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韓葉DSB】正篇07.失去的另一半

*刷了一把雙花
*DSB(惡魔新娘)paro
*ooc別打我嗚嗚嗚嗚
*就是個腦洞


儘管開門的人難得驚愕的大叫,也沒能讓趴在葉修頸邊的人抬頭分毫,他像是沒聽到似的,只是一個勁的往人懷裡蹭。

「張佳樂,起來!」開門那人見張佳樂渾然不理,便要過來拉人,奈何張佳樂一意識到有外力想讓他離開溫暖的懷抱,登時死死纏住了葉修。

那人此刻早沒有開門時有些失態的驚詫,恢復了理性後,見張佳樂不肯讓步,以一貫清冷的嗓子開口「你再抱著他不放,等會韓隊就來了。」

張佳樂一個激靈,手臂的力道稍微鬆了,那人看機不可失,拉著張佳樂一扯,總算是把葉修從禁錮中拯救了出來。可憐葉修,本是尋著淋浴間來的,下腹早已蠢蠢欲動,剛剛又被人抱著蹭,此刻是憋的慌啊。

「葉……」看著葉修坐起身往床邊移動,那人剛開口就被葉修無奈的打斷,「先讓我沖個澡成嗎?」那人頓了頓,沒說話卻也沒攔阻。

等葉修離了床,張佳樂自然被放開了,一股腦兒又鑽回被褥中,還悶悶地傳來幾聲嗚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葉修進浴室前還隱約聽到被子裡有話聲,「大孫……」

所幸魔界衛浴設備多少是和人界相似的,隨著冰水自蓮蓬頭灑落,葉修打了個冷顫,「呼……」長長吁出一口氣,他才有餘裕思考自己現在的處境。

貼身的貝瑞塔M8000應該是被韓文清收走了,剛剛離開房間時也沒找到,小刀什麼的防身武器想來也是別想拿回來了,所以他現在能倚靠的只剩下體術……雖然這能否對惡魔起到的作用令人懷疑。

想來武力抵抗應該是沒戲,葉修也就索性放棄抵抗這種浪費力氣的選項,「惡魔的……新娘?」他遲疑的低喃,這的確是他承諾給惡魔的回報,讓惡魔擁有他的靈魂,宣示他對他的主權,但這一切來的令葉修毫無防備,一下子要他甘願接受委實有些困難,雖然韓文清說了,要葉修心甘情願,但他要是那天等不及了呢?

他就糾結著這件事,直到沖完澡都沒個結論。「算了…順其自然吧。」他想。

……然後他在踏出浴室的第一秒就後悔了。韓文清黑著一張臉等在門口,而不遠處的床上已經不見張佳樂的蹤影,「不會是被……」葉修乾笑了幾聲,有種莫名其妙的心虛。

「…走吧。」見葉修出來,韓文清的臉色緩了緩,拉著他就要走,卻也沒交代這目的地,「去哪呢?」葉修拉了拉有些寬鬆的褲子,避免走光,有些步履不穩的跟在韓文清身後。

韓文清突然停了下來,葉修一頭撞上他精壯的背脊,疼的齜牙咧嘴,看著韓文清陰晴不定的表情,他斟酌了會,還是開口問上一句,「…還有啊,剛才躺床上的人哪去了?」

韓文清看著他好一會,久到葉修都有些發毛,「他叫張佳樂。」韓文清說,背過身去沒讓葉修看見他臉上的表情,「他也是個惡魔,有伴侶的惡魔。」

「我們惡魔一生只有一個伴侶,共享長久的生命,伴侶的靈魂和我們的性命綁定,任何一方受創,都會使兩人痛苦。」葉修默默聽著,「我們找人類作為新娘,結為伴侶……他倒是個特例。」韓文清低低的笑了幾聲,「伴侶是找到了,但卻反過來成了那人類的新娘。」

「後來那人呢?」葉修忍不住問,看剛才張佳樂那模樣……不會是死了吧?
「……」韓文清沒有立刻回答,只是靜默了半晌,「天使一直是我們的死敵……在一次交手中,孫哲平被天使重創……下落不明,雖然我們合理懷疑天使綁走了他。」

「……」葉修沉默了一會兒,感受著空氣中的沉重,想起蘇沐秋剛過世那陣子,為了活下去,他逼迫自己遺忘那些沉痛。他拍拍韓文清的肩膀,突然間意識到,自己的靈魂從此和這惡魔的性命緊緊相繫「我可是個傭兵,生命力強的很。」他隨口說著,察覺韓文清似乎……稍微放鬆了一些。

「總之,伴侶重創再加上下落不明帶來情感上的衝擊,讓他有些……受創,狀態不穩定。」韓文清解釋,「新杰剛才帶他去吃飯,不然他總會作息不正常。」

「…那你剛才是要帶我去哪?」
「吃飯啊。」
……剛才緊張了一把的葉修忽然覺得自己想太多了。

===============
今天抱著手機碼完第七篇了www
雙花我絕對不是故意虐的相信我啊

评论(2)
热度(15)

©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