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X妳】听说妳爱我

 

*本来是想试着写修罗场的小说大纲,突然就来了莫名其妙的灵感。

*OOC致歉,可爱属于他们,OOC属于我的锅。

*双向暗恋,修成正果,我还是,无法,发刀,也许以后再说吧。

*微长得俊,真得很微小,可以忽略不计那种

*今天的蛙能擁有評論嗎(哭泣
 

/ 正文 /

 

全实验室,不,大概整个研究所都知道了。

我跟蔡徐坤在冷战。

 

「为什么冷战啊?」林彦俊问,脱下实验室用的大白袍,扎在裤子里的衬衫都被他自已扯的有点凌乱。

「白目欸,问这个干嘛啦。」尤长靖拿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腰,实验室制霸的帅脸顿时一阵扭曲,「干嘛弄我,神经喔。」

我耸耸肩膀,「谁知道。」分明是蔡徐坤单方面甩个冷脸给我,不仅实验以外的话,非必要一句也不说,连导师分好同一组的实验,都特地去拜托助教,把搭档给换了。

 

天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勾勾手,让林彦俊过来一些,看着他衣衫不整我就很受不了,天天都得像个老妈子一样注意这个制霸少年得仪容整齐。

 

「那妳出国那件事情考虑的怎么样?」林彦俊一边揉着腰,一边凑过来,可能是尤长靖下手没注意好分寸,林彦俊像是痛的站不直身子似的,一只手抵在我的置物柜铁门上。

我只要一抬头,就可以亲身体验偶像剧女主角被壁咚的心跳瞬间。

嗯,林彦俊是真的长很帅,但如果不要五官扭曲着揉腰的话会更帅──如果是蔡徐坤做这个动作呢?

我不敢想,那简直是比血槽清空更可怕的事情,我大概会当场晕过去。

还是得把这些多余得绮思收一收,专心给林彦俊把衣服整平了。

 

「欸、欸欸,欸!」林彦俊打了个响指,把我从神游中拉回来,「小姐,回魂哦。」

我一把拨开他的手,把挂在臂弯的实验袍塞进柜子里,「还没想好啦。」

本来只是不经意地回头,但蔡徐坤无论在哪里存在感都很强烈,我不用再次确认都知道,他就站在门口。

 

「拜托,跟我一起去有什么好考虑的。」制霸伸了个懒腰,「跟这么一个大帅哥,是不是,去德国,对不对?参加国际研习欸,这机会千载难逢好不好──啊,坤坤。」很显然,说了这么一大串,林彦俊才发现蔡徐坤站在门口不知道站了多久,「嗨,去吃饭吗?」

「我不饿,你……们去吧。」傻了眼了,早上八点进实验室,中间没人休息,现在都下午一点半了,蔡徐坤说他不饿?

 

我看他眼神扫都不扫过来一下,只看了林彦俊一眼,就垂着视线的样子,心里实在是说不上气还是心疼他。

「蔡徐坤。」冷战的第四天,我主动开口了,心里当然还是生气的,对,是他先开始不理我、疏远我,我当然生气,「你早饭也没吃,午饭也不吃吗?等一下实验会议都不知道要开到几点。」

他似乎很讶异我居然主动和他说话,愣了一下。

尤长靖抓准了时机把自己也塞进这段对话里,「对呀,坤坤,不然你等一下又胃痛哦。」他对别人的情绪变化始终是最敏感的,即便挑着和缓的时机切入话题,一双大眼睛还是闪动着不安,在我、林彦俊和蔡徐坤三个人之间来回看。

 

蔡徐坤抬起头,才刚对上我的视线,就立刻把眼神撇开了。

我顿时又有些火,还有点伤心。

什么意思!这是嫌弃吗!

 

「那,我就……去吃点东西吧。」丢下这句话,他像是被什么穷凶恶极的猛兽追赶一样,飞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留下不明所以的林彦俊、心里憋屈的我,还有忐忑不安的尤长靖。

 

「坤坤到底怎么了啊。」尤长靖慢腾腾的往外移动,「自从上次听见林彦俊问妳去不去那个研习计划,就一直这个样子欸。」

「谁知道,那个鬼样子。」我嘟哝。

这四天以来,例行的早晚安都没了,早上实验室见面时蔡徐坤温暖的微笑也没了,细心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渐渐的减少了,我们在微信上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聊就是几小时,互道晚安、催对方睡觉都要说上好几遍。

 

我原本以为我和他已经在暧昧边缘,谁知道突然之间,蔡徐坤就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问,得到的都只是冷淡疏离的微笑和客套的答复。

 

肩膀一沉,林彦俊把他的手挎在我脖子上,「欸,我现在有点搞不清楚欸。」他的声音低低的,说悄悄话一样凑近我的耳边,「妳跟蔡徐坤在交往吗?」

交往?我倒是这么希望。

 

「……没有。」我一矮身,把自己从林彦俊的臂弯中拯救出来,「干嘛这么问?」

林彦俊笑的很无辜,摊了摊手,「没啊,妳们就看起来很像是情侣闹别扭。」

尤长靖回头瞪了他一眼,作势要打他,「说什么风凉话啦,走啦吃饭了啦。」

 

蔡徐坤走得急,但走出房间,仍能看见他缓缓地走向走廊彼端的电梯间。

我们三个人就远远缀在蔡徐坤背影的后头,长廊尽头的落地窗洒进来大方而清爽的光,把回头看向我们的蔡徐坤的影子,捻拉的纤细而绵长。

距离这么远,他的视线很灼热,可是我知道,只要缩短到能看清彼此的距离,他就又会闪避我的视线。

我进,他退;我追逐,他躲闪;我开口,他沉默。

 

从前的默契和温馨在这四天以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褪。

诡异的离奇。

 

「妳告白了没?」尤长靖冷不防来了这么一句。

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林彦俊伸出食指戳戳我的脑袋,「长靖问妳,妳,跟他。」他用下巴指了指蔡徐坤的方向,「告白没?」

「告、告白?」我被这两个字呛住,一下子没有控制住音量,不远处的蔡徐坤听见了,微微皱起眉头,却又在我们三人看过去时撇过头。

似乎犹豫了几秒,他也不等我们了,索性自己搭了电梯下楼。

 

「坤、坤坤!」尤长靖似乎是没有想到蔡徐坤突然就不等了,眼看着电梯门要关,他扯着嗓子喊了几声,那个冷淡的家伙却像是没听到一样。

 

一点都没有往日的细心和温柔。

 

「妳叫太大声了啦,把蔡徐坤都吓跑了。」林彦俊倒是没放在心上,悠哉的去摁下楼纽,等电梯回来这层。

「最好是。」我撇撇嘴,心里却有点失落。

 

蔡徐坤是真不知道我的心意,还是知道了,才选择逃避?

看他的反应,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他的回答,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我们三个人各占据电梯一角,老旧实验大楼的电梯总是以很符合它实际年龄的速度下降,慢慢悠悠的,虽说速度不太优秀,但胜在安全。

「欸。」林彦俊双手抱胸,仰头靠在电梯墙上,不看我,也不看着尤长靖,似乎只是为了闲聊才开口,「你们说,蔡徐坤会不会有听说过。」

「听说什么。」

「就妳喜欢他这件事情啊。」他忽然看过来,「前几天农农跟我抱怨,觉得自己大概是整栋实验楼最后一个发现这件事情的人,我跟他说,不会,蔡徐坤才是那个最后知后觉的家伙。」

我皱起眉头,「说到这个,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我怀疑的看着他们两个,我就只和他们俩提起过而已,怎么搞的现在好像全实验室的人都听说了我喜欢蔡徐坤,而蔡徐坤本人完全没有发现一样。

 

「不是我喔。」林彦俊立刻举起双手,果断否认。

一旁的尤长靖头摇的跟波浪鼓似的,表情说多无辜有多无辜。

 

「妳们两个那么要好。」尤长靖说,一脸恨铁不成钢,「传出去的才不是说妳喜欢他,是传说妳们两个暧昧的快要散发恋爱酸臭味了好不好。」

 

叮,电梯抵达一楼。

门一开,我也顾不上接话,直直往大楼门口看过去──果然,蔡徐坤不在那儿。

林彦俊紧接着走出电梯,「啊,坤坤没等我们喔?不是要一起吃饭?」

「闭嘴啦。」尤长靖瞄了一眼我纠结的表情,掐了林彦俊一下,「没事啦,他刚刚也没说一起吃,只说了会吃午餐嘛。」

「无所谓啦,他有吃就好,省得大家担心。」我说,闷头就往外走。

 

「对了。」站在大门口,我停下脚步,「林彦俊,那个研习计划,我参加。」

「真的假的?欸,不可以反悔哦!」

我看了看门外,哪里都没有蔡徐坤的影子,「省得留在这里,猜也猜不透他,追也追不上他。」原本准备告白的,莫名其妙的被疏远了,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什么都没来得及开始就失恋的感觉,糟糕透了。

 

 

蔡徐坤站在导师的办公室门口,只觉得一兜冷水当头浇下。

他抿起唇,林彦俊才推开门出来,招呼都来不及出口,就被蔡徐坤拽走了。

 

「干嘛啊?」林彦俊莫名其妙。

「你、你刚刚……」蔡徐坤紧张的时候嘴里总会发干,他身上没带着护唇膏,只能下意识地舔舔唇,「跟教授说,她决定去德国?」

「对啊。」林彦俊没想到蔡徐坤开口就是这件事情,「大概是前几天确定的事情,恰好我们两个研究的课题跟研习的主题很合,难得有这个机会,就,去啊。」

蔡徐坤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表情有点难看。

 

林彦俊瞅了他老半晌,「欸。」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推了推蔡徐坤,「听说,你们冷战还没结束?」

「冷战?」蔡徐坤皱了皱眉头。这话是哪里传出去的?

「你们俩之前好得跟什么一样,听说不是还天天微信上聊天。」林彦俊瞪大双眼,「啊这几天一点互动都没有,你看见她几乎是扭头就走,再不然就是离得远远的,半句话不说,这不是冷战是什么?」

「……」蔡徐坤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被解读成冷战,一时之间愣在原地。

 

「说吧,你们为什么冷战。」林彦俊看事情好像也不是原本想象的那样,觉得有戏,「反正我们都要去德国了,啊你现在不说,还要等她回来再解释喔?」

「我──」蔡徐坤烦的捏起了自己的手,一下一下轻轻掐着,缓解这种焦虑,「我只是之前,听教授说你们关系挺近的,一个高中上来,老师们都说你们是小情侣,还都选一个课题,那天又听到你们俩要一起去德国研习一年──」

「等一下。」林彦俊有点头疼,「老师?老师们?」

蔡徐坤点点头。

 

「我的老天爷啊。」林彦俊一仰头,十分无言,「整了老半天,你突然开始疏远她是因为你以为我们是情侣喔?因为老师说我们像情侣,就这样喔?」

「你们关系看起来确实也很好──」

「停,停停停。」林彦俊见蔡徐坤说的都不打算停下来,直接上手摀住他的嘴,「Crazyman 冷静点,求求你这个学霸用点脑子吧!她天天晚上跟你聊天,我要是她男朋友,我能忍?」

蔡徐坤想想,忽然发现事情好像不是他听说的那样。

一般而言,他也不会以听说去断定事情的真相,只不过关心则乱罢了。

 

他扒掉林彦俊的手,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些松动,「你们……」

「我有男朋友!」林彦俊忍无可忍。

蔡徐坤心里头一松,也没去管林彦俊自己爆出来的惊天大卦,「是我道听涂说,自己吓自己。」这么说来,他可以,放心地继续去追求这个女孩了吧。

 

「欸。」林彦俊撇撇嘴,「我是不懂现在什么状况啦。」他指了指时钟,「但我们虽然不是今天的飞机,她却是今天搬离宿舍回家一趟,下周直接从老家的机场飞德国喔。」

蔡徐坤才放下的心登时又揪紧了。

 

「现在不去找她说开来,下次见到就是一年──喂!你好歹听我把话说完吧!」

林彦俊还在喊着,蔡徐坤早就没影了。

留下实验室制霸孤独地在风中叹息。

 

 

至于蔡徐坤怎么说服宿管放他进来女宿的,我是真好奇。

尤其当我被堵在自己宿舍门口,拎着行李厢,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时候,真的,格外好奇。

 

「你怎么来了?」

「有事吗?」

「啊,我今天离开宿舍,下周飞德国,一年后见!」

感觉说哪一句话都不对,于是我选择沉默。

 

蔡徐坤也不急,就靠在门边,双手环胸,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听说……」我忽然发现,他看着我的眼神,再也没有这一阵子的闪躲。

但那又怎么样,「听说什么?」

 

他长腿一迈,大步流星的走来,一步走的比一步还急,最后在我眼前站定。

蔡徐坤实在是站的太近了,迫使我仰起头才能看进他的眼底。

「听说,妳爱我。」

 

我的心漏跳了一拍,忽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啊,你才知道,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才知道。

眼眶泛起的酸涩、心底涌升的忐忑在此刻翻江倒海,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是特意来告别的?来拒绝的?还是──

 

「那妳听说了吗?」蔡徐坤的声音总是能立刻打断我的思绪,他的眼眸里情绪涌动,却复杂的令人看不清。

我张口,「听说什么?」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然变的干哑。

 

「我也爱妳。」

/

Wait wait wait

all i do is wait wait wait

you're the one i'm waiting for

weight weight weight

carrying the weight weight weight

is better than to let you go

评论(8)

热度(170)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