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星杰x你】失眠夜 05

05.

结果妳还没喝醉,岳明辉已经被妳喝趴下了。

他卷起袖子露出半截花臂,摇头晃脑的念叨,从「姑娘,妳在外面不能这样喝酒。」到「就跟妳说过外面的野男人不靠谱,妳偏不听,啊,我把凡子、洋洋他们介绍给妳多好……小弟就算了,未成年远离早恋。」简直要把妳耳朵念到长茧了。

妳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个老大哥,叹气招手唤来服务生结账。

结账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妳一个人怎么把岳明辉这个一米八三的汉子送回他宿舍。
妳自己回家不成问题,反正宿舍就隔壁栋而已。

妳试图把岳明辉拉起来,电影、电视剧不都这么演吗?让他一手绕过妳的脖子,妳用肩背顶着,另一手搂住他的腰,就这么一路拖拉着回到宿舍──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妳才刚使力让岳明辉离开椅子,他沉沉的身子就把妳往地上带,差点没两个人一起摔个狗啃泥。

……还是打电话求救吧。
妳伸手去掏岳明辉的手机,然而很不幸的,堪称小周末的周五晚上,岳明辉的室友一个都没有接起电话。妳只好开始看他的通讯列表中,有没有妳认识的人。

「董岩磊?」就决定是你了,磊子。

沉迷吃鸡的磊子对于妳来电打断他带领团队获得胜利这件事情没有半句怨言,「马上来啊,妳等我!」
整段对话不到十秒钟,他甚至没等妳解释为什么来电、具体需要什么帮助、地址在哪儿──「刚刚忘记问了,你们在哪儿啊?定位给我发一个呗。」
刚被挂电话,简讯立刻就来了。

虽然说妳没有醉,但还是晕晕呼呼的,回了讯息以后就跌坐回椅子上,两眼无神的盯着门口,自动屏蔽岳明辉被酒灌出来的老母亲碎碎念。

这个酒吧是你们聚餐最喜欢来的地方,没有人群喧嚣,也没有一拍一拍打在心脏上头的重节奏音乐,更没有彻夜狂欢的派对。
妳喜欢坐在吧台听酒杯轻轻碰撞的声响,喜欢看沉默的酒保利落调酒的身姿,喜欢随着爵士和蓝调乐声摇摆,这样的氛围才是真正的放松。

有次留学生聚会的时候,妳喝的有些兴奋,趁着酒意打电话给朱星杰。

凌晨一点的德国,清晨七点的中国,那个时候他应该是刚刚醒来没有多久。
「喂?」接起妳电话时,他的声音还带着点鼻音。妳才猛然想起这个时间点可能不太适合打电话。

一想到可能吵醒他,妳酒都醒一半了,「…吵醒你啦?」

「没有。」电话那头有悉悉簌簌的声音,妳猜测他可能正好抹了把脸,「今天早上有工作,刚起。」

「这么早啊?」朱星杰老是爱熬夜到三四点,妳算算现在中国该是早上七点多,就有些心疼,「没睡饱吧。」

「还行,还行。」他声音听起来有点精神了,「怎么想到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咋了?」
「…就……想你了呗。」妳也不顾旁边室友、伙伴嫌弃妳身上散发恋爱的酸臭味,这句话脱口而出。

都是成年人了,平时也没怎么说想不想的,通电话的内容常常都是些日常的叮咛、没什么特别话题的唠嗑,这种腻歪的话,就没说过几次。
电话那头,他似乎是一下子不知道做何反应,沉默了几秒钟,才轻轻笑出声。
「朱星杰!」妳恼羞成怒的提高音量,「笑什么啊!就说想你不行吗?」

「行行行。」他一听妳这句话,笑得更欢了,「想我当然行,哎哟我的天啊。」
「哼,我不跟你说了。」妳气的就想挂电话。
「哎、哎,别挂。」他说,妳能听见他深吸几口气,把笑意压下去,然后低低的嗓音透过电流,直直通到妳心里,「那啥,我也想妳了。」

后来几次喝酒,妳死也不把手机带在身上,就怕喝高了不小心又来这么几次羞耻的通电纪录,小女人姿态被室友全看见了什么的,是真有点不好意思。

从回忆中醒来,妳嘴角还带着笑。

看着酒吧一切依旧,唯有此刻妳已经不再有勇气借着酒意打电话给他。
整间店里的音响似乎都被关掉了,妳听不见岳明辉的絮絮叨叨,听不见悠扬的乐声,也听不见酒保把冰块放进杯中的声响。

世界很安静。静的彷佛妳灵魂抽离。
静的让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妳随着脉搏的搏动,听见血液从心房流回心室,如此轮回不辍。
聪明的人,喜欢猜心,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却失去了自己的。
傻气的人,喜欢给心,付出一切,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
「你以为我刀枪不入,我以为你百毒不侵。」妳总是能猜对朱星杰的想法、不安和小小的浪漫心思,让他偶尔会抱怨给妳浪漫的惊喜总是比别人难好几百倍。
「难度越高,收获越大啰。」妳那时冲他眨眨眼,瞄准他的双唇就是一个香吻。

妳甩甩头。
这个夜晚妳已经想起太多关于你们的过去,妳来这里是为了遗忘,不是为了想起。
当一个人沉醉在一个过去的美好,他就会把这模糊的情味,当作真实的酒。
你喝酒为的是求醉;我喝酒为的是要从别种的醉酒中清醒过来。而最终,醉的是你,我依旧清醒。

「我岳哥咋啦!」董岩磊一推门就吼了一嗓子。
把妳从伤感的情绪中拉扯回来──

还是先烦恼怎么把我们大岳哥扛回宿舍吧。

/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登入以後樂乎一直要求我手機認證,然後認證碼一直發送失敗 (掩面
只好用手機發,電腦版整個都不能用,哭了哭了

评论(4)

热度(66)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