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手二十題

好哦我的话唠时间要开始了。

(填完以後,嗯,果真爆字)

  @K.willlll  小可愛的點名問卷


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严格来说,小青蛙不算是我的笔名,该算是个昵称吧。

  偶练入坑没有多久,就追起了栗子姊姊的偶练高中日志,当时我的头贴就是现在这张青蛙思考图,栗子姊姊回复我留言的时候,就喊我小青蛙,喊着喊着,在这个圈子里认识的小伙伴们,也都这么喊我,当时也觉得挺可爱的,方便大家记忆或者称呼,就把昵称给改了。

 

  如果很早以前就开始关注我的话,大概会知道我以前的昵称,也就是笔名,叫做「鸣蜩」。这个名字用的挺久的,一路从高中到现在,在刀剑乱舞坑、全职坑里的时候也都是用这个名字。由来也很简单,我的生日在七月,《诗经.豳风·七月》里有一句「七月流火」,当时本来是想用流火这俩字,但注册在前一个部落格的时候昵称已经有人使用了,就得换一个,同一篇当中还有一句「五月鸣蜩」,虽说五月不太贴合,但是鸣蜩也能够用来代指仲夏,就选了鸣蜩作为笔名。

 

 

2.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从事」这俩字用得不太恰当,这两个字的意思是把某件事情当作职业般去做,我个人认为自己还没有到能用这两个字的程度。

  开始写作,倒是挺早的,大概是小学六年级吧。我对当时的印象特别深刻,我真的从小就特别喜欢看书,什么类型的都看,认字也比同龄的小朋友勤快,所以幼儿园的时候,很早就脱离等着老师念故事的阶段,自己看自己想看的(就是耍孤僻)。小时候嘛,想象力特别丰富,看故事书看得多了,就也想自己写。印象特别深刻是我小学六年级时,写了奇幻故事,把班上同学们都写进去了,自己写的很爽,只跟要好的朋友分享,然后某天笔记本被别的同学捡到,当场朗读出来,真的是有够羞耻,真的,我喜欢写,但不喜欢别人当着我的面朗读,太可怕了。(离题了)

  一开始也不需要什么动力,就是喜欢,所以从未停止过写作。后来遇见一位影响我很深的作文老师,我的每一篇作业,他都会给我将近半张作文纸的建议与点评,也愿意花时间陪我聊怎么修改投稿文学奖的作品。说真的,他是个很奇怪的老师(作文成绩当周拿到全班第一的时候,他送我的奖品,是卡夫卡的变形记,然而当年我才小学六年级),但也是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老师。

 

  我的人生很平凡,说不上顺遂,也说不上坎坷,需要赌一把的时候,运气总是特别差,抽奖运趋近于零。但我总能遇到在创作上给我启发与指导的贵人,我十分感激。

 

  写作这件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重要的是,坚持不懈,虚怀若谷。

 

3.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呢?

  以偶练入坑以后来看,大抵是温吞的吧。我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这么长一段时间没写过虐、没发过刀,或甚至是没有写过那种深沉压抑的东西。不过我自己挺喜欢现在这个样子,短篇里的小美好。唯一锋利或者不同的,大概是鬼妳那篇despicablecouple,没尝试过这种风格,写完再看以后不甚满意,但还有机会进步的哈哈。

 

  说到这个就想提两句,虽然热度不高,但我心里最喜欢的一篇短篇,目前看来大概是姜京佐那篇,那天写的时候单纯只是固定练笔,没打算发出来,但是可能是心情真的太糟,写出来以后,发现自己挺喜欢这种淡淡的相处之间的默契,温馨、温村、温暖。

  从这件事来看,我想,写偶练乙女文的我,文风大概也只有温吞两个字能形容了。

 

  妳们觉得呢?我很好奇别人怎么看我的。WWWW

 

 

4.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差别。(不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等)

 

  挺大的吧哈哈哈哈哈。

  小说的话,我以前还是写虐比较多,而且以前不习惯打草稿,有灵感了直接开写,顺着自己的直觉走,然后自然而然就写出了自己都圆不回来的BE。文字叙述习惯倒是跟现在比较像,喜欢先从环境(光影啦、细微的骚动啦、风啊什么的)下手,营造情境,再描述对话或者场景里的人物。

  题材的话,我以前就偏好奇幻。

 

5.喜欢的风格(不论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的?

 

  我喜欢的风格太多了,每个写手有自己擅长的地方跟特色,真的各有千秋,没啥可比的,但我有一点行文洁癖:尽力不OOC、标点符号用对、不要自以为是用了艰深的词汇还用错、文章流畅。

  我对文笔要求不多,有时候太华丽、绚烂反而写不出最质朴的情感。但是OOC我真的就很无法。标点符号就不多说了,反正现在看的见的比较少有这种问题。自以为是炫耀字汇量还用错这个就,嗯,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床第之间与床笫之间,是最常见的使用错误,也别急着推锅给输入法,这两个字读音完全不一样。

 

  哦对说到这里我要说一个可能大家都不太在意,但作为台湾人很在意的台湾腔描写法。说台湾腔软啊黏啊甜啊什么的,我觉得还行吧大家感觉不一样,我自己听久了也觉得南北腔调就是有差。

  但是啊,「内个」「森莫」「就酱」「造不造」「我宣妳」这种,我看的时候就觉得挺尬的,好吧,也许这样写能帮助没怎么听过我们说话的读者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和声音,勉强接受。

  最近有个全新诠释法让我比较无言的是,每五句里三句句尾或句中要加个「ne」......我说真的啦,我们是有这种用法,但是他有他固定出现的地方,我们不是每一句后面都会有这个音好吗?尤其认真说话的时候,这个出线机率趋近于零。

 

  嗯,牢骚完毕。

 

6.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自己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我写每一篇都觉得要爆炸啊。OHO

  尤其是刚开脑洞的时候,不如说,我就擅长开脑洞。

 

7.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自己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车。

  长篇。(因为写着写着就忘记我之前想铺垫什么东西了)

 

8.你写一篇小说/文章要多长时间?

 

  看状况吧,如果刚来了灵感就能写,中间也没停下来做别的事情,大概一千五到两千字左右的短篇能在一个小时左右结束。然后就是修改的时间。

 

9.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长时间准备呢?

 

  先动笔再说啊,灵感来了不抓住会崩溃的。先把脑洞写下来以后,再慢慢去完整这个构想,如果是我没有接触过的题材,视情况而定,花时间把基本的背景了解一下,再动手。

 

10.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你的困扰?

 

  开始写的时候我需要很安静的地方,如果有人硬是要拉着我说话我会生气,通常开始写以前我会跟我家人讲说接下来先别进我房间,我需要不被打扰的环境。如果中间卡文,就会放一些歌,激发自己的灵感,如果这个方法没用,我会先停下来做点别的事情,过一会儿再回头重看一遍刚刚写的,就会找到新的路子了。

 

11.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的使用工具是?

  

  手写派。妥妥的手写派。我直到高中还是全文手写完再打到计算机上,现在能写作的时间少一点,就只有晚上休息的时候开计算机直接码,毕竟时间宝贵。

 

 

12.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和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有,没什么落差,但如果是想开头和结尾的话,通常写到一半的时候就会被我改掉。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原创的话还是喜欢奇幻。同人的话不拘,都挺喜欢。

 

14.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是谁?

  

  哇我跟你说,这个分的可细了。

 

  翻译小说的话,J.K. Rowling女士,我是重度哈迷。

  影响我文风最深的是蝴蝶seba,对她的文字真的是难以言喻的爱。

  本土奇幻最喜欢星子。顺便说最讨厌九把刀(#)

  现代诗最喜欢顾城、叶青。

  散文倒没有特别偏爱的。

 

  其实就像是小鬼说的,作品比人出名才是对的。我觉得提到喜欢的文字创作者,必得提到原因,也就是她/他的作品,喜欢的同人作品的话──

  宗伝唐茶老师的毕侃文学我全看过了,绝赞。

  栗子姊姊的偶练高中日志,是陪我度过最艰难日子的精神粮食。

  苏格老师的《流行性恐怖传说》

  沸腾橙汁老师的《山风》,说真的我不太喜欢给rps冠上这么容易被唯粉撕的设定,但是这一篇,文章结构和氛围的构筑恰到好处,压抑而哀伤,却又叫妳只隔着一层纸看着,不忍也不愿戳破,去真正的追究一个确切的结局。

  Lil Mama小姐姐的onerX妳系列(?)作品都很喜欢。

 

(怕打扰就不艾特了,我把链接补上,想追的请用力点进去吃粮吧)

 

15.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想离文字工作者这个职业越近越好。从小的梦想。

  

 

16.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历或回忆呢?

 

  有个挺搞笑的,我高中的时候有段时间很沉迷写作,什么都写。我是典型的文科生,理科爆炸差、文科爆炸好,然后就有点飘了,理科还是好好上,但英文课就不太听,反正也能考好,还觉得老师教的差,就上课写自己的东西,有次英文老师管班上秩序管烦了,骂完人还是有同学嘻嘻哈哈,她一低头瞧见我在写自己的东西,就骂我「妳上课写什么东西?啊?以为自己大作家啊?妳以为投个文学奖随便能拿名次是不是啦?上课不好好上写这什么乱七八糟,上课都不认真,写文章能得名我头给妳。」然后劈哩啪啦又开始骂同学。

 

  然后隔周升旗的时候颁发文学奖得奖名单,我拿了小说、新诗双冠,散文第三。嗯,就很尴尬。好啦这都是叛逆过往了,我现在很和平很乖巧很听话的。

 

  说个走心点的。我小学参加的作文班,当时座位前面坐着一个总是板着脸,内向木讷的男孩,我话唠,又不敢跟他搭话,只好老是跟他同桌聊天,然后看着他的脸越来越臭,当时我在想,啊,他大概很讨厌我。

  直到国中我们参加了同一个社团,偶然聊起作文班的事情,才知道他臭脸不是因为讨厌我或者觉得我吵,是在自我质疑当时我找他同桌聊天不找他,是不是因为我讨厌他。后来我们挺聊得来的,也喜欢同一个作家,就培养起了写小说交流的习惯,高中的时候联系少了,这个习惯也没断过,我知道他不太爱社交,也不擅长,他知道我交朋友很走心,是朋友了,无论联系不联系都是放在心上的,就是一种很难形容的默契吧,不太常聊天,却总是用小说交流。十八岁生日那天,他特意跑到我学校附近,准备了礼物给我,我当时开玩笑的问他「你就知道比起礼物我更喜欢收卡片,怎么准备了礼物没准备卡片。」他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因为我觉得直接说出来妳会更开心。」

 

「妳的文字总是能治愈我,温柔的带给我振作的力量,谢谢妳,生日快乐。」

我真的,当下爆哭。毫无防备的就哭了。

 

好,故事就到这里,他是我人生中最珍贵,也是陪伴我最久的创作这条路上的伙伴。

 

17.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爱。

热衷到进了只会离创作越来越远的中文系(#

 

18.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

 

最喜欢的还是姜京佐的短篇,虽然不是特别出彩,但是最贴近我自己的心情吧。

链接在此,不长

话说回来,看到这里的妳,有最喜欢我的哪一篇作品吗?

 

我特别喜欢在彬立短篇 /长日将尽  里面最后的片段

 

 

走没几步脱离了人潮最多的入口,其实整片湿地就显得宽广了。

 

夕照渲染了整片天空,映着浅浅的水光,粼粼闪动,陈立农转头去看追上来的郑锐彬,忽然觉得那双眼睛里,恐怕盛满了半片天空的夕色,又暖又亮。

 

他们俩没和其他人一样拿出手机拍照,只是牵着手,缓缓的沿着湿地边缘走,偶尔低头看看来时留下的一长排脚印,彷佛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走过的就是十几年的韶光,彷佛他们真牵着手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农农。」

「嗯?」

「没什么。」郑锐彬低着头,勾着嘴角。

 

他相信这一刻牵着手,就是地老天荒。

 

19.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改变?

 

还行吧。

希望可以更利落一些,觉得自己在描述场景和氛围建构上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20.最后,请你点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就卜了吧哈哈喜欢的欢迎自取填写。

 

 

同场加映:写作源于生活,所以其实我写过的哏啊作品啊,有些故事是取材自我自己的经历或者我朋友的经历,猜猜看哪些是真实故事改编?哈哈哈。


评论-6 热度-4

评论(6)

热度(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