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超X妳】莫攀折 / 吸血鬼AU

* 吸血鬼AU

* 第三人称注意


算是接续如果花知道的小后续。

如果花知道(上)  如果花知道(下)

 

今天也是一只夜蛙,期待你们的评论。QWQ

 

/ 正文 /

 

花,原只是花。

蔷薇,原也只安静的开落。

那一年满园芳菲的凋萎,曾见证过少年未盛放便谢去的别样欢悦──那是爱吗?

他自己说不上来,他以为是的。

 

可Rose说不是;凡哥说不是;岳明辉说不是;洋哥也笑着说不是。

她的葬礼前夕,灵超沉默的站在古堡大门前,望着绵延的萎顿花海。

「我爱她的。这是爱,是吧?」凡事都努力学习着、进步神速的灵超,说起话来已经有些许木子洋声音里头的磁性,听着格外沉稳,话尾却带着无法压抑的颤音。

他急切的想从风中听到细微的答复,可他早已忘了,解语的那朵玫瑰已经随死神永远离开这片土地,仍旧是一身白衣红裳,是花园里头那堆枯枝干花曾经鲜亮的模样。

「妳离开时,天气很好,太阳很大……从此,再没有人和我说话。」

少年手执黑伞,郑重的赴女孩的葬礼,连一眼也未曾留给满地色彩晦暗的萎靡。

 

灵超长大了,解语花逝去了,关于林中古堡与魔法花园的传说却始终不灭。

 

 

秋末,枝头的叶急匆匆的黄了后落,彷佛睡过一季醒来,惺忪之间猛然惊觉已经到了这个时节,才马虎的把例行公事给办了。于是叶子黄了、落了,都是一眨眼之间的事情。

一眨眼,春去秋来,再眨眼,又是一年。

日子不就是这样过去的,旦夕交错代换,时间就把土地上的痕迹全淘洗了个遍,谁也躲不过──几乎。

 

少女本是到林子里采蘑菇的,这个季节若是运气好些,说不定还能撞见被孤零零遗落在觅食之途中的浆果丛,或者松实。

奈何今日收获实在太差,篮子里头的成果松垮垮的滚在藤编底的边缘,不只少,还瘦弱的塞不了牙缝。她抬头看了看当空的日头,继续向前走。

 

路上没见着半个人,今天只有她进了这森林,连闹腾的松鼠都躲得不见踪影。脚下的旧皮靴踩在厚实的落叶毯上,发出啪沙沙的声响,回荡在后秋的微凉空气中,她低头,看那双小皮靴随着步伐蹬进她的视线,踢起红色的裙摆,又藏回裙子后头,一左一右,规律的交错──实在是百无聊赖,她除了观察自己的小皮靴,观望四周有没有蘑菇的踪迹,倒也没别的事情可做。

 

直到她听见微弱的金属响声。

少女抽了抽鼻子,有花香浮动。浅浅的、淡淡的,但确切而实在。

她忍不住顺着香气来源寻过去。

 

古老而庄重的大铁门不多时便从林后现出踪迹,它似乎矗立多年,身上却没有锈蚀的斑痕,一点也看不出沧桑,繁复的徽纹分做两半,随门扉微微错开,看来唯有大门阖上时,才形成完满的圆。

大门后,依稀可见满园妍丽盛开的玫瑰,鲜红欲滴,比少女身上衣裙所用的红还要好看。

 

「哇──」她小声的惊叹,忍不住伸手轻推一下铁门,看起来沉重的门扉,便轻轻滑开了。

少女想起了关于林中古堡和魔法花园的传说,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痴迷的眸底盛满了迎风轻摆的娇嫩花朵。

 

「怎么不进来?」

猛然响起的声音把少女吓的蹦了一下,肩膀撞在了门上,就这么跌进了花园里。

衣着得体的少年撑着黑伞,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神情不解,一双眼闪动着流光,叫人心生好感,却又打心底冒出一股不对劲。

「我、你……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我──」

「没事,有人能说说话挺好的。」少年笑着打断她的话,体贴的安抚她的不自在与慌乱,「花,要有人欣赏才美的有意义。」

 

是、是吗……

少女不过粗略在他面上扫了几眼,便羞赧地低下头。

「我没见过妳,妳是住在附近镇上是吗?」好看的少年笑了笑,更显得他眉眼精致。

她点点头,少年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我叫灵超,就住在这儿,这森林里头……妳不常到林子里来吧?」

少女笑了笑,还是有些不敢看他,「我大概是镇上最常进林子的人了。」

「是吗?」

「是呀,几十年前那场瘟疫之后,村子里的人都不太敢跑太远,怕远行染了疫病回来。」少女既不敢盯着灵超看,也不想走神的太过明显,只是拿眼角瞅那些在秋日里竟也开的灿烂的玫瑰。

也因此错过了灵超听见瘟疫时,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他看着少女,「……喜欢吗?」

她不解的抬头。

「这些花。」他抬手,弧度恰到好处,五指并拢、掌心向上,露出白皙的腕,中指将将抵在黑伞的阴影边缘,自然而完美的回避了阳光,「好看吗?」

 

少女顺着他的手看向无一处不盛开的花园,点头道,「好看!」

灵超笑了,眉眼弯弯的模样格外可爱,「好看,就摘几朵去吧,当作我送妳的。」他抿唇,补充道,「见面礼。」

 

她兴高采烈地伸出手,抚摸花衣的动作却十分轻柔,「这都是你种的吗?」

「对啊。」灵超矮下身,白皙的指尖滑过花瓣边缘,「太孤单了,只能种种花,偶尔和他们说说话。」

「可是花不会有反应的吧?」少女专注的观察的每株她伸手可及的玫瑰,试图摘下一朵最美、开的最好的。

「是啊。」灵超的叹息几不可闻,思念如同云絮,清淡的笼罩在眉间,「要是有人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我呀。」少女说,「我要是到森林里来,就来和你说说话,好不好?」

 

「嗯。」灵超笑着,眼神隐晦的打量着她纤细的脖颈。

 

「那,为了答谢妳,除了玫瑰,我再送妳一个礼物吧。」他说,娇嫩的唇瓣已经掩不住他的獠牙。

少女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全无所觉,专心致志的摆弄着花朵,「什么?」

「永生不死。」

少女一惊,来不及回头,困惑便被扼死在喉中。颈侧的凉意在大脑中枢闪现,紧接着被痛苦取代,口中与喉管似乎有火焰流了进去,热辣辣的灼烧,烫的她全身上下的神经都蜷曲着哀号,那些在血管中乱窜的灼痛,将她的力气与意识一点一滴的驱逐。

 

恍惚中,少女突然想起流传着的,关于林中古堡的传说:森林深处有气派而华美的古堡,还有一座魔法花园。

这个传说,人们都只记得前半部分,在口耳相传中失落的后半段是──

 

这座盛开玫瑰的魔法花园,来此的人们为之倾倒,并从中折下美与诅咒。

 

灵超把手脚冰凉,却还有着微弱鼻息的少女扔在门廊前,轻快的走进了大厅,脚步声踢踏着在室内回响。木子洋站在楼梯边,从二楼俯视他唇角淡淡的弧度,「小弟,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灵超歪了歪头,「不知道。」他抬脚便要从木子洋身后过,「啊,也不重要。」

 

他只是想要个说话的对象而已。

能有反应的、鲜活好看的、不会离他而去的对象。


评论(4)

热度(4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