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短】新年禮物 ( 喻黃)

*萌物腦洞系列 part1

完全就是被萌物梗秒殺所以出現的產物...之一

*時間點第八賽季惜敗輪迴後

*賽制私設注意!!原作是在季後賽結束進入夏休期,這邊...呃...過年了...你知道的

-

今年的新年,喻文州沒有回家,是在俱樂部度過的。不是說因為冠亞賽輸了而心緒煩躁,畢竟藍雨也曾問鼎冠軍,這一次,僅僅是差之毫釐,與獎盃擦身而過......但,榮耀,他們追求的榮耀,從來不是亞軍這個層次能夠滿足的。

喻文州倚著門框,看著鞭炮炸開後一片霧濛濛的街道,和看不清面容,卻仍彼此道賀的人群。

他想黃少天了。

一個人站在這裡,莫名地感到孤獨,雖然在榮耀這條路上,他有隊友,有少天,有許許多多的人相伴。可此時此刻,新年這樣熱鬧的節日,只有門與靜默陪伴他,他說不清楚是不是有些後悔前幾天拒絕黃少天留下來陪他的提議。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煙霧尚未散去,喻文州在模糊之中,瞧見一個人影奔了過來,耳邊響起的,是最常聽到的那個稱呼。他淡淡笑了笑,黃少天此刻應該在家中和家人共度假期,不可能出現在這裡。也許是歡騰的氣氛加深了自己周圍的寂寞吧,喻文州決定轉身回宿舍。

「诶诶诶隊長你等等啊!我都跑這麼快了但是也比不過你轉個身就進去快啊我可沒帶鑰匙啊!要是明天報紙頭條出來寫著榮耀職業選手劍聖黃少天年初凍死街頭誰賠啊誰賠啊,我可不想英年早逝,而且隊長你不可得心疼死嘛!」身後的嗓音是那麼熟悉,還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喻文州忍不住停下了腳步,回頭。

青年急促的步伐在十步開外緩了下來,頭髮因為適才的奔跑而凌亂,整個人喘吁吁的,凍的微白的臉頰因運動而有些紅暈。

「少天。」喻文州帶著微笑,沒有去問對方怎麼沒在家裡過年。

聽到喻文州的呼喚,黃少天沒來由的加深了頰上的酡紅,遮掩似的拉高了些脖子上的圍巾,「隊長隊長你不冷嗎大過年的,你看看你都只披件薄夾克就出來了,要是感冒那可就不好了,就算你不覺得會感冒我也會擔心的好嗎快進去快進去!」說著就要去推喻文州。

喻文州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忽然覺得,寂寞,也就那麼回事,「少天,」他任由他推著自己向門內走。「嗯?」低著頭猛推他的黃少天難得的只回了他一個單音。

「新年快樂。」

「...唉唉我差點都給忘了,隊長新年快樂啊!啊我這次有準備一個新年禮物給隊長,剛剛怕摔著了塞在口袋裡,隊長我跟你說啊我這外套還是我媽給挑的,別的優點沒有就是口袋特別大個,塞這麼大個的東西都不用擔心掉出來...你瞧這袋口還有拉鍊呢!」黃少天立刻轉移了注意力,停下了推著喻文州的手就往口袋裏掏。

喻文州環著胸,笑意盈滿雙眼,就這樣看著還面帶紅暈的黃少天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蘋果來。

「隊長隊長,都說蘋果在新年有平安的寓意,這顆蘋果送給你,新年快樂!」黃少天咧開的大大笑容,像是冬日裡扒開雲朵強硬放送溫暖的冬陽,溫暖的直達喻文州心裡。

「謝謝少天,」喻文州沒有接過蘋果,仍然笑著,「但,我要這個就好。」

「诶?」黃少天一愣,瞧著喻文州手指的方向,悄悄的向右移動了一步,然後發現喻文州的手指隨著自己位置的改變也移動了,「靠靠靠隊長你指錯了吧...」話還沒說完,就被喻文州越靠越近的臉龐弄得不知所措,最後乾脆噤了聲。

喻文州溫熱的氣息噴在他唇角,讓他放輕了呼吸,幾近屏息,「...明明...紅的像蘋果一樣呢。」這句話如一個輕輕的吐息,喟嘆在兩人間溫度逐漸蒸騰的空氣。

喻文州慢慢地覆上他的雙唇,廝磨、輾轉,享受這新的一年美好的開始,直到兩人都快缺氧才稍微離開那經年喋喋不休的雙唇。

他看著黃少天的臉頰,「這樣就熟透了。」笑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3  (挨揍

完全就是萌物腦洞系列QWQQQ我覺得我史記點不完了可是我的腦洞還有一大堆怎麼辦啊嗚嗚嗚

评论(2)
热度(16)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