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星杰X你】失眠夜 04

没有醉过,就不会知道自己喝醉以后是什么样子。

或许会大哭一场,或许会絮絮叨叨,也或许会想打个电话给让人这么纠结难过的那个家伙。

酒精啊,其实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


明明想写杰哥的HE结果现在戏分最多的是老岳 (掩面) 要等到论文毕业以后才能再见到杰哥啊,论文好好写啊 !


今天是半夜更新的我呢。(抱紧自己) 


/ 正文 /


傍晚的时候,岳明辉又来敲妳的房门,「吃饭没?」他推开妳没锁起的房门,「哎,妳不会从我早上离开以后就没动弹过吧?晚餐时间了这位小姑娘!」

妳没有回答,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德国的傍晚总是来得比较晚──对妳而言,习惯五六点就开始渐渐暗下去的天色以后,在德国妳总是会忘记晚饭时间,等天色暗下去,妳被饥饿提醒时,早都快九点了。

 

恍惚之间,妳彷佛能听见手机响起的声音。

「杰哥!」

「哎!妳,吃饭没?」

「......」

「就知道妳又忘了,妳那儿现在应该差不多六点吧?赶紧,吃饭去。」

「是是是,好好好。我这就弄点儿吃的,你赶紧去睡!」

可怕的六小时时差,德国的晚上六点便是中国的午夜零点。朱星杰熬夜的习惯,妳怎么劝他也改不过来,你们像是两个老妈子谈恋爱似的,一个念叨着别老熬夜,一个叮咛着别老是忘记吃饭。

互相啰嗦,可是很甜蜜。

 

「不、不是、你别──哎哟我的老天,我不过就是喊妳吃个饭,妳说妳这是怎么回事儿?」老岳的声音把妳拉回现实,他慌张地找着纸巾给妳,手机仍沉默地躺在手边,没有朱星杰的短讯,更别提来电。

纸巾塞进妳手里的时候,妳才发现,眼泪又掉了下来。

 

「抱歉啊,岳哥。」妳开口,声音有些喑哑,「我没想到还哭得出来──」

「没事儿。」他打断妳的话,靠着妳坐在地板上,妳感受到热度从紧贴着的肩头传过来,「没事儿,妳缓缓,妳岳哥我在呢。」

他的话让妳鼻头又是一酸,有了依靠之后反而更想哭。

在德国的日子,毕竟是身在异乡,舍友是个英国女孩,很多事情即便和她聊起,也很难真正的谈到心里,只有留学生聚会的时候,才让妳特别的感到自在和放松。

在你们一票小伙伴当中,岳明辉是年纪最大的,可以说是这个小团体中的老妈子担当了,一天到晚的串门子、蹭饭,但实际上却是定时的在关注着小孩子们的动向和状态。谁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肯定是第一个出现的。

妳早上给朱星杰发完讯息以后,就没再动过手机,但估计其他人可能从老岳那儿听说妳的事情了。

 

「我不是故意的哈。」妳说话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我就是……控制不住。」

「哥知道。」他没有看着妳,也没有多说话,怕给妳太多压力。

听见这三个字,本就只是默默流淌着的泪水渐渐的就停了。岳明辉就是一个这么神奇的人,平时也没见他多正经,但在这种时刻就是特别让人感到安心。

 

你们俩就这么肩并肩坐在地板上,他不抱怨腿麻,你也不说话。

当让心脏麻木的伤心褪去以后,所有的生理需求都一股脑地涌上来,你最先感受到的还是──

「饿了?」注意到你的欲言又止,岳明辉问。

你扯了下嘴角,有点不好意思。

「洗把脸,妳岳哥带妳吃好吃的去。」他扶着你站起来,看着妳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里。

 

德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五个字,严谨和酒精。

刚到海德堡念书的时候,早晨出门乘车妳总是很吃惊,路上的餐厅不分时段都提供酒精类饮料,一天三餐都喝啤酒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很少见他们喝酒误事。

真是个神奇的国家。

 

只有读研之后的朋友们知道,妳的酒量其实算是挺好的。在中国的时候,家里总是秉持着女孩子不能在外面和人家喝酒,但酒量也不能没有的矛盾心态,训练妳的酒量,因此妳虽然能喝,大学时期却从没有跟朋友上过酒吧──即便谈恋爱那会儿常常和朱星杰到什剎海、后海一带,却也仅止于听歌。

他很偶尔点了一瓶啤酒,也是因为妳的一句话──

「我发现你拿着酒杯的时候,有种很莫名的魅力。」

「啊?」

「就是…手特别好看、眼神也特别吸引人──哎呀我不知道怎么说啦!」

 

这辈子妳还从没有喝个烂醉过。妳点啤酒的时候,对岳明辉这么说。

这位哥哥仔细回想了一下过往的聚餐,啤酒、红酒、白酒妳都喝过,就没见过妳喝醉的,甚至都还有余裕帮他挡酒。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半小时候,岳明辉深深后悔刚刚没阻止妳喝酒这件事情。

妳大概是没把后半句给说完──

 

「真想烂醉一次试试,是不是一醉解千愁。」


评论(8)

热度(71)

©鳴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