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练乙女向】爱的过去进行式 - 01

这个时候就一定要喊一下脑洞坑王少女组的口号「脑洞修罗场,管生不管养」以及「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是的,坑王小青蛙又开坑了。

总之这是一个伪现实向的脑洞。

 

四条恋爱线:

年下前男友贾富贵、

温柔学长兼同事王子异、

高中暗恋对象制霸少年林彦俊

以及青梅竹马白切黑陈立农。

 

嗯,再多我会死,也不大适合太多人,所以,就,四个吧(#

Yooooooo 让我们开始尝试修罗场 (不是) 美好的恋爱旅程吧

 

黎明在即最近一直没有更新,是因为把大纲修改过后,有点纠结故事走向和第几人称的问题,在思考要怎么处理故事会比较简洁有力,最近实在是深深感受到自己写作上的停滞,甚至是退步,所以太大的脑洞就先放着了。

所以我果然还是适合写短篇,一发完,无压力(#


大半夜更文的蛙蛙期待有评论!真的!看着我真诚的双眼!

 

/ 正文 /

 

平凡的日子,平凡的我,平凡的生活,平凡的过。

不需要纸醉金迷,也不想灯红酒绿,只想有一个聊得来的伴,在乌烟瘴气的大都市中成为彼此的净土,如果有这样一个人,愿和妳一起柴米油盐的过。

 

人间烟火,便无一不珍馐。

 

01.

 

灰蒙蒙的穹顶,被高楼大厦切割四碎的天际线,沉默而压抑的空气,清早出门我所见到的城市大抵是这副模样。路上行人谁也不搭理谁,戴上耳机、盯着屏幕,埋头把自己与世界隔离,行色匆匆,所有人都忙着完成「与一百人擦肩而过」的每日任务。

擦肩而过嘛,那也没必要去记住谁的脸、观察谁的衣着,一回头茫茫人海之中,指不定再也遇不见。

 

今天早晨比往常安静许多,两个月来都已经听惯了装修噪音的我还有些不习惯。

出门时我刻意看了一眼,隔壁大概是装修完了,没见到工人一大清早的忙进忙出,倒是门口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纸箱子。

「假日被装修声吵醒的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吗?」我嘟哝,忍不住多瞟了几眼。

 

回归清净,一觉睡到十一点的周末终于要回来了,想想就激动。

心情一好,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

 

「早!」巷口的花店已经开始营业了,粉色衬衫的青年笑的阳光灿烂,眼角都笑出了褶子,天生就是个带笑的脸。

「农农早安。」我也朝他挥挥手,「今天也好早哦。」

「早睡早起健康啊。」他眨眨眼睛,「谁像妳从小到大最爱赖床。」

见他非得提起小时候的事情,我翻了个白眼,「是是是,仗着咱俩青梅竹马,你手上攥着我一堆黑历史、坏习惯,我知道。」

 

陈立农就像是一朵行走的向日葵,光是看见他,就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好啦,妳小心上班迟到哦,快点去──」他大概是想挥手,但忘记自己手上拿着喷水器了。我一见到喷头朝我这里转过来,立马当机立断狂奔离去,「水!陈立农,水啦!」

 

他有没有喊抱歉我倒是没有仔细听,也不知道我今天哪来的精力,一口气跑出老远,搭上公交车的时候还喘着呢。

 

手机叮了一声。是微信消息。

-「宝贝,想我了吗?」我的脸部肌肉抽了抽。

-「一点都不想,妳可千万别叫我宝贝,做一只猪的宝贝有什么好的。」

-「哇!妳真狠心!我出来玩还想着妳,妳居然嫌弃我!」

-「我不嫌弃妳我嫌弃谁」

可能是我的嫌弃直接表现在脸上,隔壁的大妈瞅了我好几眼。

 

-「我朋友昨天带我去了一个当地很灵的寺庙,我给妳求了只签哦」

-「求签?求什么签」

-「问姻缘啊,听说这里月老很灵」

-「……」

还不等我让她先担心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那张粉色的纸签照片就传了过来。

 

第七十五签  刘小姐爱蒙正 大吉

生前结得好缘姻 一笑相逢情自亲

相当人物无高下 得意休论富与贫

 

-「啥意思 妳是觉得我会解签吗姑娘?」

-「诶妳等会儿,我记得我有把解签的那一页也拍起来」

 

【解曰】此签。大吉。凡事遂意。功名高。财物聚。病即安。讼者得遇清官。婚合。行人回。孕生男。更修善。祈神佑吉也。

 

-「孕生男?妳认真的?」

-「重点不是那个!大吉!大吉看到没有!」

-「谢谢妳哦那看来我今晚应该可以顺利吃鸡」

-「……」

 

公司离我家也不算远,就这么妳来我往的发消息,很快就到了。我抬头瞅了一眼街景,下一站得下车,就开始往门边挤。

通勤唯一的坏处,就是得把自己塞进公交车,再把自己从罐头状态中解救出来。

下车前我又看了一眼她发来的消息──「重点是,月老说妳的桃花是认识的,已经认识的人!想想妳认识的人里面有没有合适的?」

 

妳当我是相亲吗?还合适的呢。

我撇撇嘴,手机往包里一塞。

 

下车以后的空气清新许多,虽然还是燠热的令人窒息,但也总比公交车里好受的多。此际的天已经清朗许多,彷佛我上下车就穿越了一个平行世界,阴郁感尽散,偶尔还能见云絮悠悠的随风前行。

 

打卡,上班,距离九点还有十五分钟,完全有时间先享用一下我的早餐。

我向来都习惯前一天晚上做好隔天的早餐,好让自己睡到最后一刻,抓起饭盒就能出门,不需要在小摊子、便利店忐忑地等着结账的人龙。

「今天吃三明治啊?」

我闻声抬头,「学长早。」

 

王子异是我大学同系的学长,一直以来对我都挺照顾的,后来我们进了同一间公司,他的位置恰好就在我正对面,陌生环境里有他在,让我融入职场的第一阶段完全无压力,跟在学长身后认识同事们,总是时刻感到安心。

 

他温柔的勾了勾嘴角,「妳今天……看起来心情挺不错的。」

我歪歪头,「啊?是吗?我天天心情都挺好啊。」

王子异干脆长腿一蹬,坐着办公椅滑到我这一侧来,「早餐好香啊,自己做的?」他凑过来闻了闻,近的我都能闻到他发梢清新的肥皂香气。

 

对了,学长一直都有晨跑的习惯,大概是早上跑完以后洗了个澡……不对,我在想什么!

 

甩甩头,「是啊,自己做的,学长吃过早餐了没?吃一点?」我一口咬下自己手上的这一份,含糊地指着保鲜盒里剩下的那一半,「鸡肉和生菜,里面夹的。」

王子异犹豫了一下,「妳这样吃的饱吗?早餐很重要。」

 

「没事没事,我吃半个就很饱了,昨晚太饿了一不小心做太多。」我摆摆手,又咬了一大口三明治。

对面办公室的助理编辑周锐突然冲进我们办公室,见到我们俩凑在一块,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迫不及待的边说着边朝我们走来,「下一期主题的合作模特定下来了,巨帅!」

「是谁呀?」王子异问了一句。

我正努力吃着早餐,嘴里头还嚼着呢,便也没有开口追问。

 

「最近特别火的平面模特,林彦俊!」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欸?咋了?妳怎么说呛到就呛到呀!赶紧喝点儿水呀,瞧妳傻的──」

 

锐姊,锐妈,我求您了,别一边让我喝水一边猛拍我的背行嘛!


评论(20)

热度(96)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