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雯珺 X 你】 手握着手教手冲咖啡

咖啡馆三十题之【04 手握着手教手冲咖啡】

*社长的先来报到啦,新鲜店草请大家多多指教。

*写这一篇以前看了快一个小时的毕雯珺视频才敢动笔,希望没有太过OOC。

*咖啡馆三十题的第一篇已经破一百颗心心啦,下一篇pick的幸运练习生,就从这篇的评论中随机抽一条wwwww (目前已经有搭配的标题但还没动工的名单如下:丧花、农农、肉饼、凡子、老岳、制霸、大田或者老韩、福西西,请开始你的选择!)


/ 正文 /


每到高中放学的时间,妳工作的咖啡厅就会涌入一群群可爱的妹子──全是冲着吧台后面那个正专心拉花的毕雯珺来的。

妳讨厌老板,因为他把咖啡厅开在一间高中附近,天知道青春期憧憬恋爱的小妹妹们是多么的可怕,只要有三个人进到店里,不到五分钟妳就会被成堆砸下来的粉红色爱心给淹没。

但妳也挺感谢老板的,幸好大街上店租贵,老板把店开在一条不起眼的胡同里,九弯十八拐可以成功过滤掉至少一半的迷妹。

 

「真的好帅,帅翻了。」对对对,毕雯珺光站着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脸好看,手也好看,哎咖啡厅业界第一偷心贼就是他了。」不能同意更多。

「好想听听看他的声音,他是不是只负责煮咖啡啊?」这位妹妹,妳还真说对了,店草毕雯珺就是只负责煮咖啡──还顺带负责教新人煮咖啡。

 

妳面无表情地站在桌旁,听三个高中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她们的男神,一边在心中吐槽。点单点着点着就跑题,现在的高中孩子们都一个样儿吗?

至少在妳们咖啡厅都是一个样子,单子都没点完,全都兴致勃勃地聊起毕雯珺了。

「还没决定好的话,我一会再过来帮妳们点啊。」妳挤出一个笑脸,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回柜台,没再理会小妹妹们。

 

「咋的啦?」吧台后面的店草抬起头看妳。

妳本想故作生气的数落他长得太招人,一听到他开口,就什么生气、调侃的心都没有了。真想知道那些女孩子们知道男神其实一点也不高冷,甚至有时候说话还带着可爱的东北腔的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说不定会喊着反差萌,然后更加痴迷。还是算了,别胡思乱想吧。

妳打了个冷颤。迷妹这种生物真的很可怕。

 

「没事。」

他看了妳一眼,没有追问,低头专注的开始冲咖啡。

妳忍不住瞄了他的手,骨节分明、纤长匀称,就像刚刚高中妹妹说的一样,是一双好看的手。无论是拿、握、捧又或者什么也不做,只是垂在身侧,都令人赏心悦目。

察觉到妳的目光,他停下注水,抬眼看妳,「有事儿,妳就说给我听吧。」

毕雯珺的眼神很清澈,一对上妳的双眼,不过两三秒就害羞地移开,似乎是不太习惯和人直视太久。

也就这两三秒之间,妳感觉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好像从前这颗心一直是休眠的,被这一个眼神激活,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扑通扑通扑通──大得让妳害怕整间店都听得见。

 

「我、我去后面搬咖啡豆过来。」妳借口搬东西,匆匆低头离去。

别人家的咖啡豆都是塑料包装一袋袋的,不知道你们老板哪儿来的货源,总是麻布装着一大包,上面用大的戳章标记着品种。今天刚到了两袋豆子,这都是要拿到吧台那儿去的。

妳找到暂时放在后厨的麻布袋,犯了愁。

 

后厨和前台都忙着,男性职员都走不开,只能妳搬,可这咖啡豆特别重,妳有些担心自己搬着搬着没力气了,会不会把豆子给摔烂。

试试吧。

妳挽起袖子,耸耸肩膀,一提气──扛起来了!还行,比妳想象中的轻一些,应该至少能撑到后厨门口。

走了几步路,看见毕雯珺冒出头来,在门口看着妳,「还行吗?」

「应该还行。」妳憋着气,像是举重选手一样艰难的移动。

他就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妳几秒,「妳要整不动,妳搁地上拖了走。」一口东北大碴子味差点让妳笑出声,紧绷着的肌肉一下子没绷住,手一脱力就把麻布袋扔地上了。

 

整个后厨都在笑,不知道是笑妳逞强还是笑毕雯珺刚刚那句话。

他大步一迈,在妳身边蹲了下来,「妳不是说还行嘛,这就扛不动了。」

妳甩甩有些发酸的手,「你行你上啊。」

「哦。」他把妳从地上拉起来,伸手提了提麻布袋子。就在你以为他要一口气提起来扛着走的时候,毕雯珺一转身就拖着麻布袋往门口前进。

还真的搁地上拖着走啊!

 

人高腿长步伐大,毕雯珺似乎毫不费力的就把咖啡豆搬到前台。

妳就跟在他后头,一边数他一步妳得跨几步才能追上。

 

撇除迷妹的爱心眼,其实在咖啡厅工作的氛围挺好的。舒缓而悠扬的乐声萦绕,间有瓷制杯盘碰撞的声音点缀,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烘焙香,妳能从后厨飘出的香味判断这一炉烤的是苹果派还是柠檬磅蛋糕。更重要的是,和毕雯珺共事,令人愉悦。颜值能打,腿特长,煮咖啡的手艺一流,还有东北人有趣的灵魂──每次妳都是靠着毕雯珺对妳微笑道早的画面,才能从上班忧郁中解脱出来。

 

「哎、哎。」妳看吧台的点单都出完了,出声喊他,「你教我手冲咖啡好不好?」

毕雯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过妳居然也会想学这些,「哦,行啊。」他转身在架子上找了一下,取下一个细口壶。

 

手冲壶、滤杯、咖啡杯、咖啡粉、备用的杯子在流理台上一字排开,毕雯珺招手让妳过来,妳看了一眼外场,确认没什么问题,才走到他身旁。

很少与他靠得这么近,妳有些分辨不出鼻腔里的咖啡香究竟是眼前的材料还是他身上的味道。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看见他眼角那颗痣,看见有柔光在他眼波里流转,每当毕雯珺眼睫轻轻搧动,妳感觉自己心底就起了风,有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乘风扶摇而上。

 

「先穿围裙吧。」他说,「要是一会碰倒了东西,别把衣服整埋汰了。」

妳还在近距离颜值爆击中没能回神,只是愣愣地顺从他的口令套上围裙。

 

妳的心口好像装了扩音器,分明是妳要求他教妳冲咖啡,此刻震耳欲聋的心跳却把一切声音都掩盖过去,能看见他张阖的嘴,却听不见他的声音。

 

那一双好看的手将折好的滤纸放进滤杯中,用热水慢慢地淋一圈,让纸和杯壁贴合。他取了咖啡粉,量二十克给妳看,然后倒到滤纸上头,轻轻地拍了几下滤杯。

细口壶是适合新手使用的壶嘴,他稍微跟妳解释了一下,但妳听不太懂。

 

毕雯珺让妳注意注水的位置。妳看着他对准了滤杯中心,利落的注水,从中心绕到外围,再绕回中心,直到浸湿了所有咖啡粉。褐色的粉末开始膨胀,泛出些许白色泡沫。闷蒸是手冲的步骤中特别重要的一环,一杯咖啡的风味由此而始。

 

等待了约莫三十秒,白色泡沫开始向下塌陷,他才开始示范第二次注水。反复的绕圈,从中心到外圈、再从外围绕回中心,妳看着承接的咖啡壶渐渐地满起来,在到达两百五十ml的刻度时,示范版的手冲咖啡完成了。

「试试?」他说。

 

妳接过重新满上热水的手冲壶,有些犯难。

在教学的过程中,毕雯珺反复地跟妳讲了注水的手腕该怎么保持同样的注水高度、水流强度,妳先拿着空玻璃杯练习注水,但注水总是不太顺手。

 

这就要直接冲咖啡了吗?

 

毕雯珺站在一旁看着妳,然后抓过妳的手,「来,我试一下。」他的手掌特别大,一下子就包住了妳握着手冲壶的手。

妳脑中像是有烟火炸开一样。

第一个念头像是弹幕一样刷屏而过,「天啊啊啊啊啊他给我手把手教学!」

再来是第二个让妳有些害怕的念头,「我会不会被迷妹的眼神杀死?」

 

「哎,走神了。」他轻轻敲了一下妳的脑袋,让妳集中注意力。

只是站在妳的右侧握着妳的右手终究不好施力,毕雯珺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妳身后一站,虽然说他并没有靠着妳的后背,但从正前方看来,竟像是他拥着妳,还包着妳的右手冲咖啡一样。

感受到他低下头,气息就喷在妳颈侧,妳默背了好几次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才能够专注地看眼前的手冲壶。

 

「看仔细了。」他说,低低的嗓音让妳的耳朵有些发痒。

也许心里也是。

 

他包着妳的右手微微发力,水柱就稳定的从壶口流泻而出。

随着咖啡粉浸湿膨胀、鼓起,妳觉得从右手传递到心口的温暖,也让一些特别的情愫在心底升温发酵。

 

毕雯珺,你怎么能那么好啊?


评论-27 热度-125

评论(27)

热度(125)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