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长靖X妳】酸掉的肯尼亚

咖啡馆三十题之【08酸掉的肯尼亚】


建议搭配长靖帮唱那吾克热版「飘向北方」食用。

分享尤长靖/那吾克热LIL-EM的单曲《飘向北方 (Live)》: (来自 (来自@网易云音乐)


*伪现实向

*友情提示:肯尼亚豆子偏酸。

*今天也要爱着甜心

*一首歌如何投入,必得是有类似或者极为相近的经历,飘向北方求学、追逐梦想的长靖,是怎么一步步熬过来走到今天的呢?

前几天看见一个女孩录制了参加香蕉海选的过程纪录视频,整个过程很复杂,竞争也很激烈,想想偶练第一期,乖巧可爱的自我介绍的trainee18,他们每一个都走过了很难很辛苦的路,希望将来,一切都越来越好。



/ 正文 /

 

妳的音乐播放列表中有一个名字特别长的──是我的小骄傲天生歌手甜心长靖呀

 

老顾客都知道,妳特别喜欢循环播放歌单里头的歌,也特别喜欢尤长靖。

但他们不知道,妳们俩是认识的,尤长靖偶尔得空,会在营业时间后到店里坐坐,喝杯咖啡,然后再赶往下个行程。

 

「叮铃──」门口风铃轻响。

尤长靖今晚推门而入时,妳恰好播完飘向北方,正一边收拾着东西。抬头瞧见他,扭头就又把刚封好的咖啡豆取出来,「来啦,今天给你泡杯咖啡?」

「好啊。」九月的晚风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妳不知道他今天从哪里来,他衣襬潮湿的风尘却让妳一眼就能看出浓重疲惫。

今日卖剩的蛋糕刚刚都被工读生带走了,迟来的尤长靖没能赶上分一杯羹,妳在冰柜前找了找,一无所获。

 

一般而言,如果接下来没有行程或练习,尤长靖喜欢管妳要一杯奶茶,冰的热的都可以,只要够甜就行。要是他没有拒绝一杯热咖啡──百分之两百,他等会儿得马不停蹄的上工去。

「好累哦。」妳喜欢看他捧着瓷白的杯,皱着眉头软软糯糯的撒娇,「现在好晚了,还不能睡觉,然后明天起床我又要水肿……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林彦俊看起来就从来都不会水肿,不公平啦。」

他会喊累、喊饿、喊着想睡,却从来不抱怨。

尤长靖一直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柔软却坚强的人,踏实的拥抱着「爱己所择,无怨无悔」的信念稳定前行。

 

窗外早过了华灯初上、街区最美的时刻,只有幽幽几盏路灯明灭,还有妳店内晕黄的灯光。

手冲咖啡的制作时间不长,尤长靖很快便接过妳冲好的热肯尼亚,愣愣地看着窗外。

妳回到音响旁,再次按下播放──歌单里的第一首,是飘向北方。

 

尤长靖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触电似的吓了一跳,「干嘛放这首歌啦。」

「喜欢听啊。」妳说,笑嘻嘻的,自己捧着一杯绿茶坐在他对面。

「唱的……应该还可以吧?」他问,食指的指尖不安的在杯身摩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妳。

尤长靖感到忐忑的时候喜欢抿唇,一下又一下,偶尔用齿尖轻咬,也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意识到。

妳没有立即回答,坦荡的接触他的眼神,锁着他的双眼,啜了一口茶。

 

尤长靖喉头滚动了几下,不由自主的也喝了口咖啡,酸苦一下子淌入口腔,顺着食道一路闯进胃袋。

明明知道他爱甜,却没在咖啡里加糖和牛奶,任由酸苦泛开在味蕾,余韵的末端才带出一丝丝甘甜,少的可怜,却值得回味。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这首歌的感受。」妳抬了抬下巴,眼神平和。

却让看着妳的他不由得呼吸一滞。

 

妳从他手里接过杯子,把桌边放着的牛奶和糖按比例溶进去搅动,「喝吧,这样就顺口多了,知道你喝不惯黑咖啡。」

音响里正播到那吾克热激昂的说唱──「我要踏着力气/奋斗穿过整个宇宙──」紧接着就是尤长靖的词,正好是整首歌的高潮,两个人火力全开的激动声音直上云霄。

 

尤长靖忽然想起来舞台上的那几秒,从腹部、胸腔里挤出所有空气,吶喊一般的歌唱,还有那吾克热坚定的眼光,「我的梦在哪里,我就漂在哪里。」

为了梦想,谁都不容易。

 

「你哭了?」妳问,有些讶异,仔细一想,却又不太意外。

尤长靖下意识的摸眼角,果然有些湿润。

 

「我哪有哭!我没有哭啦。」他说,笑得眉眼之间只有温存,妳却能看见柔波之中粼粼闪动着水光,「是……这杯咖啡太酸了,就一时之间没把表情控制好。」谎言太过拙劣,他也不曾细想自己已经离对咖啡味道反应的时间点过去了多久。

妳抿着唇,也没去戳破那技巧拙劣的掩饰,只是在他身旁静静坐下,伸手扣上他的后脑勺,轻轻地按向自己的肩膀,「嗯,你没哭,但我就是想抱抱你。」

 

尤长靖鼻子一酸,差点没绷住,滚烫思乡的泪隐没在妳的肩头,也就是那一两秒钟,快的恍若妳错觉。

背井离乡这件事情对尤长靖而言已经成了习惯,习惯了不经常思念,也习惯了掩盖自己脆弱的一面,但是心啊,并不是金刚石,它可以坚若盘石,却也只能是「若」而非「有」盘石之坚,再如何坚强的心,躲得过对酒高歌的夜,却逃不了四下无人的街。

 

妳见不到他哭泣的模样,也知道他不愿被看见,所以妳轻轻拍抚着他的背,顺着脊椎轻缓的安抚,拥着他。他的肩头抽动,伴随着压抑的抽气声,妳甚至都能想象他鼓起腮帮子深呼吸以压抑掉泪的冲动的表情。

 

尤长靖忽然抬起头,眼圈红彤彤的,却带着柔和的笑意,「我觉得我以后想家的时候,真的会好过一点,嗯,好过很多。」

「那就好。」妳看着他,心疼的有点想哭。

他俏皮的对妳眨眨眼,「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

 

尤长靖傻笑了一下,似乎有点儿害羞。他伸出手轻轻点在妳的心口,「因为吾心安处是吾乡,有妳在,就很好了。」


/


晚安。

以這一篇,獻給每個勇敢追逐夢想的人。

辛苦了,明天也要好好過。

评论(19)

热度(54)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