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X妳】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

咖啡馆三十题之【06在拿铁的奶泡上拉出心形的花】

我终于想起来要继续写我的咖啡馆三十题了,下一篇还在纠结写瑶哥还是杰哥(两位哥?)

不常写蔡徐坤的文,如果有OOC敬请见谅。


/正文/


妳常去的咖啡馆有一个长的很美的小哥哥。

对,没有错,长的很美。

染着亚麻棕的发有些蓬松,安安静静地站在柜台后,专注的煮咖啡。

 

他不太跟妳说话──应该说,他不太跟女性顾客说话。外场服务的总是另外一个和气可亲,叫做王子异的男生。

妳从他的口中知道,吧台里名画一样的那个青年叫做蔡徐坤。虽然长相秀美,但是每当他站直了身子,直起腰杆,宽而流利的肩线把白衬衫挺起来的时候,看起来格外帅气。

 

还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突然梳了背头,整个人气场都变了,从温顺无害温暖青年变成了霸道邪魅攻击性十足的总裁。那天妳在结账的时候,夸了他这个发型,蔡徐坤一笑,就又变成了原本那个软萌温暖的形象。

真是个有趣的男孩子。

 

妳是杂志特约作者,负责的栏目挺多的,最喜欢的还是生活、美食这两项,因此当妳卡稿了、没灵感的时候,就一定会到这家咖啡厅,点一杯热美式、再加上一块当日甜点。咖啡的酸与苦过去之后,舌尖上萦绕着淡淡的甘甜,一口甜点就能压过豆子青涩的余韵,只留下甘美。

这样的味道能够让妳松下心神,全情投入写作。

 

没有稿件压力的时候,妳也喜欢到这儿来。只不过,妳更喜欢在这种时候点一杯拿铁,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落地窗外行色匆匆的人们。

写作,需要依靠生活的积累,从看似平常、无聊的人事物中,发现有趣的小细节,放大、描摹,从而让疲惫的读者在文章中,找到生活的乐趣、努力的动力。

 

有时候妳会捧着妳的杯子坐到吧台,逗弄蔡徐坤。

「拿铁上面怎么没有拉花啊?」妳问,其实不是要刁难,只是喜欢看他不好意思的笑容,甜甜的,暖暖的,像是沿着喉咙流下去的热拿铁。

「坤坤还在练习,可能觉得还做得不够好,所以还不能给客人端上。」一旁的王子异擦着杯子,代替蔡徐坤回答,还对妳们笑了笑。

 

「要给客人的,当然要练习到最好,最有把握才可以。」说着,蔡徐坤又端出一杯没有拉花的拿铁,请工读生送去给七桌的客人。

「嗯,挺有道理的。」妳说,下巴搁在吧台上,欣赏着蔡徐坤无懈可击的侧脸。

他没有看妳,但是耳朵尖有淡淡的粉红色。

 

六月的时候,妳在杂志上大篇幅的刊登了十大最美咖啡拉花的专题,出刊那一天,妳兴致勃勃的带着杂志去咖啡厅,才知道蔡徐坤一直是妳专栏的忠实读者。

「那我等你练好拉花,我要当第一个喝到你拉花作品的人啊。」妳在杂志封面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也没问蔡徐坤想不想要,硬是把东西塞给了他。

他笑着接过,神情特别温柔,「一定第一个给妳喝。」

 

妳一直忘不掉那天下午,阳光从窗外洒入,只映照到蔡徐坤下半脸,但他整个人都彷佛散发着淡淡光芒的那个画面,他好像天生就自带这种吸引人的气质,从爱哭的小孩到痴迷颜值的初中女孩,从疲惫的OL到来咖啡厅闲话家常的老婆婆,就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的。

 

妳并没有把这个随口一说的提议放在心上,但始终没有忘记那个氛围温馨美好的下午。

那篇专题出来没有多久,杂志社希望妳出一刊海外美食的介绍连载,为此妳匆匆离开北京,一走就是五个月。

 

十一月二十日那天,妳一下飞机,就拎着行李直奔咖啡厅。异国奔忙,深夜时、寒冷时、渴望咖啡因的时候,妳总是能想起蔡徐坤,和他的咖啡。

妳推门,还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景象,他抬头看见妳,眼神亮了一下,对妳点头微笑。

 

妳没说话,也没有点餐。

在十一月北京的冬夜里,他为妳端上了一杯拿铁,上头有简单的心形拉花。

简单,但完美。

「我的第一杯拉花作品,喝喝看。」他说,妳觉得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离开吧台到前场,「喝完记得给我点评价啊。」

 

吧台上有本摊开的杂志,正好是六月份妳送他的那一本。

「十大精选最美拉花」的标题之下,有一张心型拉花的咖啡照片,妳那时写着:「最简单的事情,往往最难做好。一个心型的拉花,最简单的线条要建构出最美的弧度,容易吗?在细节处往往最能见到这个人在拉花时的专注、用心和练习的积累。因此,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款拉花。」


评论-12 热度-109

评论(12)

热度(109)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