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 / 偶练乙女】子不语,江湖事 05.

/ 04 ( 点我前往 ) 选项统计 / 

朱正廷从俩官差的对话中不知道听见了什么,整个人顿时有点不太对劲,如沐春风的笑意没了,浑身都被淡淡的惆怅包裹着,妳不知道该如何解除这种忧伤的氛围。

 

一、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感伤,转移话题。

二、委婉的关心

三、装作没有发现他的脆弱。走吧先把正经事给办了再聊。

四、给他买一串糖葫芦

 

/正文/ 

街道上人群熙来攘往,好不热闹,朱正廷就这么站着,身姿挺拔,浑身上下却都透着一股子孤寂劲儿,妳越看越觉得他身影单薄,多吹一会儿风都能化作齑粉散的无影无踪。妳俩刚刚分明还笑闹着,这一刻朱正廷却安静的令人发怵。

妳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于是抿抿唇,走向旁边的小贩。

 

待朱正廷回过神来,就见妳递过一枝糖葫芦。

「不、不用了,妳吃吧。」他说,一双眼睛却黏在妳手上。

「我买了两枝,不用客气的。」妳手往右晃一晃,他的眼光就跟着往右,手往左挪一挪,他的眼神也跟着往左,分明是想吃的模样,「就当作谢谢公子您陪我一块儿出来买东西。」

朱正廷一下子笑了,眼底的惆怅散去不少,「一根糖葫芦就想打发我,小姑娘真是精,跟泽仁是一点儿都不像。」伸手接过妳递去的糖葫芦,红艳艳的山楂似火,温润斯文的朱正廷似雪,该是一触即融的他,一口将果实咬下,糖衣碎裂的声音清脆,又让妳想起江河早春初融的冰面,微冷,却看的人心底暖融融的。

 

妳忽然很想看看朱正廷站在夜里,背后是万家灯火,衬的他整个然散着光晕的模样,该美的不似凡间景吧。

「走吧。」朱正廷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妳看着他看的愣了,三两下把他那枝糖葫芦吃得精光,意犹未尽的舔舔唇,只觉得嘴上的糖渍要甜进心里头。他哼笑几声,心情晴朗了几分。

 

「再、再来一枝?」妳想掩饰自己的失态,别过头去。

朱正廷笑的眼睛都瞇了起来,「妳自己不吃呀?」妳盯着他双眼发直的模样,其实早被他看了去,他也不恼,只是逗妳,「我好看吗?」

「好、好看──不是!我、我是说……」妳嗑嗑巴巴,连句话都说不完整。

「知道了。」他哈哈一笑,「吃妳的糖吧。」刚才独立路中的萧瑟彷佛全是错觉。

 

美色误人!再重复一次,美色误人!

妳忿忿地咬下一颗山楂,决定不再看着朱正廷,省的定力不够又被拐的什么话都不经大脑的倒出去。

「走吧!师兄交代的东西一样都还没买哪。」说完大步流星向前,朱正廷便含笑的跟在妳身侧。

 

 

「唉呀妈啊,脑瓜子疼。」

客栈里,毕雯珺揉着太阳穴,看着一个吃着包子吃的两手油汪汪的青年。若是妳在场,必定能发现这就是刚才毕雯珺离席时,揣在怀里带上楼的牛肉包子。

 

青年闻言,抬头看着毕雯珺,一双眼睛满是餍足,「雯珺,我告诉你,我住这儿住了那么久,可还从没吃过这儿的牛肉包子,哇,真的好好吃!」他又咬了一大口,含糊不清的赞美,「超级好吃。」

 

「希侃,云家那个事儿……真不是你啊?」毕雯珺一只手撑着下颔,直勾勾的看着他。

李希侃忿忿地抬起头,「我是被冤枉的!我学仙学的好好的,没事害什么人!叫泰山娘娘知晓了,可不得再回去做野狐狸。」他像是想起什么,又低头咬了一口包子,「野狐狸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牛肉包子。」

毕雯珺脸上倒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李希侃的方向发呆,整个房间里也只有李希侃一个人──或者说一只狐狸精在喋喋不休,「像你这样天资聪颖的,可惜不学仙。像我们狐狸,学仙最难。必须得先学人形,再学人语;学了人语之前,还必须先学鸟语;先学鸟语的话呢,又必须学全了四海九州岛的鸟语,总之,就是得无所不能,才能为人声、成人形。我修道至今容易吗我,至于去害个人搞得自己狼狈不堪的……」他越说越委屈,头上冒出的两只狐狸耳朵都耷拉着。

 

说起来,在云家捉妖的道士倒还不是普通的江湖骗子,是真有两把刷子,只不过本事却都用在了坑蒙拐骗。

李希侃是附近山里修仙的狐狸,成了人形后偶尔会到城里逛一逛,满足一下自己修仙有成的虚荣心。也是他运道不好,在路上撞见了那道士,又全无防备,回山里的路上三两下就被捉住了。

 

此后,就是道士云家捉狐妖那一出自导自演的好戏。

李希侃刚被道士放出来,还懵着,就被法术一通乱炸,吓的他人形都没来得及化,一溜烟就往外窜,只想离这个死道士远点儿,最好再也别见面。

「雯珺、老毕,要不你修仙吧?」李希侃吞下最后一口包子,歪着头看毕雯珺,整个人趴在木头椅背上,「别看我们狐狸修仙久,人学仙啊,比起我们可以少五百年功之苦,倘若是贵人、文人学仙,又比起凡人省去三百年的功苦,我看你,该能比我少去八百年──」他一说,突然觉得有点心酸,做狐狸怎么就这么苦,安安分分修仙还得被人抓、被人冤枉,人类修仙就处处都是优势。

 

他说着说着,就停下了,唉声叹气的,挂在椅背上动也不想动。

 

毕雯珺有股冲动,想揉一揉这颗毛茸茸的脑袋。

并且他顺从了自己的冲动。

 

李希侃抬起头看他,「没事,老毕,幸好你把我藏起来了。」他一笑,就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一双眼睛从垂下的浏海里面透出慧黠的笑意。

毕雯珺张口想要回话,就听见门口叩门的声音传来──

 

「雯珺哥,你在吗?我有点儿事情想问你。」

是丁泽仁。

叮咚。

觸發了狐妖支線故事,小狐狸希侃上線!

我要寫到什麼時候才能讓我杰哥和琳琳出場呢,好像,很困難。(#

是哒,今天沒有選項,我們來猜猜會發生什麼事情?

评论(6)

热度(30)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