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哨兵嚮導】Collapse ( 喻黃 ) 02.

*哨兵嚮導paro


2.

啊…刺鼻的藥水味,是少天身上的嗎?我們…被送回聯盟的醫院了?

這是喻文州醒來的第一個念頭。

 

當然,他很快就知道自己錯了。他只知道自己正躺著,四肢和脖頸都被皮帶給固定在了身下的…手術台?他皺了皺眉,不太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他習慣半垂著眼眸思考,但是頭頂的燈光亮晃晃的十分刺眼,就算閉上雙眼,那燈光都能穿刺眼皮直射進他的瞳孔中。

 

他試圖動作,卻驚訝的發現,除了四肢被束縛外,竟還虛弱得難以控制行動。被俘虜了。他肯定地想,喻文州努力地透過刺眼的燈光去企圖分辨周遭環境,可惜,卻是什麼也看不清楚。

少天…少天…喻文州想不起來失去意識前黃少天是否一切安好,他只能透過哨兵嚮導兩人間的共感,確認對方還活著,還活著。

 

「許久不見了,喻隊。」刺眼的燈光被一下子掐滅,饒是喻文州這樣一個優秀的哨兵也花了幾秒適應正常的光線。

「劉皓。」他有些困難的直起脖子,盡量無視勒的他頸部生疼的皮帶,平靜地看著站在他眼前的男人,「我應該說不意外嗎?」劉皓,前任嘉世塔副隊長,後來因為人員調度關係被送到呼嘯,後來隨著叛逃人員一同離開聯盟,下落不明。

 

竟然在此處見到他,那麼,自己肯定是落在反叛者手中了。喻文州想。

 

劉皓冷笑著挑了挑眉,讓喻文州訝異了一下──從前的劉皓不會像這樣如此明顯的表達出真正的心情,臉上永遠都掛著客氣卻又虛假的親暱笑容,「依舊這麼從容,這次犧牲那些實驗體...基本上也還算是有收穫嘛。」

喻文州心中一緊,他可不相信劉皓會給自己什麼好的待遇,沒立刻被當作實驗體就已經不錯了,不知道是不是念在昔日都是聯盟一員的情分上。「那麼,那個實驗室廢墟,果然是你們在使用。」喻文州的腦袋飛速運作著,「你想要做什麼?」

「我沒想做什麼。」劉皓冷哼了一聲,又走近了些,讓喻文州不必那麼費力,也可以在視線範圍內清楚的看到劉皓的神情,有些狂熱、有些憎恨…還有些悵然?

「我可以把這句話,當作是我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的保證吧。」此刻的喻文州覺得劉皓較往常多了些人氣。他們兩人不太相熟,從前只有在和嘉世有合作或競爭時,彼此點個頭打聲招呼,不曾有過多的交往。要說起對劉皓的印象,最多,也就是他從來不曾對誰敞開心房,對著任何人都是一副客氣樣,讓人無法心生親近之感。可是此刻,劉皓卻放任自己在臉上顯露所有的心情,那些恨、蔑、笑,都活生生的,帶有情緒。

劉皓微微蹙起眉頭,「這是你現在這個境遇能夠猜測的嗎?喻隊。」他眼珠一轉,又笑了,「你怎麼知道我們不會把你也當作實驗體呢?」劉皓微微前傾了身子,審視一般的盯著喻文州,「啊,也是,你的嚮導話多,送他去當實驗體…估計可以得到更多關於活體實驗的信息。」喻文州猛然瞪大了雙眸,怒氣騰騰的,就連醒來發現自己被束縛時都未曾消失的從容,在此刻褪去殆盡。

「你對少天做了什麼?」他很清楚的感知他的嚮導還活著,活得好好的,但是他卻無法感覺到對方任何的情緒波動,若是少天在這裡,和他在同一個地方,什麼樣的情形會讓黃少天沒有絲毫的情緒反應?「你敢動他!」

 

劉皓歪著頭,蔑笑著和喻文州對視──一個玩味而一個狂怒,而後不屑的嗤了一聲轉過頭去,「他不在這。」

「什麼意思──」

「我說,他不在這。」劉皓不耐煩地回頭看了一眼喻文州,「我們只抓到你,聯盟察覺到了不對勁,增派了援手,要是強帶他走反而會導致我們被聯盟那些走狗咬上,不如放棄……反正放個話癆在身邊也是糟心。」

「你說的未免有些太多。」新的聲音加入了對談,讓劉皓臉色微微一變。得到黃少天平安回到聯盟的消息,喻文州在心裡稍稍鬆了口氣,這才把注意力移轉到說話者的身上,他猜測劉皓面向的方向大概是這間房間的出入口,方才開口之人所在的位置。他瞇細了眼睛試圖看清楚,卻是徒勞。

 

「還認得我嗎?」那人走近,低頭俯視,語氣是他一貫的禮貌與溫和。

「陶軒。」

「還認得真是太好了,喻隊長好記性。」陶軒笑了笑。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你,而非你們。喻文州目不轉睛地盯著笑得溫雅的陶軒,彷彿那個幾年前為了實驗終止和聯盟鬧翻那個面目猙獰的陶軒只是幻覺,既然反叛軍手握實驗資料,又有陶軒在此,實驗被重啟是不昭自明的事實。

 

「葉秋,不,該叫他葉修了。」陶軒眸中閃過一抹晦暗,「只要得到他,這個實驗的成功指日可待。」

「葉修跟這個實驗案毫無關係。」喻文州答道,看著陶軒的笑容突然有種莫名的煩躁,「他只是個哨兵。」

「…卻也是嘉世塔的前任領袖,興欣塔的現任領袖。」陶軒頓了頓,微低的頭讓喻文州因為逆光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還有,首席哨兵。」

「你什麼意思?」喻文州警戒了起來,溫潤的眼神劃過一抹銳利。

「為了做出最完美的實驗成果……」陶軒輕輕的推了推喻文州正上方那盞剛剛被劉皓關掉的燈,擋住天花板的燈光,不再逆光的角度讓喻文州清楚看見陶軒臉上浮現出一種可怕的雲淡風輕。

 

「葉修,必須成為實驗體。」


评论
热度(10)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