子。豹子,喻文州的精神向导,抽动着尾巴等待在黄少天的梦中,虽然坐姿一如往常那样保持着猫科动物的优雅,紧绷的肌肉和不时抖动的胡须却出卖了牠。黄少天头一次搞不清楚喻文州让他的精神向导传递什么口信。

是报平安?是警告?还是......?

 

无论那只豹子进入他的精神领域所为何事,都让黄少天下定决心要打迭起精神,空气中依旧淡薄的信息素让他精神一振,跳下了床就往浴室去洗漱。

 

「联盟那群家伙有时候真不可靠啊看来还是只有靠本少自己啦!」他自言自语,如同往常那样的一股脑倾吐着心中的话语,就算往常聆听的人不在,他也不能灰心丧志,「队长你等等我啊我这么聪明机智一定可以找到你的是不是,你最好爱护自己一点要是我找到你的时候别缺什么少什么的我会很心疼而且这还是全联盟的损失啊!」黄少天尝试对镜中的自己咧开一个微笑,然后离开了喻文州的房间。

 

出门以后的第一站,黄少天选择了直奔兴欣塔,找叶修解决问题。

 

或者是说,找叶修麻烦。

 

「叶修叶修叶修!出来出来出来!」飞行器才刚着陆,他就一脚踹开了门,在驾驶慌乱的叫声中迅速冲向塔门,「我知道你这几天都在兴欣塔躲我是没有用的早死早超生快出来快出来快出来!你要是不出来我把兴欣的门给拆喔不我把整个兴欣塔都拆给你看啊你知道吗别再躲啦我知道你在!」

门把近在眼前,黄少天刚要伸手去抓,门便唰地一下打开了,他立刻反射性的往后一躲,只见一块板砖飞了出来,「哪个哪个?刚才是哪个要来踢馆的?」

「握曹包子你出来干嘛?我找叶修啊!叶修你出来出来出来打发个小弟过来算什么我有要紧事找你啊知道吗不要逃避逃避是没有用的我们要学会成长学会做个负责任的人你的队长没教过你吗喔不对你本身就是队长…」黄少天嘴上唠叨着,人却没闲着,一拐一让就闪过了包子往门内奔去。

 

「哎哟狮子座是你啊!发什么神经来踢馆啊?」包子完全没有受挫,兴致高昂的就跟在了黄少天屁股后头,「你来找老大?」

「是啊是啊我找你们老大你看到他了没?看到他就一脚把他踢出来别客气啊我找他是真有事啊迫在眉睫火烧屁股急的不得了你知道吗?」黄少天敷衍着包子,径直向塔内走,分明不是本地人,却对塔内的构造熟门熟路,多多少少和兴欣塔成立初期他常过来帮忙有关系。

 

「小鬼!」见到黄少天经过房门口,魏琛急忙叫了一声,「喻文州那小子失踪啦?」

黄少天见到魏琛,却也没停下脚步,拉上了魏琛硬是继续前进去寻找叶修,「是啊是啊魏老大你也知道啦?我今天来就是来找叶修的当初我们出任务的时候他就提过那什么被禁止的实验我估计队长十有八九可能落在叛逃者那一帮人手里啊我想先搞清楚那帮人都搞什么鬼……」

「实验?你说的是哨向基因研究?」魏琛惊叫出声,「握曹!这件事情他也敢跟你说!」

「…魏老大你知道这实验?」黄少天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魏琛,他的目的本就是来搞清楚这实验的危险性,顺便琢磨喻文州派他精神向导来的用意,「那太好啦我也用不着找叶修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了你知道什么全盘托出吧我可是你徒弟啊喻文州可是你继承者啊你忍心放着我们不管吗你没那么铁石心肠吧蓝雨一直是个温暖大家庭!」

黄少天的话语如同落石一般砸在魏琛的脑袋上,让他头痛不已,「小鬼都这么些年了,你说话就不能少一些、慢一点吗?」

 

「魏老大!事态紧急你还是赶紧招了吧!」

「……」觉得和黄少天说话实在是压力山大的魏琛哆嗦着把手伸进兜里去掏烟,却在摸进空空如也的口袋时,才想起兜里那包烟早上就被陈果发现没收去了,忿忿地又把手抽出来扯了扯衣襬,「没门!这可是联盟机密!当初禁止实验的时候还连带下了封口令的,叶修那家伙敢跟你们说那是他的事情,老夫可不管。」

 

黄少天此刻却一反常态的静默了,只是直直盯着魏琛,直到魏琛发毛的浑身不对劲。

「少天,过来吧我和你说。」一股烟味飘了过来,伴随着叶修往常那淡淡的,带些慵懒的嗓音,「把你的精神触丝收起来。还有啊,老魏,你还真是老了,都要被暗算了还不知道。」

「握曹握曹握曹这才不是暗算,我只是换个方法去得到答案叶修你总算是出来了啊快点快点快点把你知道的都和我说了我就饶你一命不然等到队长回来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啊啊啊!」黄少天的小动作被发现,让他脸上微微一红,撇开了头不去注视魏琛的惊讶,更努力无视自己刚刚那个举动引起的愧疚。

 

「老叶,你真要说?」背对着魏琛,黄少天都可以感觉出对方话语里面的惊讶和严肃,「当初我们都签了保密条款的。」

「就算我不说,你最后还是会说的吧?」还叼着烟的叶修咧了咧嘴角,浑身没骨头似的倚在墙边,「少装了,你不过就是要卖卖关子而已。」

魏琛沉默了,因为,叶修还真说中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那不只是他从前一手带起来的队员、徒弟,更是他引以为傲的过往,喻文州失踪黄少天昏迷的消息刚传出来时,他比谁都心急。

 

「不过,少天啊。」叶修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收起那股懒散劲,锐利的眼神像是要刺穿黄少天的心脏一样,「知道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可是个不小的包袱,你确定还要听?」

「听。」一个字,包含了千言万语。

 

为了他,再重的包袱我都扛的起。


评论(2)
热度(15)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