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 小青蛙的日常

斗六跟臺北有時差。

我不知道差多久,只覺得如今的一天大概都能過成臺北的一天半,慢悠悠的,連一口呼吸的綿長的不可思議。

 

妹妹的租屋處有個小陽台,她去上課而我留在房裡念書的時候,偶爾會到陽台上吹吹風,看看風景──實際上也沒什麼特別美的景色,只是斗六的風一吹,我就覺得自己的身與心都在旅途中。二樓的陽台是真沒什麼可看的,往左一望,是一色空蕩蕩的陽台,偶爾晾著幾件衣服,筆直的馬路盡頭是綠油油迎風招展的農田,往右一看,是個小路口,偶爾有腳踏車高速經過,摩托車都沒騎那麼快,妹妹學校種著的高大校樹就成了一堵蒼翠厚實的牆,屹立在馬路的那一頭。

 

今早我們洗了衣服,我把書一推,坐到地上跟她一塊兒整理──把衣服用衣架掛好,整疊抱出去掛上晾衣架──還一邊念叨她,她晾衣服的時候總是不先用力的甩一甩,直接掛了就晾,難怪一櫃子襯衫經常都有淺卻顯眼的皺痕。也許是在外念書,一日的成長抵得過在家的一個月,她也不反駁,乖巧的學著我的動作甩衣服,再拉平衣角。

 

現在是上午十一點二十六分,我剛處理完一份寄書到江蘇徐州的單子,妹妹為了下午的課,正窩在床的角落裡充電。我把房間燈給關了,拉開了窗簾,霧白的光就在木頭地上籠成清新的濾鏡,向後一躺,被晾衣架擋著的視線裡,還能看見對面公園高大的樹影,風掠過,就颯颯作響,清涼的氣息席捲整條街。

 

上次來斗六的時候,她不住現在這個地方,大約要再往外走,郊區方向,十分鐘左右,旁邊有幾戶農家,後面靠著山,偶爾會有猴子溜到這附近捉弄豬圈裡的大胖豬公,騎在牠身上揪著耳朵扯,急得巷子裡都是大豬急促的叫喚。

那一次來,牽著妹妹去買晚餐的路上,恰好碰到了兩隻猴在路口蹬著告示牌玩,我多看了兩眼,其中一隻山大王突然就竄了下來,跟在我們倆後頭。

妹妹突然很緊張,說牠們很兇的。我說別擔心,我們就趕緊走,不要有太大的動作去嚇唬他。就在快離開猴子的活動範圍時,那隻山大王突然一個提速,沖到了我妹身後──

「呀!」

「幹嘛?怎麼了?他咬你?」

「不是──牠、牠打我屁股!」

 

後來我給那兩隻猴子取了名字,一隻叫宋江,一隻叫李逵。

哪位是打人屁股的,一看就知道了。

 

 /


最近不在臺北,但還是乖巧的在念書備考。

不更新就掉粉,lof真是殘酷的地方嗚嗚嗚。

跟大家報備一下,我還活著,還活著就有希望。


评论-3 热度-4

评论(3)

热度(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