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哨兵向导】Collapse ( 喻黃 ) 03.

*哨兵向导paro

*我流设定注意

总觉得这文好像越来越沉重了啊我都没有办法写我最想写的傻白甜了

QAQ


3.

已经是黄少天出院以后的一个月了,本来黄少天住院、喻文州死亡的消息都让蓝雨众人十分的担心,但是按照黄少天现在的状况看来,似乎……

比他们所预想的更需要担心。

 

「你们都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啊要我说几遍!我说队长他还活着他还活着他还活着!什么叫做我认不清现实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哨兵和向导之间的连结更现实的你倒是跟我说说看啊郑轩你不要挡在前面你给我让开让我揍死那群没脑子的!」

「黄少你能不能冷静一下!」

「冷静冷静冷静你们他马的就只会叫我冷静,可是你们谁有好好听我说过话了啊我说队长他还活着啊他应该还在那片废墟里面我说的是我们的队长蓝雨的队长我的哨兵喻文州他还在那片实验室废墟里面!」

 

徐景熙冷眼看着房间内自从联盟派人来说现阶段不再允许人员接触废墟以后便大吵大闹的黄少天,还有头疼的和黄少天交涉的郑轩,没有劝阻,却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黄少,你说,我们听。」不知道何时摸进了房间来的卢瀚文开口了,闪亮亮的一双大眼睛盯着黄少天。本来他们在谈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会避开卢瀚文的──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紧张和可能有的意外,毕竟卢瀚文年纪还太轻。

黄少天显然也没有注意到卢瀚文的出现,连珠炮似的轰炸嘎然而止,楞楞的看着卢瀚文,老半天都没吭一声。

「让你说呢,刚刚不让你说你倒说的挺欢的。」一看黄少天似乎是冷静了下来,徐景熙长长吁出一口气,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小口小口的喝着茶。

 

不知怎么的,看着卢瀚文纯粹关心的神情,黄少天忽然什么抱怨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我知道不让人接近废墟是出于安全考虑,」他撇过头,低声说道,「毕竟我和队长在那里出了事情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而且队长还在那里失踪了。还有叶修那家伙曾经说过的话,这一切都让人很在意……我只是,很担心队长。」仔细一听,似乎还有哨兵失联以后造成的一些惶恐。

「叶神?」郑轩皱了皱眉,如果那人说过了些什么,那这个任务倒真是有些令人在意。

 

「是和联盟的禁忌实验有关的吗?」本来一直待在一旁不吭声的宋晓问,绷紧的唇线和紧蹙的眉头,反映出他对于口中这实验十分的反感。

「诶?」黄少天愣了一下,头猛地转向了宋晓,「你知道什么吗你知道什么的对吧宋晓,这任务的事情在叶修跟我们说过以后我们没有跟任何人提到过啊难不成你知道什么内情还不快从实招来我们队长的命可就操在你手啊!」

在关键时刻做出了关键发言的关键先生宋晓仍旧皱着眉头,「只是许久以前不小心听叶修前辈和韩文清前被提起过。」

 

「许久以前?」

「是啊。」宋晓温吞的站起,捧起面前还飘着氤氲热气的茶杯,「当时我只听到了片断的字句,后来还是问了方队才知道个大概。」

方世镜,蓝雨第二任队长,在从军前就职于联盟研究机构,退役后现于联盟实验档案室工作。

 

「方队?方队知道的那些内容应该都属于联盟保密的范围吧?怎么会和你说?」徐景熙讶异的看着宋晓,而黄少天却反常的认真听着,没有做出任何长度会超出众人忍受范围的评论。

「这个嘛,出了点小意外。」宋晓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当时不是联盟掀起一阵关于哨兵和向导成为组合之后可以发挥最大战力,单身的都应该回归后勤工作把前线让给已配对者的风气吗?」

「是啊,但是不都是胡说八道嘛。」徐景熙嗤笑了一声,「联盟里数一数二强大的那几个,不都是先进了军营,才找到伴的嘛。」

 

「那时候,有点受到影响。」宋晓不改尴尬,眼神四处飘移,「就去询问了一下方前辈关于转调去研究机构的事情。」

「握曹!」郑轩瞠大了双眼,「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也没想让你们知道啊。」宋晓耸了耸肩膀,「总之,那时候前辈就有谈到一些关于实验的事情──那时候实验都还没有被禁止。」

「说重点。」黄少天看着宋晓,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知道什么重要的讯息,对方却死卡在那儿不给他一个痛快,「到底是什么实验什么情形这可能影响到我们能不能去实验室废墟救队长啊宋晓你就看在队长平时对你也不错虽然他对我最好了啊这都不是重点反正你就看在他平常这么照顾你的份上快从实招来吧!」

 

「我又没说不告诉你。」宋晓翻了翻白眼,在听到正副队长出任务遇难的时候他们都快急死了,现在黄少天好好地坐在这,还告诉他队长还活着,松了好大一口气让他都有了稍微卖点关子的心情,「那时候大家知道的,都只有关于哨兵向导能力融合的事情。」他顿了顿,「其实还又另外的重要实验室没有被公布的。」

「感觉是很重大的研究项目……」郑轩吞了吞口水,「压力山大啊……」

 

宋晓没有停下来响应郑轩,「现在已经有许多哨兵的精神向导在精神外也具有一定的攻击能力,因此当时研究的,就是如何强化精神向导,以及精神向导的实体化。」

此言一出,众人俱是一愣。

卢瀚文更是迷糊的看着宋晓,不甚明白这实验的意义,「实体化?」

「这就是说,瀚文你的精神向导不是只豹子吗?」徐景熙耐心地给他解说,「平常可以用来送信或者是进行探查任务,实体化的话,就像是真的养了只豹子在身边一样,就像是赋予他生命。」

 

「可是精神向导对于哨兵和向导都是很重要的,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交出去给人家做实验呢?」黄少天哇啦啦叫了起来,「精神向导如果死亡的话那召唤出精神向导的那个哨兵还是向导会怎么样啊啧啧啧这个实验一想起来就让我鸡皮疙瘩的冒出来了怎么可能有人自愿去当实验体啊太恐怖了吧。」

「关于实验内容我就不太清楚了。」宋晓摇摇头,「不过比能力融合那个实验停止得更早,原因就像是黄少说的那样,太危险,缺乏实验体。」

 

「那么,言归正传。」徐景熙看着跑题跑的很欢快的队友们,有些无奈地敲了敲桌子,纤长的指尖扣击木桌发出了节奏性的声响,「这些所谓的实验,和队长的任务有什么关联?」

「本来我是没有想太多。」宋晓才舒缓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但是黄少刚刚提到叶神在他们出任务前说过一些话。我记得队长他们任务的地点那个实验室,是方队曾经待过的,在实验停止前一直都是能力融合实验的实验据点,才这么问。」

「你是说那个废墟,曾经是能力融合的实验场所?」卢瀚文眨了眨眼睛,觉得好像有什么想法隐隐约约地出现,就要破土而出。

 

「这么说起来……」黄少天努力无视每当回忆起那天的事情就阵痛不止的脑门,瞇起了眼睛强迫自己回想当时的记忆,「那个时候我们是奉命去回收实验室废墟中任何还有生命迹象的实验体,也的确碰到了不少在那里游荡的生物不是我要说啊那虽然看起来像人可是那个气味那个智商层次真的无法称得上是人类了啊,明明感觉起来是个哨兵可是精神攻击又像是向导一样尖锐而且信息素毫无控制的外放还完全无法沟通就像是失去表达能力一样只晓得不停地摧毁摧毁看到活物就去攻击……」黄少天停了下来,像是忽然想到什么。

「这样一听,」郑轩心中忽然冒出不祥的感觉,「和那个什么能力实验,是不是……有点关联性啊。」

 

「不过照黄少说的,」卢瀚文听的来了兴致,也不管已经超过了喻文州平时给他限制的上床时间,坐在了徐景熙一旁的椅子上,光明正大的参与讨论,「这应该都是实验的失败品吧。」也是,现在喻文州不在,没有人在此刻还一门心思的去管卢瀚文的作息正不正常。

「可是那实验室废弃已久,怎么到现在联盟才想到去回收实验体啊?」郑轩百思不得其解。

「只有一个结论是合理的,」徐景熙瞇细了眼睛,觉得自己难得睿智了一回,「联盟怀疑有人在使用那个实验室。」

而实验室的使用者会是谁,不昭自明。

 

「可是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完完全全就只剩下废墟啊灯啊火啊或者是照明设备都没有更不要说是那些贵重的实验器材了,要不是队长翻开坍塌的水泥块我猜那应该是屋顶还是掩体什么的吧我们根本也进不去曾经是建筑物的内部啊,那些实验体都被这些水泥块封在里面出不来。」黄少天反驳。

「……出不来?」郑轩面色古怪的反问。

「黄少,你刚刚不是说那些实验体感觉像哨兵但是精神攻击和向导一样锐利吗?」

「是啊怎么了吗?」

徐景熙接话,一脸的若有所思,「那么,你觉得那些实验体为什么没有办法像队长一样搬开或者是破坏水泥跑出来呢?」

黄少天愣在了原地。「所以……」

「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控制着,不让那些实验体跑出来。」

 

叛逃者。

所有人的心里都同时浮现了这个词汇,却没有人开口说出来。沉重的氛围以黄少天为中心向室内扩散开来,所有人的信息素在此时都是同样的散播着焦躁和不安忧惧的情绪。

他们的队长,喻文州,此时究竟在何处?

但愿不要落到叛逃者手上才好。


评论
热度(9)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