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洋X妳】原来你是这样的李老师

* 岳老師師生哏衍生篇  【岳明辉X妳】自动控制原理代课老师,了解一下 ?

* 本來想寫文科生妹妹與李老師的互拐過程,沒想到變成了交往後的詭異日常 

* 性格變得越來越幼稚(?),越來越接近本我(?)的木子洋出沒注意


/ 正文 /


「不起床吗?」

今早唤醒妳的不是饥饿感,也不是窗外什么鸟鸣啁啾,是李振洋低低的吐息,还有落在妳后颈上的一个吻。轻轻地,如同清晨薄薄披覆草皮的露珠,带着凉意渗入皮肤。若不是妳后颈上依稀可见尚未褪去的红痕,这大抵是一个清新而温存的早晨。

 

「不起。」妳嘟哝一句,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妳听见被子外的他哼了一声,他总是这样,瞇着眼睛,轻轻勾一下唇角,一个音节就从胸腔里气泡一样的浮上来,传到妳耳里的时候,都还带着震荡。

妳抖了一下,一只带着凉意的大手循着被子的缝隙钻了进来,轻轻地放在妳的腰侧,也不做什么,就是放着,「不起是吧?」他说,声音里竟然带着愉悦,像是一只挖好了坑等妳跳的老狐狸,「那妳不起真当妳洋哥我没法子治妳了是吧?」

 

妳一个哆嗦,说不上多美好的回忆瞬间在眼前一幕幕的呼啸而过──起初妳真以为他的「治」是特别情侣、特别黏糊的那一种,嗯,不可描述的。

谁能想到实际上是──把赖床的妳用棉被卷成一个棉被寿司卷扔沙发上,还拿了塑料绳捆着,妳只能滚动、蠕动着挣脱,而他洋哥在一旁边录像边哈哈大笑;妳发懒不帮他拿橡胶手套,于是洋哥切完了辣椒直接上手摸妳的脸,让妳体验字面意义的「辣眼睛」;被他无数次数落过粗心之后又一次忘记带钥匙回家,李振洋非要妳在楼道里大喊「谁说进了X大就是聪明人,我就不带脑!我不只不带脑,我还不带钥匙!」才让妳进门……诸如此类的事例简直不要太多,妳甚至怀疑他脑袋里还有许多可怕的想法蠢蠢欲动。

 

不行,犯罪行为必须扼杀在摇篮当中。

 

妳一翻身就要起床,背上一股力气却冷不防把妳压回床上,还是面朝下的那种。

「噗、呃。」妳感觉像是被击中气管一样,鼻腔里全都是李振洋的气息,却没有能让妳活下去的氧气。

听见妳短促的闷哼,始作俑者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笑了起来,笑得都没有力气把妳压制在床,摆摆手、扶着腰站起了身子,浑身没骨头一样的倚着墙继续笑。

 

「笑,你就笑吧。」妳瞪了他一眼,「也不怕笑得腰疼。」

李振洋收住了肆意的笑声,双手环胸,哼哼几声,「我是不怕,倒是妳,腰疼吗?」他的语尾总是轻飘飘的,像是在人心尖子上猫尾巴摆动似的撩拨,叫人不只心口,哪儿都痒,只想蹭进他的胸膛讨要一个拥抱。

但妳早不吃这一套了,妳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会被他声音迷惑的妳了。

 

此时,回答疼与不疼都是错误解,唯一正解是──无视他,不回答。

 

于是妳幽魂一般的飘过他身旁,进了浴室。

「还能不能给妳老师我留点儿尊严了?说好的尊师重道呢?啊?哪儿去啦?」李振洋似乎不靠着墙不能行走,半颗脑袋从门边探出来,身子大概是还贴在墙上吧。

「得了,你拐我的时候想过你是我老师吗?」妳呸掉口中的牙膏沫,「师生恋了解一下?」

「妳这个女朋友很一般呀。」一提到师生恋,他倒是整个人从墙上拔下来了,杵在浴室门口看着妳,张手拦路不让过,「我拐妳?再说一遍,妳确定是我拐妳?」

「不是你拐我的难不成是隔壁岳老师啊?」妳推了他几下,没推动,干脆一矮身子从他腋下钻了出去,让他长那么高,学人家抬手拦路呢,也不想想妳俩身高差多少,「就算是隔壁岳老师要拐我,我舍友第一个跟我急。」

 

「老岳的眼光哪儿那么差。」

妳回头瞪着他,「你说啥?」

「老岳的眼光太差了才没想到拐妳。」李振洋痛心疾首之中又带着庆幸的表情,妳给满分,他今天也是个戏精系教授。

男朋友的求生欲在线,非常好。

 

桌上的早餐是楼下的煎饼果子,经过妳俩一阵闹腾,早就没了热腾腾的新鲜状态,但尚有余温。其实往常早餐都是妳准备的,无论是自己做或者到楼下买,想也知道,李振洋这恨不得跟床结婚的家伙,一天不赖床他就浑身不对劲儿──当然,这只是个比喻,他通常是到哪儿都能睡,活像只一天睡十小时的大猫。

也只有前一天晚上他把妳折腾得狠了的时候,李振洋才有机会在妳面前逞逞所谓早起的威风。

 

「来,尝尝。」他推给你一杯温热的豆浆,瞇着眼睛笑,「男朋友早起给妳买的早餐。」眼楮里尽是掩不住的得意,彷佛早起这两个字是多么值得说嘴的事儿。

好吧,搁妳俩这儿的确是挺值得说嘴的。如果不是因为前一天晚上让妳今天起晚了,就更值得说嘴了。

 

煎饼果子和豆浆的微微焦香味早勾起了妳腹中的馋虫,一大口咬下一块饼,再一口豆浆,温热的幸福感顺着食道往妳胃里头滑,妳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让一声喟叹从嘴角溜出来,聊表对李振洋的赞赏。

 

他倒是没妳吃的急,慢条斯理的啃着自己的那一份早餐,眼神静静地搁在妳身上,含笑也含蓄。

「好吃吗?」他问。

「好吃。」

「那,」他放下吃了一半的煎饼,优雅的翘起腿,十指交握放在餐桌上,意有所指地看着妳,「作为拥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的妳,是不是该有什么表示?」

 

妳撇撇嘴。来了,李老师收考卷改答案的时间到了。

敷衍的嚼了几下就把煎饼吞下肚,妳也学着他慢吞吞的动作抽纸巾、擦嘴,「是该有点表示,本题为实作题──」然后妳靠过去,搂着她脖子在他脸上用力的啧了一声,「作答完毕。」他白净的侧脸上留下的不知道是妳的口水,还是没擦干净的煎饼油水。

 

李老师本人却不甚在意,满意的扬起唇角,「得分八十分。」还不等妳瞪起眼睛理论,他不慌不忙地伸出食指,挑了一下妳的下巴,「同学注意啦,这可是重点,必考的。」他点点自己的双唇,「这儿,给满分。」

「……老师你这是泄题。」

「怎么着,我乐意!」

妳义正严词的说,「作为学生,我要对自己以及自己的成绩负责,八十分就挺好的,我坚守这个分数区间!」

 

「这题不达满分,那就当了吧。」

 

妳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这个就是想多蹭个吻的李振洋,奇怪着隔壁岳老师和他女朋友的日常怎么听怎么甜,妳俩的日常居然就是怼来怼去的互相伤害。再想起初次见到李振洋时,他一手捧著书,一手插在口袋里,歪歪站着讲课的模样──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是这样的李老师呢?


/


對的我本來是想要寫有這樣一個畫面的洋老師。

後來畫風有點...emmmmmmm歪了。


评论(16)

热度(147)

©小青蛙呱🐸 / Powered by LOFTER